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喂狗,狗不吃只好捡回来
内心是个无洁癖无下限的人,只是爬墙动作太慢容易被卡住

【#三日一期#】美女与野兽

哈罗哈罗,又是我和风间太太的联文w一个童话风格的小故事,和童话原作剧情不一样,请抱着塑料做的宝剑和毛茸茸的兔娃娃食用ww

这次开头是我。上次情人节搞的苦兮兮的,这次搞个轻快一点的ww啊讲真的我被风间太太萌到了【】

另外为了预防剧透,有个小声明放在文后了,请务必阅读到最后

以下正文~w


-----------------------------------


车轮吱呀吱呀转动,马蹄窸窣窸窣踩着青草,马车合着虫鸣鸟叫,一路慢行向森林深处。

森林深处有一座城堡,有天鹅一样修长俊美的塔楼,有白雪一样晶莹闪烁的城墙。人们说,这座城里住着一头野兽,它有比蛇更邪恶的眸子,比冬天更冰冷的毛皮 ,它奔跑起来比闪电更快,它的利齿能咬碎最坚硬的宝石。人们还说,当它不愉快的时候,就会召唤灾难 ,让森林归于静寂,使村庄颗粒无收。

人们非常恐慌,怎么办呢,怎么才能让野兽高兴起来呢?

某个巫师说,野兽不高兴,是因为独自住在城里太过寂寞,要供上最美的女人供它消遣,它才会收回灾难。

巫师的话可一下子就炸了锅。父母赶快藏起了自己的女儿;丈夫们看看强壮的妻子,偷偷松口气;年轻女孩儿们却犯了愁,又不想被送给可怕的野兽,又不想把最美女人的称呼拱手让人。一时间,平静的村子里充满了大大小小的烦恼,像屋檐上的麻雀叽叽喳喳,蹦蹦跳跳。

这时候,一个来自外乡的青年挺身而出,解决了大家的烦恼。

“不如让我去吧。”

众人吃惊地看着青年,而青年哈哈笑了起来。

“恕我直言,有人想和我比美吗?”


三日月宗近穿着宽大的罩袍,遮住男人健壮的身体,遮住腰上锋利的宝剑。他下了马车,目送车夫一脸担忧地离去,转身独自走进城堡。

城堡里空荡荡的,只有他自己的脚步声在大堂里回荡。天花板上的水晶灯光洁如新,天鹅绒的帷幕一尘不染,墙上挂着许多描绘森林的风景画,地上铺着一条柔软的红毯,干净得仿佛刚刚铺好,正欢迎客人的到来。

他顺着红毯向深处走去,走廊墙壁上的蜡烛随他的脚步一支一支燃起,照亮了黑暗。三日月想,这里要是突然出现一个人,那就太吓人了。这时候,脚边突然传来了细微的声音。他吓了一跳,拔出剑看去,原来是一只小老鼠,抱着一块糖,被粘在了地板上,吧嗒吧嗒甩着尾巴,怎么用力都拔不动。

“哟,小老鼠,你住在这里吗?”

他蹲下来,把小老鼠从糖果上摘下来,又把糖果从地板上掰下来,塞到小老鼠怀里。被救下的小老鼠眨眨眼,吱吱地爬到了他的手上,闻来闻去。

“嗯?你要和我一起来吗?”

于是,三日月宗近带着小老鼠继续朝深处走去。


走廊很长很长,连接了很多房间。有的像是仓库,装满了新鲜的蔬菜水果;有的像是客厅,摆着精致漂亮的桌椅,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进来,窗帘上的金饰闪闪发光;有的是卧室,洁白的纱帐罩着床,一尘不染。

三日月心想,这个野兽还真是爱干净,而且很喜欢吃水果蔬菜。

他沿着走廊走了很久很久,但是这城太大了,他并不知道自己在走向哪里。小老鼠在他肩上乖乖爬着,抽着鼻尖,抖着小胡子,身上还残留着糖果的甜味。

他又走了很久很久,走得有点累了,终于走到了尽头。尽头是一扇大门,紧闭着,一根横木躺在一边,看起来是闲置中的门闩。小老鼠吱吱叫了起来,从三日月身上爬下去,爬到大门一角。那里有一个小小的门,像是给老鼠用的。小老鼠回头看了看三日月,从小门里钻了过去。

“是让我跟着你吗?好吧。”

三日月推开了大门,耀眼的阳光从门口洒下来,他眨了眨眼,眼前是一片绿树红花闪着阳光。这里应该是城堡的中庭了吧。三日月感叹着,听到小老鼠吱吱地叫他,来不及欣赏这庭院,就匆忙跟着小老鼠的脚步向后面走去了。

中庭不大不小,刚好一百步,穿过中庭之后,又是一扇门,也该通向野兽的住处了吧。三日月摸了摸腰里的剑,再次推开了门。

门后又是一座大厅。这一座大厅比起前面,少了很多亮闪闪的饰品,却多了不少奇怪的半人半兽的石头雕塑,造型有些可爱,表情却非常悲伤。

这是野兽做的吗?这里的野兽真的那么可怕吗?三日月不禁也起了疑问。


“是谁?”

大厅里突然传来人声,三日月转过头看去,楼梯上,一只巨大的兔子从楼梯上缓缓走下来。确切的说,是一个长着兔子头的男青年。他身材修长,体态端正,听声音很年轻。

三日月把手放在了剑上:“我是村里献来陪伴野兽的,请问你是……”


三日月宗近悄悄拔出剑,他原本以为这会是一个冒险故事的开端,事实却并不如他所想。

“陪我……?”兔子停下步子,声音颤抖起来,“您……您真的愿意待在这种地方陪我吗?”

