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喂狗,狗不吃只好捡回来
内心是个无洁癖无下限的人,只是爬墙动作太慢容易被卡住

【#三日一期#】现世两日游·东京篇(联文下)

和风间太太的联文·下篇!
两只老妖精到达东京到底要做什么?喵咪到底能不能圆满完成任务?审神者的良心究竟在哪里?隔壁超市的薯片到底多少钱一斤??
后面两个问题本文并没有解答!
总之也是一篇小甜品,还原度大概70%(突然下降)
拉灯是为了世界和平,真的(诚恳地)

————————————

谨启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成功地跟踪到了江户……不对,现在叫东京了。不愧是大都市,百年前的样子可一点都看不出来了,街道都是灰色的,人群熙熙攘攘,来回穿梭,好像也是灰色的。掉进这密密麻麻的水泥森林里,喵的心情也和在京都不太一样了呢。
作为一只猫,我不喜欢这么硬邦邦的地面,但是作为一个尽职尽责的式神,我要坚决执行主人的命令,回去之后麻烦您多开一个鱼罐头,谢谢。
总之,我在他们住的宾馆门口蹲了一晚上,天蒙蒙亮就看到他们了。两位今天出门很早,街上来来往往的都是上班的行人,我得贴着墙角才能躲开那么多双皮鞋,差点就跟丢了。
啊,不过,和跟丢了也没什么区别吧。
两位上了地铁。这次我是真的跟不上了,虽然让过了早高峰最凶残的时间,两位挤得还是很艰难。一期抢在前面,想替三日月挤出一条路来,关门的时候,我却看到他背靠着车门,和人群中间隔了一个一脸傻笑的三日月。
至于我最后怎么跟上他们的,这件事我需要再和您抱怨一句,变不成狮子,变个豹子也是好的呀,不然我怎么会这么狼狈地趴在车顶呢,多亏尖叫声被车轮和风声盖了个严严实实,不然非被人扔出去不可。
列车大概狂奔了半个小时吧,我也惨叫了差不多一半的时间,终于看到他俩急急忙忙地挤下了车。一期脸色通红,三日月头发乱糟糟的,两个人钻进了卫生间。我想大概是在整理衣服吧,毕竟车上人那么多呢,趁这个机会,我也赶快舔舔毛好了。
还没舔够呢,他们又出来了。在车站里几回几转,我们钻出了地面,穿过商店街和宽阔的马路,终于重新见到了阳光。
日头已经不低了,街上的人也少了起来,到人类开始工作的时间了吧。路边的伯青哥店橱窗上密密麻麻贴着萌系海报,排列着扭蛋机,花里胡哨的。一期一振指着扭蛋机说了什么,被三日月笑着扯回手。
“主上的礼物回头再买也来得及吧。”
啊,说起来,您是要了这样的礼物来着。
比起给您的礼物,还有什么更重要呢?我跟在他们后面猜测了一路,一直走到一处很多台阶的大门口,才搞明白。
啊,这里是上野公园呀。
公园里自然是绿茵成片。不知道您清不清楚,这公园很大,除了是著名的赏樱地点之外,还有动物园、棒球场,还有很多很多博物馆。所以,他们是来东京国立博物馆的,是来看三日月的呢。
公园里宽阔了很多,路也好走了很多,捣乱的猫和愚蠢的狗也多了很多。樱花已经完全谢了,这个季节里,连泡桐也谢了,东京比同纬度的地区要暖和不少,浓郁的夏意晒得水泥地面发烫,对肉垫不太友好。
走了很久,穿过林地和广场,走过一片大水池,到了公园的另一边。几栋风格格异的建筑被栅栏围住。一栋看似古朴,却怎么看都是近代的建筑,反倒是旁边洋风的小楼上传来了历史的味道。
一期拿着钱包去买门票,三日月站在门口,望着大水池,哼着什么曲子。有点熟悉,但是我一时间没想起来。
“让您久等了,我们走吧。”是一期回来了。
“哎呀,回来看自己还要买门票。”三日月笑着抱怨。
真是孩子气的老头子。大概一期也是这么想的,他笑起来,哄孩子一样哼起了同一个调子。好熟悉啊,等我再想一下。
哦,我想起来了,听他俩一起哼着那个调子走进门我才想起来,是小锻冶,是能剧小锻冶呢。
作为一个猫,没有人会查我的门票。我在旁边栅栏上找了个空隙,蹭地钻了过去。
他们目不斜视,径直走进了小洋楼,我也一猫腰钻了进去。建筑内部是欧式的风格,一抬眼就能看到宽阔的大台阶直通二楼。土生土长的猫妖我更喜欢纵横交错的梁柱,而不是依靠线脚硬添装饰的混凝土。一期一时间没搞明白要往哪走,三日月把他领到路牌前,压低了声音指指点点。
“唔,看样子我们来早了,”我躲在大台阶后面,听到三日月这么说,“是我记错了,今年的上班时间还要过一阵子呢。”
看起来,他是在说自己的事。一期脸上倒是不怎么在意,捏了捏三日月的手。
“没关系的,我只是想看看您在现世过得怎么样。这不都是您的邻居吗,不向我介绍一下吗?”
