节操喂狗,狗不吃只好捡回来
内心是个无洁癖无下限的人,只是爬墙动作太慢容易被卡住

【#三日一期#】深空之上(16)【科幻+克苏鲁paro】

1.三日一期之外所有西皮不盖章,欢迎自由脑补

2.科幻+克苏鲁=并不是纯正科幻也并不是纯正克苏鲁,原创味很重。

3.克苏鲁邪神在处理上比较偏向于“怪物”,请不要完全带入原作或游戏规则思考

4.作者是个物理考过25的大脑没有回沟的妹子,所以瞎编的科学原理请不要信,那只是毫无意义的装逼而已

5.全篇完全没有黑任何角色的意思,不解释

6.哪怕热度只有0我也要搞完这篇,就是这么任性

7.克苏鲁从来没有完美结局,追下去请慎重

前篇见:1 2 3 4 5 6 7 8 9 番外1 10 11 12 13 14 15


 

哇哇大哭!给风间太太的贺文怎么发出去又不见了又怎么死活都发不出来了而且还没有私信告诉我被屏蔽!我连个肉渣都没有啊!!

悲愤,宝宝要炸飞船,炸成漫天灿烂的烟火,哼【】

=====================

“嗯嗯,好的!岩融放我下来吧……嘿咻!”

今剑似乎是一直被岩融举在话筒前面的。无人机传来一阵混乱的碰撞声,过了一小会儿,终于安静了,

“喂,喂喂?现在能听到吗?”

“能哟。”三日月抚摸着一期一振的软发,笑嘻嘻地回答,“你摁一下话筒下面,左手边有个绿色的按键,长按一会儿。”

“嗯?啊,好的好的。”

一阵滋滋作响过后,听到了今剑的笑声。

“哇,原来在这里啊!”

“哈哈哈,抱歉抱歉,我把高度改了,现在应该合适了吧。”

听上去一点都不像是逃亡者和追杀者的对话。

“嗯,这下子合适啦……咳咳,三日月宗近!我要训话啦!”今剑清清嗓子,脆生生的童音听上去可爱极了,“前日你未经报备私自调动边防队妨碍镰仓执行军执行公务,返航后又不经三条军军方许可擅自降落,几度无视执行委员会的召回通知,私藏包庇通缉犯一期一振极其下属吉光舰队,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首先恭喜今剑长官官复原职。”三日月面不改色,把玩着一期一振的鬓发,眼睛不时扫在莺丸身上,“我素知三条跟平安京委员会关系密切,但还是第一次听说委员会有三条总司令的任免权。算了,反正三条对我也没用了。所以我也懒着解释了,你们认为是怎样那就怎样吧。”

“三日月。”今剑的声音沉了下来,但是因为原本的音调就很高,听起来倒也没有什么威慑力,“你知道自己是什么处境的,对吧?”

三日月低下头,一缕一缕顺着一期一振的头发。通缉犯努力动动手指,又被三日月摁住。

“你花了那么长时间调麦克,那应该是‘小锻冶号’吧,这架势,整个三条军,除去边防和首府驻军之外……至少来了一半,外加一半的五条驻军?”

今剑提高了嗓音:“三日月宗近,现在放开一期一振,还有从宽发落的余地!其实我也不想对你下杀手的,三日月,冷静下来回三条吧。”

“我说过了,三条对我没有用了。”

“备前皇族已经批准了袭击行动。我是在放你一条生路哟。”

“但是你还在浪费时间跟我废话。”一期一振用力撑起身子,又被三日月摁了下去,“说明最大的障碍一开始就不在备前皇族。”

今剑沉默了,三日月看着莺丸,又看看怀里仍旧脸色惨白的一期一振。

“你们是在忌惮伊斯吧。”

 

“鹤丸国永你个王八蛋!”

鹤丸被鬼丸一拳揍得差点飞出去,一直撞到指挥室的墙壁才停下来。好像有颗牙被他打得直晃悠,嘴里一阵火辣辣的疼,他咂咂嘴,啐出一口血沫子。

“鬼丸,冷静点。”童子切安纲嘴上在调停,手上还在转动沙盘。五条舰队和平安京越来越近,怎么靠手上不到三十艘飞船牵制平安京的三条大军,饶是这两个家伙也没有把握能做到。

“我知道鹤丸给我们带来的是好消息。”鬼丸甩甩手腕,冷冷瞥了鹤丸一眼,“但是这不影响他是个王八蛋。”

