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喂狗,狗不吃只好捡回来
内心是个无洁癖无下限的人,只是爬墙动作太慢容易被卡住

【三日一期】年寄りの主張

最近忙到魂飞魄散,而且还没忙完呢

重阳节那天忙的要死的空隙里突然疯狂想动笔就摸了,本来居然以为自己能当天结束战斗,呵()

没啥玩意就是个短打糖……

啊……快忙完吧……我……


——————


这种节日不适合在本丸过。膝丸坚持这么说的时候正是九月九日早晨,刚起床的审神者突然随口说了一句重阳节在她老家是老年节。千古留名的太刀立刻收起了菊花酒,手舞足蹈地找出了很多本丸不适合过重阳节的理由,比如要随时准备出击不可懈怠,或者说人类的规则对刀剑不太合适,又说自己其实比起大陆刀剑年轻得很,重点说了兄长大人别看那样其实英武依旧根本不是老年人。

最后打动了审神者的是:阳光轻柔地撒在膝丸的脸颊...

【三日一期】明月几时有

历史细节没查出入可能会很大请看个热闹就好√


——————


宽永元年,十五夜。


高台院的身子骨一日不如一日。这位传奇女子跌宕一生,如今死亡的味道终于缠上了她瘦小的躯体。念珠停下了,经文也停下了,三日月宗近一瞬间以为她连呼吸都停下了,但老妪却突然仰起头,看着略显陈旧却灿烂依旧的天花板,眯眼笑起来。

“说起来,到十五夜了呀。”

“哦?夫人可有些日子没跟我搭话了,还看得见我吗。”三日月也笑了。

“人上了年纪,记性也是,眼神也是,腿脚也是,越来越差啦。”年迈的女人说着,想起身,却脚下不稳,险些摔倒。三日月立即起了身,然后站在原地,眼看着木下利房穿过...

[三日月宗近水仙]镜花水月

是水仙√
是自攻自受√
是刀子√
日常黑设定√
和音舞杂糅那篇有一丢丢可有可无的关系√
就算掉粉都也是自己作的我认了√

————————————

“三日月殿,您回来了啊。”
三日月宗近带队凯旋,小狐丸与他打了个照面,彼此略一点头就算打过招呼,而后有话直说。
“方才锻刀房热闹得很,又一振三日月宗近降临,主人留下了。”
“那可真要好好热闹一番了。”三日月眯起眼睛笑道,“多谢小狐丸殿告知。”

三日月宗近是什么?

不待他去见,他自己来了。
但凡有空,总能见本丸几位茶友聚在廊下,就着清茶点心,聊些不着边际的胡话,叫那些认真又勤快的晚辈们不知如何是好。
可今晚他是独自一人,对着一轮满月。
“哟,虽然料你会来,却没想...

【三日→←一期】许给下一次的愿望(七夕居然不发糖)

我是不是说过我舞4病一时半会好不了来着?
这是一个看起来超级像是舞台剧本丸的本丸的故事,嗯
友情?战友情?也许还没达到爱情,嗯
所以挺割嘴的
掉粉也是我活该,咪啪!

——————————

“七夕?七夕啊,好好好,今年个什么许愿好呢——”
鹤丸国永双手交叉在脑袋后面,大摇大摆迈在走廊上,一期一振跟在后面,着看大俱利伽罗从他身旁走过,顺手拽平了鹤丸起褶的后摆。
“嗯?哦,一期一振嘛?谢啦。”
“不,不是我。”一期一振笑着看了看远去的大俱利伽罗,鹤丸眼睛一转,咧嘴笑了,点点头,然后蹑手蹑脚地踩着打刀的脚印凑了过去,那接下来的事情可想而知。一期一振决定不要掺和伊达家两把刀交流感情的时间,转了个方向。
博多说,本丸...

刀舞病未愈

我是一个不会画还硬要画的铝人

是说写东西是原因之一是我真的画不出来啊【】

顺便这次稍微尝试了一下表现刃纹(没有专门去找参考完全靠印象和直觉)

稍微有点理解什么叫刀的表情了呢……

【刀剑乱舞把我变成刃性恋还行】

以及,背景图片来自Pixabay

万万不更我就自己瞎涂【】

这画面我想很久了!!!