“哎呀,也对呢。”三日月也笑了,这个老爷爷真是好哄。
说话的功夫,两人上了楼。我趁着工作人员被别的游客吸引住的功夫,跟在他们后面一起窜上了楼。
到了二楼,展厅里就空旷多了。是工作日,又是大清早,展厅里没什么人,不过为了防止被保安扔出去,我还是一路躲在长椅下面伺机而动,跟着他们耐心地从绳纹时代一路走过去。
这画面其实挺有意思的。三日月一件一件向一期介绍他的邻居们,而一期非常老实地一件一件打招呼。尤其是镰仓之前的文物,,一期都格外恭敬。毕竟是老前辈了嘛,就算对方是有语言隔阂的土偶,他也会非常认真地行礼。还好今天展厅里人很少,没有人注意他。
在武器与防具的展厅里,他们没见到三日月,似乎倒是见到不少老熟人。反正我也不熟,就看到他们站在展会前,压低声音聊了很久。
我也很在意他们打算怎么解释自己在外面的事,没想到三日月胆子特别大,直接瞎编什么秘密任务不能对外人说之类的,其他老古董们居然完全没有怀疑,连当班的鸣狐也没说什么……不对,说不定一眼就看出是在说谎了,只是不想和那个三日月宗近争辩而已吧。
这个馆不大,但是一个一个认过去,他们也转了挺长时间。等最后走出大门时,太阳已经挺高的了。野猫们躲在阴影里眯着眼睛,我也忍不住打起呵欠来。但是不行,现在还不行,那两位已经出发向下一个目的地前进了,我得跟紧点才行。对这么认真工作的我,主人有没有什么表示呀?
原路离开公园,他们说着“下次有机会一定要和别的馆的每一位邻居也都打过招呼”之类的话,又上了电车。到底是中午时间了,车站里人少了很多,我也可以大大方方跟上车,在旷课女高中生投来的兴奋的目光里肆意跳上座位,悠哉地蹲在他们两位对面,慢慢舔毛。
“三日月殿,帮我拿一下这个……谢谢,我来确认一下主人要的礼物清单……”
“不必这么紧张吧,哈哈。”三日月手里抱着背包,打开保温杯喝了一口热茶。
“清单还挺长的呢,提前多确认几遍,妥当一点。”
一期说着,眼睛在小本子上左右挪动,煞是认真。三日月嗯了两声,就抬起头专心看起了地铁里的电视广告。
这么看,他们两个还真像是普通的同学朋友出来旅行呢。同样活了很多年的我也许能看出来这些平凡背后的不轻松,不过换做路人,大概觉察不到分毫吧?他们就这么不知不觉地在人海里和上千年的故事擦肩而过了,这么想来,也是又浪漫又可惜,还有点侥幸呢。
啊,主人,东京真是个温暖又残酷的地方啊。
舔毛舔在兴头上,他们下车了。走出地铁站,四周又是一片灰色。两人在路边随便找了间小店吃午饭,我就蹲在门口继续舔我的毛。这里的气息和上野公园差很多,该说是更冷漠呢,还是更清净呢?总之是有一种类似神社的气息,却和昨天去过的神社还不太一样。仔细想想应该是感受过的,一种非常古老的气氛……嗯……可是周围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古老呀?到底是什么呢……嗯……嗯?他俩这一顿饭吃的是不是有点贵呀?
