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喂狗,狗不吃只好捡回来
内心是个无洁癖无下限的人,只是爬墙动作太慢容易被卡住

【三日一期】一期一会(2)

全程捅刀

主角本质原创

很久之前说过的AI一期


-----------------------------------------------


07.

毛利带着包丁、秋田、平野和前田来到了院子里。最小的几个孩子被刚刚的架势吓到了,一时间谁都说不出话,低头戳墙根下的西瓜虫。

“为什么哥哥们这么生气呢……”前田小心翼翼地说,“这个一期哥不是也能照顾我们、陪我们玩吗?”

“嗯……你们还小,不懂啦。”

毛利摇摇头,一根一根拽着草叶,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说到底,失去一个人为什么会这么难过呢。失而复得,又为什么没有大人们说得那么快乐呢?毛利还在发育中的大脑飞转...

【三日一期】一期一会(1)

全程捅刀

主角本质原创

很久之前说过的AI一期

阅读体验大概是砂纸擦屁股两万五千次最后被人塞了一团钢丝球

(因为你们都叫我结尾狠狠捅刀,所以我良心发现改成钢丝球了!)


——————————

他们在一个沉闷的下午见面了。空气潮湿而静止,气氛像一锅魔女的浓汤。

他们的哥哥躺在大纸箱里,胸口放着一本说明书。小男孩们围成一圈,俯视着新来的哥哥,不知是谁说了一句:

“它不是一期哥。”


01.

启动。

硬件自检……正常。

检索系统配置……成功。

启动系统0000001。

系统启动中……成功。

检测安全性……成功。

驱动程序加载……完成。

检...

【FF14】(双总长)理想主义政客(现pa)

换换手感写狒狒

心情上想写双总长,写着写着就,嗯……哪里不对

我可能真的不会写恋爱了()

先测试一波会不会被pb……

以及,鸣谢万万拉我入狒狒以及督促我打主线带我打本送宠物搓装备还卖我安利!(是夸)


————

年轻的议员先生怀着心事踏进党派大楼的电梯间,一打眼就看到光洁的大镜子,意识到自己的领带夹歪了。

“艾默里克先生,您的领带夹歪了。”

他的助手是一位高大且漂亮的女性,非常能干,若不是这位小姐现在手上抱着关系国运民生的文件,一定会主动上来把领带夹扶正。

“谢谢你,露琪亚。”

艾默里克自己重扣了领带夹。镀金的,非常庄重,以极其精细的线条刻着忍冬的花纹,镶嵌了一颗...

【三日一期】龙与吸血鬼·孤岛之夜

甜……吗……?

复健吧……最近手感生涩得一笔,写啥都不对劲的感觉……

然后就……万圣快乐?

然后……

艾玛本丸终于有一个被被精这样的孩子了啧啧啧有趣有趣婶婶会好好利用你哦呵呵呵呵


迷之屏蔽,走外链一下,照例点击这里


【三日一期】年寄りの主張

最近忙到魂飞魄散,而且还没忙完呢

重阳节那天忙的要死的空隙里突然疯狂想动笔就摸了,本来居然以为自己能当天结束战斗,呵()

没啥玩意就是个短打糖……

啊……快忙完吧……我……


——————


这种节日不适合在本丸过。膝丸坚持这么说的时候正是九月九日早晨,刚起床的审神者突然随口说了一句重阳节在她老家是老年节。千古留名的太刀立刻收起了菊花酒,手舞足蹈地找出了很多本丸不适合过重阳节的理由,比如要随时准备出击不可懈怠,或者说人类的规则对刀剑不太合适,又说自己其实比起大陆刀剑年轻得很,重点说了兄长大人别看那样其实英武依旧根本不是老年人。

最后打动了审神者的是:阳光轻柔地撒在膝丸的脸颊...

【三日一期】明月几时有

历史细节没查出入可能会很大请看个热闹就好√


——————


宽永元年,十五夜。


高台院的身子骨一日不如一日。这位传奇女子跌宕一生,如今死亡的味道终于缠上了她瘦小的躯体。念珠停下了,经文也停下了,三日月宗近一瞬间以为她连呼吸都停下了,但老妪却突然仰起头,看着略显陈旧却灿烂依旧的天花板,眯眼笑起来。

“说起来,到十五夜了呀。”

“哦?夫人可有些日子没跟我搭话了,还看得见我吗。”三日月也笑了。

“人上了年纪,记性也是,眼神也是,腿脚也是,越来越差啦。”年迈的女人说着,想起身,却脚下不稳,险些摔倒。三日月立即起了身,然后站在原地,眼看着木下利房穿过...

