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喂狗,狗不吃只好捡回来
内心是个无洁癖无下限的人,只是爬墙动作太慢容易被卡住

【#三日一期#】龙与吸血鬼·沉眠【复建短打】

狍子说想看之前提过的十年沉睡的故事,其实这段本来就没有想太多,起因经过结果真的都蛮单纯的,就拿来复建了……

ios输入还是没适应好,错别字连篇,中间在wps和word之间换来换去,码的不是很顺手,这篇就当复建吧……慢慢来……

愈发心疼先前丢了的几个坑

大概就是这样【】没什么嚼头的复建超短篇,就这样【】



-------------------------------------------


战争打到第十年,这座远离前线的村庄也一片死寂了。烈日曝晒着石头堆砌的墙基,田地长满枯草,老妇挥舞着锄头与命运抗争,倒下,然后再也没爬起来。这种年景里,教堂的建设也暂停了。当时扛着沙包和木头的壮丁都被雇佣去了前线,谁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还能不能回来。

村外,一只老鼠在墙根下穿梭,寻到一处墙缝钻了进去。那里有同类的血腥味,很危险,但水的味道让它决定铤而走险。它在墙缝里回回转转,试探着前行,直到一处洞口。抽抽鼻子,空气中的味道觉有些不对,掉头再退就已经晚了。

一期一振坐在城堡的地下水池边,随手从洞里抠出一只耗子,拧下脑袋,吮吸它的血液。三日月宗近正在池子里喝水,这次喝完,下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喝到了。

这里本来是地下宝库的一部分,提前嗅到旱灾降临的三日月放弃了这里了宝物,雇佣地精们把地下水引进来储存。这一池子水支撑他们过了三年,如今终于见了底。

黑龙匍匐在池底,舌尖舔着岩石上的露水,聊以慰藉。一期一振坐在墙角,剥掉老鼠的皮毛,肌肉骨骼和内脏一股脑挤进嘴里,压榨每一根毛细血管里的存货。

突然,龙抬起头,看着天花板,一期一振也吐出了嘴里的肉,看着主人。

“……没什么,又打起来了。你不去么,也许能抢到几个半死的来吃。”

一期一振看了看手里的烂肉,摇摇头:“抱歉……我怕是没有那个力气了。”

“是嘛。”龙歪歪脑袋里,低头看着残存的小水洼。他的倒影在水面上摇晃,池底青苔上留下了他的爪痕。“把村民都吃掉,至少你还能随我离开这里,去别处逃荒。”

吸血鬼虚弱地摇摇头:“……非常抱歉,这个我确实……”

“我想你也会这么说。”龙挪到池边,伸着长长的脖子看着眷属,“但你年纪还小,太虚弱了。即使依靠我的血,恐怕也熬不过这个灾年。”

一期一振沉默了,三日月也并不催促。主从放任时间流走,心照不宣又不肯戳破。

“……对不起,难得您救下我,可这次也许……”

“你一点都不超出我的预料。”

三日月打断了他,不耐烦地甩甩尾巴。一期一振只是低头道歉,没有说出主人希望的回答。

“你再思考几天吧。”

离开地下水池前,主人这么说着,随手锁上了门。

 

一期一振身子一歪,躺在地上,身边堆满了老鼠的残肢,正散发着死亡的腐臭。他感到饥渴了。活人的鲜血在他头顶六尺之上,正祈求着更高处降下新的救赎。

想要,想要。好饿,想要。他金色的眼底泛红,嘴巴一开一合,露出四枚磨平的犬齿。

时间在地下变得模糊不清,意识也同样模糊不清。一期一振摇摇头,发觉嘴里叼着一只干瘪死老鼠,像猫头鹰吐出的食丸。他扔下嘴里的耗子,在小小的死尸堆里翻找幸存者,觉得自己不像是吸血鬼,倒更像是猫,一只快饿死的猫,已经饥不择食了。

那么,要不要去抓点村民来吃?一期一振跪在石板上,看着面前的门板,意识有些恍惚。

如果门开着,那么刚刚就已经走出去了。如果走出去了,那么醒来的时候,一定正在自己曾住过的大屋里,嘴里咬着不知什么人的手脚,吃得满身鲜红。

所以主人才锁了门吧。

这么想,一期一振倒是有些愧疚了,身为眷属实在是失格。可愧疚只有模糊的一秒,也许一分钟,也许一天。再回过神时,铺天盖地的饥饿在门上留下了无数道抓痕,歪歪扭扭地从门板上滑落,流淌到一期一振渗血的指尖上。

啊,这次大概真的不行了。一期一振趴在地上,隐隐约约这么想着。

有脚步声从门的另一边传来,不必想也知道是谁,可一期一振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画面,还是那个阳光灿烂的白日,门外的弟弟,聚集的村民,无情的猎人,撕心的饥饿和疼痛。

“醒了么?”