还没想明白,两人出来了,这次是一期伸手指了指,两人沿着并不宽阔的街道,向气息更强的方向走了过去。
主人我们再商量一下,这种工作下次能不能别交给我这样的妖怪?虽然没有神社那么强烈,但是这个气息也是让人不太舒服的。这片土地比江户其他地方都来得让人尾巴僵硬,可真是不想再来第二次了喵。
这条路很长,很枯燥,凝重的气氛越来越强。看在我这么努力工作的份上,麻烦您再多开一个罐头谢谢。
走到半路我开始明白这是什么地方了。毕竟,我是闻过这个味道的,只是以前总是在京都闻到,现在身处江户,一下子想不起来就是了。
想通了,也看到目的地了。绕过楼角,一边是警察总署、最高法院,另一边,隔着一座绿水之上的小桥,一座门古朴庄严,通向绿意盎然的树林深处。
“就到这里了,不能再往前走了。”
一期突然对三日月这么说。
“是吗,是啊。”
三日月少有的没有调侃,脸上的笑容也并不轻松了。
是啊,无论是人类还是鬼神,到了这里了总会有点复杂的情绪,毕竟是皇宫嘛。憧憬也好,憎恶也好,单纯的敬畏也好,甚至是感到胃口大开也好,面对这种古老血脉的家族,没有一个鬼神会无动于衷的。
您问我是什么感受吗?嗯,我不告诉您,回去请用珍藏的火鸡罐头质问我吧!
说回他们两个。这个时间,街道上没有什么人,太阳白晃晃照着碧绿的护城河,对岸一片树木郁郁葱葱,除了风和乌鸦,好像再没有什么东西想要破坏这寂静的正午时光了。
他们在樱田门外站了很久,一直盯着苑内毫不起眼的一个方向。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就凑的近了一点。也许是我的动作打破了沉默,一期拉了拉三日月的手,指了一个方向。
“我住在那边。”
“哦,是吗。”三日月手搭凉棚,认真的看过去。在这里当然只能看到一片树丛了,他倒也不气馁,仿佛和时间一样静止了,就那么站在原地。
“我和莺丸殿他们,还有平野和您的兄弟,偶尔会来樱田门这边散散步,看看外面。宫里总是像您看到的一样安静,但是到了早晚上下班的时间,这边能看到人流熙熙攘攘的穿过街道,热闹的很。”
“是吗,是吗。”三日月点点头笑了,“嗯,你在这边过得也很悠哉嘛。”
“倒也确实是没有您那么忙。”一期忍不住笑了,“这么说来,我们应该交换一下才比较合性子吧。”
“我可不要你去博物馆那里工作,”三日月装腔作势地摇摇头,“看展的孩子们呀,多半就是看个热闹,才不会懂得如何欣赏吉光杰作的太刀呢。”
“您这么夸我可受之不起呀。”一期转身靠着栏杆,面向街道,笑得倒是很开心。
“受得起受得起。哎?那是?”
三日月眯起眼睛,指了指皇宫城墙。一期也转过身去,看到了一个纯白的身影挂在树上,紧接着是一个绿头发的男人,和一身红衣烧矮一截的少年……
“是鹤丸国永和莺丸呀,还有小乌丸殿。”三日月点点头,想要招手,被一期摁了下去。
“别让他们注意到我们比较好吧?”