“那个莺丸的判断是对的。”童子切轻描淡写地接话。

“你看到镰仓现在的样子了?”鬼丸冷笑一声,却没再动手。鹤丸如获大赦,抹了抹嘴角,决定低调做人,少说话少生事。

“我看到过伯耆当年的样子,你也看过,三日月也看过。”大灾难幸存者眼皮都没抬一下。

童子切说完,鬼丸沉默了一会儿。再开口的时候已经冷静下来了:“……啊,那个‘远征训练营’,我记得。”

“是的,那个‘训练营’,我想你一定印象深刻。”

鹤丸来回打量着他们两个,揣测谈话的内容。显然两人并不想给他解释,但是鹤丸自己想通了一件事。

三日月下决心驱逐鞍马山的动机,就是这个吧。

不愧是莺丸口中见到千舌之神真容仍然幸存的传奇五人组啊。还以为只是传说呢。

 

“当年平安京送去参加‘训练营’的,只有我活着回来了。是该感谢你们的记忆清洗,不然我不会这么确定平安京也沦陷了。”

三日月平静地说着,莺丸转身朝他走过来,两人四目相接,终于不再带着悠哉的笑意。

“诶?有这回事吗?”

今剑的声音非常困惑,不像有假。

“嗯,有这么回事。”三日月看着莺丸朝他迎面走来,打量了一下在场的众人,“莺丸先生应该知道吧?那次活着回来的人可不多。”

莺丸点点头,很有礼貌地微笑:“是呢,虽然被千舌之神捅了个窟窿,但是你一向运气不错。”

“哈哈哈,是呢是呢。”三日月开心地拍了拍一期一振的肩膀。膝头的青年这会儿平静了许多,似乎是发病让他消耗了太多的体力,现在终于支撑不住了。

莺丸看看一期一振,看看三日月,看看无人机,又看看两个严阵以待的小藤四郎,仰望着天空思索些什么。

“所以说啊,我不会回三条了。在这里把我和一期一振一起解决掉吧。”

三日月对无人机这么说着。

“诶……”今剑长叹一口气,活脱脱一个小大人,“你这么固执,我也不好跟委员会交代呀。哎……没办法了,

“如你所愿吧。”

 

几公里外,巨鲸狩猎的歌声炸响,然后是冲天的水花。

伴随着壮观的自然景象,十四艘飞船猛地破水而出。水下航行专用的特殊外壳在出水同时自动脱落,银白的船身拖着青色尾焰撕破海平线,刺进天空。

吉光舰队。

 

无人机通讯的信号被漫天水花打断了一瞬,在今剑的总攻击命令传到三日月耳朵里之前,吉光舰队已然排好了防御阵列,围绕在海洋牧场上方。稻荷号从阵列中脱出,朝着平台上五人所在的位置降落下去。

二话不说,三日月一把抗起意识模糊的一期一振,领着全员奔向飞船。舱门已经打开,信浓藤四郎站在门口冲他们挥手。

“三日月……叛……三条全…………听令!……总攻击开始!!”

信号仍然很糟糕,直到舱门关上才渐渐能够分辨出几个字眼。

这是三日月从同僚口中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稻荷迅速升空,刚进舱的五人还来不及稳住,差点摔倒。与此同时,驾驶台前的乱藤四郎完全分不出心思询问兄长怎么样了,专心接替信浓,扮演临时驾驶员的角色。

“接应完成!正前往预定地点!”

对讲机传来鲶尾的声音:“很好,进入第二阶段!”

 

没有多说废话,第一要务是保证所有人都迅速固定在座椅上,包括意识模糊的病号。飞船没留给他们过多缓冲时间,迅速提升高度向前冲去。即使是受过长期训练的人也难免被晃上一下。三日月摁好安全带,转头看看身边的一期一振。青年显然很不舒服,皱紧了眉头。

再难受也只能让他忍着了,情况紧急。稻荷起飞不到半分钟,整个牧场平台就被炸得面目全非。

轰鸣中,驾驶台传来各种各样的信号,四个小藤四郎十分默契地接手了全部的工作,驾驶、观察、通信,井然有序。倒是几个大人看上去反而多余了。

“你们已经商量好了B计划?”莺丸趁着片刻空闲,搭话道。

三日月的眼神仍然紧盯着一期一振,随意动了动嘴:“是呢。看今剑来得这么准时,我想你的原计划其实是把我们交给今剑,然后借机调用三条的力量达成目的吧。可惜,那么做的话吉光舰队一个都活不下来,那可都是我亲弟弟呢。”

“我希望你是站在大局角度考虑的。”