LO是不是又压图了……

【三日一期】竹叶低语

大家好,久违的黑化+刀子√
想憋七夕贺文憋出这么个玩意,就,随便吃一口吧√
以上,黑化+刀子,小心食用√

——————

“和您在一起,这是第几个夏天了呢?”
“嗯?嗯……”
三日月宗近凭窗仰头看着星星,语调有点敷衍,嘴角可确实勾着。也许是两杯清酒喝得太快了吧,他的肤色在灯光下有些泛红,不知是热的,还是酒气熏的。
四叠半的房间,两个人挤了点,不过最近本丸新人多了不少,老人们也只好纷纷跟着委屈一下。这一壶小酒,放到过去,一期一振自己就能找个心情好的日子独自喝光,如今还要藏着,等着和心上刃一块喝。
“一期哟。”
“您说。”
三日月看着窗外已经看很久了。这间屋子后面是竹林,竹叶沙沙作响。挂签许愿的好日子快到了...

【音舞杂糅预警】一粒恒河沙的重量

关于刀音和刀舞两个轮回爷的感想脑洞加意淫。
可能会有些剧透,我再往下刷刷……
我可能还会爆炸几天,别妄图扑灭我了不存在的!我现在就是舞4无脑吹没有脑只有吹!



































一沙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

有人说,每一个原因都会有结果,成千上万个结果。时间知晓每一个结果,于是为每一个结果创造了一个世界。
还有人说,每一个结果背后都有原因,无数个原因。那些原因推搡纠缠,于是时间把它们系成了死扣,系出了唯一的结果。
三日月宗近深刻地了解这一点。
他是个时间旅行者,而且并不是居无定所的旅行者,他有归处,而且有一群伙伴,很好的伙伴。这群...

摸了很久的一张……代表了我这个本质不会画画的涂鸦型选手的极限了【】

刀舞4,不涉及剧情但是完全不想看的可能有点剧透,总之其实是算感想?

但是感想可能剧透我就尽量往下放放不知道好不好使【】

↓以下其实不是剧透但是刀子注意





















别的不敢想我就稍微解释一下这个图的脑洞:

坠入地狱的人要在三途川扒衣换衣balabala。舞现在不知道是不是走不杀刀设定,总之这个图是按不杀刀路线构思的……

所以他不是下地狱的那个。

他是要去地狱找人,找某个,或者某些用刀杀过人的人。

那是他没...

亲爹今年又盖章了【大拇指】

前主结婚亲爹同居我们不能再real了【???】

顺便LO真的压图,哎……

赞美混更万万!然后,LO最近压图越来越厉害是我错觉吗……

【烛鹤】小把戏(短打)

我饿,句号

————————
“哟,”鹤丸摆摆手,“我又来了,惊不惊喜?”
烛台切光忠的小店来了一尊大佛。
都说设计师圈里基佬层出不穷,在这行小有口碑的烛台切笑了,其实模特圈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鹤先生大驾光临,有何赐教?”
他放下设计稿,对这位名模点点头。草图纸堆满了工作台,让他没法轻易起身,这点动作已经表达了他礼节范围内最大的敬意。
“没什么赐教,就来看看光仔最近有什么好灵感。”
鹤丸用了陈述句,没有疑问。他不怀疑这位跨界设计师的天分。从服装到珠宝,烛台切光忠能玩转的领域比他能攻陷的女人还多。
更可怕的是,这位彬彬有礼的天才绅士,比鹤丸年纪还要小。
“嗯,最近灵感可有些枯竭了。鹤先生要是最近听...

敢说敢做的我!

万万的喵一期叫了多少年了大家数一数!居然真的写了!那当然要鼓励一下对不对!

LO好像还是有点压图了,平时不会搞颜色,偶尔来这么一下感觉颜色是有点不太对……是说我到底多久没画画了这真是个谜……

预计七月不会有啥产出的时间,所以,旧图凑数【】

就,P3是之前群里讨论爷爷切入伤到底在哪时候的脑洞,迅速涂了一下这样……我真的不会配色.jpg

【真的是凑数系列】

鳴かぬなら、鳴くまでまつ

我可能,曾经到过那个地方。

应该是在聚乐第的时候吧,应该是……捉迷藏,和弟弟们捉迷藏,可能是追着厚或者骨喰,我不太确定是谁,他们都很优秀,我不记得了。总之,我莫名其妙地闯进去了。
我知道那里不是我该去的地方,我立刻就明白了。虽然大部分的事情都记不起来,但我仍然能回想起那种……那种……压迫感。
那压迫感堪比皇宫库藏文物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我眼中所映照出的重重身影却只是在嬉笑玩闹,把酒言欢。

“■■■■,你来了啊!”
有谁打招呼。
“诶,他是谁?”
那一位是谁?我不记得了,但是显然,他不认识我。
“是毛利家新近送来京都的。来了就别客气,一起喝酒吧?”
“他是受邀来的吗?”
“他有名号吗?”
我有,但是……
“听说过吗?...

1 / 16

© 胡思乱想的纸壳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