一期摇摇头,三日月点点头:“嗯,你说的对。不能再添乱啦。”
于是他们看着树丛里又走出几个身影。蓝头发的青年小心翼翼拨开树枝,一会儿看看前面,一会儿看看后面,似乎是想要照应周全又力不从心。他身后,齐刘海的少年向后伸了伸手,领出一位个子稍高的青年来。距离远,看不清,但那一头乌发和三日月有九成相似。
三日月眯眼笑了:“哦?那是……”
一期点了点头:“是您的兄弟。说来惭愧,我曾只觉得他眼熟,把他错认做您,而那位大人却对我说了许多您的事情,一直鼓励我有机会再见您一次……”
话音在暖洋洋的空气里悬浮,三日月拉上了一期一振的手。
“有机会,想亲口谢谢他啊。”
“……嗯。”
到这里,您也该感受到这气氛了吧。喵也不想破坏这么温馨的场景呢,所以不是我不想告诉您他们转过头接吻之后发生了什么,只是太阳太暖和我忍不住打了个小盹……
总之我没跟丢他们!两位很快又回到了地铁站。人不多的地铁是宝物啊喵,地下好凉快,好凉快!
坐上地铁,我依旧找了个座位堂而皇之趴上去,旁听他们两个。这次他们话说的不多,一期又把购物清单拿出来整理了。真是三好青年啊,旁边的老爷爷能不能好好学学……咕噜咕噜挠下巴好舒服。好吧我承认我找的位置就在三日月旁边。
接下来,电车没有再走那么久,他们就下车了。这一站很有名,但是我是怎么都想不到他们要在这里下车的……哎呀,应该想到的,帮您带礼物,那当然要到这里来。
走出地铁站,旁边就是装修十分现代的O达主题餐厅。一圈高楼中间围着一片小广场,我抖了抖耳朵,听声音就知道,我们要去的地方在这几栋楼的另一边。倒是两位付丧神没有我这么好的耳朵,还拿出地图找了半晌。对比一下,旁边外表差不多大的年轻人都拿着手机呢,这时候感觉到,他们两个年纪确实不小了。
顺着嘈杂声的方向沿着马路前行,一条狭长的街道横在了面前,高楼上被五颜六色的广告画和店铺招牌贴得满满的,显得这里的街道比别处多出许多活力。
“吉光哟,那不是我嘛?”
三日月笑着指向路边一家音像店,店门口挂着一张三日月宗近的海报……
对了,主人您肯定也猜到这是哪了。秋叶原嘛。
“主人嘱咐过了,低调点。”一期捏着三日月的手,低头看着地图,转身就要走,大概是不好意思了。
“哈哈,无妨无妨,有的是时间,去看看嘛。”
哎呀,老头子又要牵着一期的鼻子乱走了。看一期脸上的表情,大概非常为小本子上的计划感到惋惜。不用这么惯着老爷爷也完全ok的呀一期一振,式神我在这里精神上为你加油喵。
接下来他们进了一家卖漫画的书店,黄色的招牌上有一只看起来弱爆了的老虎。我本来是想跟着进去的,却被一个穿着黑衣服的少年抓住了,抱着我摆了半天造型,旁边的摄影师努力拍摄的动作连我都看着腰疼……
不对啦快放开我啦要完不成任务啦喵喵喵!
好在那两位动作特别快,非常迅速地就出来了。一期一振跑在前面,没来得及看清他的脸,三日月倒是一如既往的悠哉。这到底是什么店,喵好在意啊。
于是我就看着他们一家一家店逛过去。似乎礼物清单上的列项也一起顺利全部划掉了,结果上一期好像还挺开心。只不过当他们从一个狭窄的小门走出来的时候,把我吓了一跳,定睛一看衣服的料子,我才确定他们不是擅自变回原来的衣服,而是买了成品仿制服装。
你们这么玩是会出事的呀。
果不其然,后半路,我跟在他们后面,一路听到了不少这样的话:
“对不起可以打扰一下拍一张照片吗?”
“谢谢!两位的还原度真高!”
“不好意思可以问一下两位是哪里人吗?在这一代圈子里好像没有见过两位?本丸?是吗是入戏吗,我懂的我懂的!”