而对于莺丸委婉的指责,三日月先回了一声不屑的轻笑。

莺丸不说话。三日月姑且礼貌地等了他一会儿,才继续讲下去:“牺牲是必然的,不过我还是想争取一下更好的结局嘛。”

莺丸笑了:“身为军人,你也能说出这种话呢。”

于是三日月也笑了:“军人的职责是赢,又不是死。”

 

机舱里的对白被金属外壳包裹住,隔开了密密麻麻的枪林弹雨。

吉光舰队在接应完成之后,就散开了队形,极其危险地分成两三艘飞船一组的小队阵列,各朝各的方向分头飞去。他们没有反击能力,维持集中的阵型毫无意义,尽管分散会增加单艘飞船的风险,总体上幸存几率应该是有相对提高的……

今剑第一时间应该也是这么想的吧。

三日月宗近握紧了一期一振的手。

“距离海岸线两公里,一公里,到达海岸线!”

“距离三条境倒数十公里!全员降落准备!”

“确认三条军火力减弱!按计划准备降落!”

粟田口的狼群冲向了包围网。被拔去爪牙的幼狼们肆意奔跑,机敏狡黠堪比狐狸。手上的火力只有那些填满纳米机器人的空包弹,不可能正面突破,但孩子们却凭着难以置信的机敏,抓到了包围网上几乎不能被称为空隙的空隙。

火光交错,一朵朵致命的烟花在半空炸裂,拖着烟尘坠落在海平面上,一时间分不清究竟是谁的残片。

有人的地方,就有战争。爆炸回荡在大气层中,震飞了惊鸟,震得远处的群山仿佛也在嗡嗡作响。

 

最后十公里必须迅速。三日月心里也是捏了一把汗。不管再怎么自诩运气还不错,现在也只能把命交给几个孩子了。他抓紧一期一振的手,青年似乎还能意识到他的担忧,努力动动指尖回应他,而后只剩下不自控的颤抖。

剩下的十公里时间里,一期一振必须重新站起来才行。难道来不及了么。三日月攥紧掌心里的手,思考着备用计划。

“人员准备,降落倒计时!”

猛地,船身一阵剧烈摇晃,晃得乱忍不住尖叫了一声。

“一号引擎被击中了!”

“强行降落!全员冲击准备!”眼看孩子们有些慌乱,莺丸毅然出手指挥,“通告全舰队,全弹发射!”

“是……是!全舰队!开火!”

 

稻荷号本身无法装载那些型号的弹头,只能从雷达上能看到,冲出包围圈的、或者没能冲出包围圈的,一艘艘闪着红光示意状况危险的飞船纷纷回应了命令,数百颗弹头并没有瞄准任何一艘舰船,而是从四面八方飞向同一个目标。

鞍马山。

 

吉光舰队开火的举动显然刺激到了三条舰队的神经,但火力却没有变得更加猛烈。今剑不会天真到为他们的壮烈而感动,三条手脚受限无非是一个道理——他们已经闯进了三条境,距离最近的民居不足三公里。

但精确制导的武器仍然有恃无恐。稻荷又一阵剧烈摇晃,船舱响起警报,飞船外壳被另一个引擎爆炸时的冲击掀开来,状况岌岌可危。

所以,这是要硬着陆了。三日月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无论如何都是最后一次了,不成功便成仁吧。他这样想着,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被反握住了。

转眼看过去,正是一期一振。

青年的脸色还有些糟,脸上挂着的微笑却很有精神。

成功了。

三日月读出了他的唇语。

那么,成功了。

 

“硬着陆预备!”

“着陆目标修正!全队坐标最后一次确认!”

“全员!冲击预备!”

 

“三!!”

“二!!”

“一!!”

 

轰——

 

几乎称得上是坠毁了。小小的稻荷号拖着一道烟柱,撞在地面上。

如此惨烈的不独是稻荷一艘飞船,平安京的蓝天被滚滚浓烟分割成无数窄条,舰队如同一群巨鲸的尸体从天空坠下,撞在山野之间,巨大的轰鸣此起彼伏。

 

坠落的稻荷号边,尘埃尚未落尽,报废的引擎已经完全没了声响。多亏这片森林的缓冲,飞船才能以相对完整的外形迫降。三日月扶着恢复意识的一期一振走出舱门。转看其他人,他们正拖出几箱行李,藏进草丛里换上便服,准备下一步动作。

经历一番劫难的两人抬头看看天空,嘴角翘了起来。

B计划第二阶段,成功。







==============

LO不给我吐出来我不开心,宝宝要吃汉堡王【蹲】

评论 ( 4 )
热度 ( 44 )

© 胡思乱想的纸壳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