结果当然是主人的声音。一期一振没有力气回应,但三日月似乎原本也没有期待过回应,只是打开了门锁,走了进来。

“现在明白了么?吸血鬼就是这样的东西。高于人又低于人,完全不是人的一类东西。现在你还是不准备照我说的做么?”

不太听得明白主人在说什么,狼狈的吸血鬼朦朦胧胧地摇了摇头。

“拿你没有办法呢。”

一声长长的叹息过去,视野里的三日月蹲了下来,划破了手掌。鲜血顺着掌纹滑落指尖,点染在吸血鬼干渴的唇边。

小吸血鬼挣扎着支起上半身,双唇贴在龙的掌心,那神情仿佛信者虔诚地亲吻圣徒。两个魔族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宫殿里安静地交换体液,空气里都是死亡的味道。

“我们已经没有食物和水了,想活命还剩最后一个办法。不怎么好看,但是能救命。”

吸血鬼眼底褪去了红色,抬起头来仰视他的主人。

 

石板地上洒满了枯草和树叶,踩上去软软的。一期一振把这层床垫铺匀,三日月化回龙形趴上去,扇了扇翅膀。

“别忙了,过来吧。”

“嗯……是。”

小吸血鬼整理好床铺,爬到巨龙身边躺下。龙好像对哪里不太满意,长尾巴甩过来,把一期一振推到自己身边:“贴紧点,别丢了。”

“是、是……”

他看起来很慌张,因为年轻的吸血鬼还是头一次经历这种事,也还没习惯和主人这样不分尊卑地贴近。老龙的动作好像也停了一下,呼一口气,冒出了几点火星。

“我怕你睡相不好,翻个身就没了。”

一期一振有点想笑,忍住了,乖乖贴着鳞片躺下。龙的头甩在一边,尾巴轻轻围住眷属,垂下翅膀,把那个小小的死灵包裹在自己的庇护里。

“睡吧。等干旱的气味过去,水会重新涨上来,把我们唤醒。”

吸血鬼应了一声,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他很紧张,紧到张睡不着,下意识数起鳞片上一圈圈的纹路。

“想听睡前故事?”

“诶?不,没有……”

龙却把脑袋转过来,贴在吸血鬼身边。

“好吧小鬼,那我来给你讲个故事吧。很久很久以前,在山里……”

 

龙低沉柔和的声音被封闭空间酝酿得悠然绵长,这片黑暗也变得格外安详。一期一振闭上眼睛,听那熟悉的声音讲着故事,意识随着回旋,下坠,在无尽的黑暗中化为静止。

然后他的眼前亮了起来,发觉自己漂浮在空中,俯视着绿色的大地,一条大河将群山雕琢出娟秀的姿态。成群的巨龙在山谷间翻转飞翔,不时炸起几朵火花。

“这是我住过的地方。”

他听到三日月的声音。

而后,森林倒下去,变成了城镇。巨龙从空中坠落,血腥味铺满了山岗。

“这是我生长的时代。”

风云流转,日月交替,草木枯荣。一期一振逐渐下降,接近一座山峰。他看着一群人涌上山峰,山顶盘踞着一条纯黑的巨龙。

人群向巨龙射出铁箭,投掷燃烧的巨石,龙无路可逃,咆哮着用烈火驱赶人群,僵持不下。

“这是我获得名字的那一天。”

然后夜幕降临了,一弯新月在地平线上挣扎。一期一振看到了他所见过的最惨烈的屠杀。

他逐渐下降,听见困兽在山巅嘶吼,看见残肢挂在古树上,嗅到硫磺和鲜血的气味。

最后,他踩在草地上,看到巨大的黑龙从尸山里站起来,对着地平线发出他从未听过的嘹亮龙吟,湛蓝的眼睛如晴空一般清澈。

“这是我的故事。”

“……是,主人。”

一期一振认真地闭上眼睛,意识继续向下坠落,回到了那片泛着硝烟味的黑暗里。

 

“睡着了吗?”

三日月转转眼睛,他身旁的小吸血鬼已经完全安静下来了,那么,应该是睡着了吧。他也是第一次和其他魔族一起冬眠,能不能保证眷属和自己一起醒来,古龙自己也紧张得很。

“晚安。”

如果能一起醒来看到天亮就好了。他闭上眼睛。

 

把时间交给无限的黑暗。

 


评论 ( 16 )
热度 ( 56 )

© 胡思乱想的纸壳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