“两位小哥哥好帅!可以交换一下邮件地址吗?小蓝鸟账号也可以!”
“下次出可以找我定做衣服,买成品太可惜了!”
所以后来他们迅速地跑了,大概出阵时候才会跑那么快。
你看,我说吧。
两个人蹲在空旷的巷子里,大眼对大眼,突然就笑了出来。喵也不知道他们笑什么,总之笑得极没形象。笑了好久,一期先站起来,拉着三日月站起来,两人继续往车站方向出发。
就算我怎么喜欢电车,一天坐这么多次也是很够受了。所以我这次堂而皇之爬到三日月腿上,尾巴搭在一期的腿上,要求他们两个给我按摩按摩脊背。不是摸屁股啦,虽然也很舒服但是不是摸屁股啦!
结果……咳咳,您知道猫科动物白天要睡觉的,您给我安排这白天的工作,实在非常的反猫类,所以,就,那个,睡着了不是我的错!不是的喵!
我是从一期的背包里醒来的,和您的一堆礼物挤在一起。等我从包里弹出头,外面天色已经黑了。街头灯红酒绿,年轻人来往穿梭,店铺一家家亮着灯,商品整齐地排列着。
“哎呀,醒了。”再一看,背包现在正挂在三日月身上,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换回了便服,感觉到我甩着脑袋,就回头看了我一眼。“我们到涉谷咯。”
诶!这里是涉谷呀?还真是热闹呢!
为了证明我没有偷懒,我立刻矫捷地钻出背包,跳到地上伸了个懒腰。
“那,跟着我们继续走吧。”一期也转头看着我,笑得特别温柔。真是好孩子,真乖,对喵的态度真端正。
您问我有没有忘记自己的工作?当然没有,我这不是好好地陪他们在涉谷街头给您和清光啊乱啊次郎他们买东西嘛。
“乱好像说过想要一套粉红色的……”
一期嘟囔着,三日月摇了摇头。
“我记得那孩子说的不是粉红色的丝袜,是粉红色的鞘。”
“这么说,好像确实……不过这个指甲油和那个有什么区别啊?”
“唔……不知道。”
对两个男性来说,逛街真是太辛苦了呢。
好歹把清单上的东西解决了,三日月和一期终于松了口气,坐在路边花坛上。
今晚十二点,他们就要回本丸了呢。大概是对现世还有些不舍吧,休息了片刻,两人又起身,继续在街头漫无目的地徘徊。
他们走出人来人往的大街,在安静的小巷里转来转去。偶尔说的几句话被水泥墙面不断反弹,清晰到反而显得十分安静。
“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吧。”
在一个小小的霓虹灯牌子前,三日月突然拉着一期的手停下了。
“诶?可是……”
一期看样子还没反应过来呢。我看了看那个牌子,立刻就明白了三日月在打什么主意。
那牌子下面有一台无人贩卖的机器,旁边还有卖着某种用品的自动贩卖机。嗯,这个老头子也是宝刀未老嘛。
我和三日月交换了一下眼神,立刻特别配合地喵喵叫着蹭起一期的腿来。
“你看,小猫也累了。走吧,去休息一会儿。”
他自说自话往机器里投了钱,掉下来一个胶囊,里面是一把钥匙。“走吧。”
“诶?可是……好、好吧。”成功!一期被骗进去啦!“可是这种房间,猫不能进的吧?”
什么?
“嗯,这么说确实是呢。抱歉啦小猫,在外面等着我们吧?”
说着,他们钻进电梯,把我扔在了外面。
你们在情侣酒店开房不让我看!这样好吗!!
于是,主人,就是这样。我在门口,从八九钟点蹲到了十二点,和周围的野猫打了好几架,他们也没有出来。
之后,就是您知道的。我们按照时间,从现世消散,回到了这里。
嗯,要说对这次旅行有什么感想的话呢……
给我开一个罐头就告诉你,喵。

敬具

就在您隔壁箱子里的
猫咪式神

评论 ( 4 )
热度 ( 49 )

© 胡思乱想的纸壳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