[三日月宗近水仙]镜花水月

是水仙√
是自攻自受√
是刀子√
日常黑设定√
和音舞杂糅那篇有一丢丢可有可无的关系√
就算掉粉都也是自己作的我认了√

————————————

“三日月殿,您回来了啊。”
三日月宗近带队凯旋,小狐丸与他打了个照面,彼此略一点头就算打过招呼,而后有话直说。
“方才锻刀房热闹得很,又一振三日月宗近降临,主人留下了。”
“那可真要好好热闹一番了。”三日月眯起眼睛笑道,“多谢小狐丸殿告知。”

三日月宗近是什么?

不待他去见,他自己来了。
但凡有空,总能见本丸几位茶友聚在廊下,就着清茶点心,聊些不着边际的胡话,叫那些认真又勤快的晚辈们不知如何是好。
可今晚他是独自一人,对着一轮满月。
“哟,虽然料你会来,却没想...

【三日→←一期】许给下一次的愿望(七夕居然不发糖)

我是不是说过我舞4病一时半会好不了来着?
这是一个看起来超级像是舞台剧本丸的本丸的故事,嗯
友情?战友情?也许还没达到爱情,嗯
所以挺割嘴的
掉粉也是我活该,咪啪!

——————————

“七夕?七夕啊,好好好,今年个什么许愿好呢——”
鹤丸国永双手交叉在脑袋后面,大摇大摆迈在走廊上,一期一振跟在后面,着看大俱利伽罗从他身旁走过,顺手拽平了鹤丸起褶的后摆。
“嗯?哦,一期一振嘛?谢啦。”
“不,不是我。”一期一振笑着看了看远去的大俱利伽罗,鹤丸眼睛一转,咧嘴笑了,点点头,然后蹑手蹑脚地踩着打刀的脚印凑了过去,那接下来的事情可想而知。一期一振决定不要掺和伊达家两把刀交流感情的时间,转了个方向。
博多说,本丸...

刀舞病未愈

我是一个不会画还硬要画的铝人

是说写东西是原因之一是我真的画不出来啊【】

顺便这次稍微尝试了一下表现刃纹(没有专门去找参考完全靠印象和直觉)

稍微有点理解什么叫刀的表情了呢……

【刀剑乱舞把我变成刃性恋还行】

以及,背景图片来自Pixabay

万万不更我就自己瞎涂【】

这画面我想很久了!!!

LO是不是又压图了……

【三日一期】竹叶低语

大家好,久违的黑化+刀子√
想憋七夕贺文憋出这么个玩意,就,随便吃一口吧√
以上,黑化+刀子,小心食用√

——————

“和您在一起,这是第几个夏天了呢?”
“嗯?嗯……”
三日月宗近凭窗仰头看着星星,语调有点敷衍,嘴角可确实勾着。也许是两杯清酒喝得太快了吧,他的肤色在灯光下有些泛红,不知是热的,还是酒气熏的。
四叠半的房间,两个人挤了点,不过最近本丸新人多了不少,老人们也只好纷纷跟着委屈一下。这一壶小酒,放到过去,一期一振自己就能找个心情好的日子独自喝光,如今还要藏着,等着和心上刃一块喝。
“一期哟。”
“您说。”
三日月看着窗外已经看很久了。这间屋子后面是竹林,竹叶沙沙作响。挂签许愿的好日子快到了...

【音舞杂糅预警】一粒恒河沙的重量

关于刀音和刀舞两个轮回爷的感想脑洞加意淫。
可能会有些剧透,我再往下刷刷……
我可能还会爆炸几天,别妄图扑灭我了不存在的!我现在就是舞4无脑吹没有脑只有吹!



































一沙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

有人说,每一个原因都会有结果,成千上万个结果。时间知晓每一个结果,于是为每一个结果创造了一个世界。
还有人说,每一个结果背后都有原因,无数个原因。那些原因推搡纠缠,于是时间把它们系成了死扣,系出了唯一的结果。
三日月宗近深刻地了解这一点。
他是个时间旅行者,而且并不是居无定所的旅行者,他有归处,而且有一群伙伴,很好的伙伴。这群...

摸了很久的一张……代表了我这个本质不会画画的涂鸦型选手的极限了【】

刀舞4,不涉及剧情但是完全不想看的可能有点剧透,总之其实是算感想?

但是感想可能剧透我就尽量往下放放不知道好不好使【】

↓以下其实不是剧透但是刀子注意





















别的不敢想我就稍微解释一下这个图的脑洞:

坠入地狱的人要在三途川扒衣换衣balabala。舞现在不知道是不是走不杀刀设定,总之这个图是按不杀刀路线构思的……

所以他不是下地狱的那个。

他是要去地狱找人,找某个,或者某些用刀杀过人的人。

那是他没...

亲爹今年又盖章了【大拇指】

前主结婚亲爹同居我们不能再real了【???】

顺便LO真的压图,哎……

赞美混更万万!然后,LO最近压图越来越厉害是我错觉吗……

1 / 16

© 胡思乱想的纸壳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