不等他回话,兔子突然蹲在楼梯上,两只耳朵耷拉下来,不出声地掉起眼泪来。豌豆大小的水滴从兔子眼睛里掉出来,啪嗒啪嗒打在大理石台阶上。三日月吓得不知道怎么反应,赶快凑过去,坐在一边拍他的后背。

“你就是人们说的野兽?”

“是……是的……”大兔子的声音还有些发颤,却渐渐平稳了,“我们来自南方,躲避天灾,到了这里却变成……弟弟们都……”

“别着急,别着急慢慢说。”


过了好久,青年慢慢平静下来,抽出手帕擦干了面具上的泪水。

“非……非常抱歉,让您看到这么不成体统的样子……”

哭唧唧的大兔子,哪有什么不体统可言呢。三日月心里想着,却没说出来,安静地笑着摸了摸这只小野兽的脑袋:“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好吗?”


青年娓娓道来,三日月听明白了。他来自南方一个魔法师家族,为了打败带来天灾的巫师,他带着弟弟们一路追击到这座城堡里,却中了巫师的陷阱,一些弟弟们被完全变成了动物,而他和另一些弟弟们被变成了半人半兽的样子,半人半兽的他们一旦走出城堡,就会变成大厅里那种冷硬的雕塑。

听完,三日月想了想,村子里颗粒无收,应该也是那个天灾做的坏事。那,他的剑应该挥向那个巫师才对。

“我们在这里呆了数不清多少年了,根本离不开这里,也不知道那个巫师到哪里去了。太惭愧了。”兔子青年摇着头,大耳朵晃了晃,“每个看到我的人都吓得马上就逃走了,您是第一个留下来的人,请您再多呆一阵子吧。您也需要好好休息,挑个阳光灿烂的早晨,带好食物才能离开森林,对吧。”

听青年这么说,三日月也点点头。今天也时候不早了,他应该留下来休息,好好看看这座城堡,还有这只奇妙的野兽。


兔子青年领着他在客房安顿好,步子轻快得像只真正的兔子。

“请您好好休息,我去为您端晚饭来。”兔子抖抖耳朵,声音轻快,听起来开心极了。

“哎呀哎呀,是我擅自来打扰的,让我和你一起准备吧。”

三日月的客套话传到长耳朵里,就像施了魔法一样,兔子的声音更开心了。

“那怎么好意思呢!不过,既然来了,不如和我们一起用餐吧。弟弟们会非常欢迎您的!”

哎呀哎呀,好想摸摸那对大耳朵呀。 


兔子领着他,顺着一个偏僻的塔楼向下走去。越来越深,越来越暗。兔子点亮了旁边的一盏壁灯,然后挥挥手,墙上一连串的壁灯霎时顺着全都亮了起来,照得狭窄的楼梯灯火通明。

“说起来,”兔子愉快地转过头,“我还没有请教您的姓名呢。”

“嗯……叫我月就好。”他想了想,没有报上全名。也许是在小心陌生人,也许是想逗逗这个兔子,不知道,总之他笑了笑,对面的兔子耳朵微妙地摆了一下。

“那,月先生,”兔子的声音完全没有沮丧,仍然欢快而礼貌,“您可以叫我‘一’,或者兔子,都没关系的。”

“那么,叫你阿一可以吗?”

兔子大概没猜到突然被叫得这么亲切,稍微呆了一下,耳朵直直向上竖着,小心思暴露无遗。

“嗯,没关系的。我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叫呢。”

然后兔子愉快地眯起眼睛,耳朵放松地倾斜下来,转过身,继续领着三日月向下走去。


楼梯尽头,一扇大门后面,又是一个巨大的餐厅,天花板上有漂亮的吊灯,地上铺着柔软的地毯,正中摆了一张长长的餐桌,餐桌两旁的椅子大大小小形状不一,有些甚至不是椅子,而是架子。餐桌最端头的椅子最大,应该是宴席主人的位置,三日月张望的功夫,那个座位旁边又被插进去一把新的椅子,不知道是给谁坐的。许多小动物正在餐厅里忙来忙去。山羊推着餐车,花栗鼠摆着餐具,知更鸟为花瓶换上新的鲜花。三日月眼尖,看到了他救下的那只小老鼠,正在趴在瓶子上,努力打开一瓶果酒。整个大厅忙得不亦乐乎。

“月先生,请入席吧。”

三日月被请到了主人旁边新插进去的那张椅子上,而后,兔子自己坐在了最大的椅子上,满屋子小动物纷纷找到自己的座位,坐好,或者趴好。

“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

干杯!


享用过丰盛又清淡的晚宴,三日月被小动物们纠缠了好久。讲讲故事,梳梳毛,一直折腾了半夜,困得他呵欠连天,才被小动物们依依不舍地放走。

他离开大厅,顺着楼梯螺旋向上。走廊上明亮的壁灯仍然通明,烛台没有丝毫缩短的迹象,也许这就是魔法师的力量吧。三日月看着成串的烛台入了神,一路向上,向上,一直上到廊边出现了窗洞,月光肆意播撒进来,这才看到,茫茫的森林伏在脚下,而自己已经登上了城堡最高的塔楼。迷路了呢,三日月却并不惊慌。既然都到了这里,那就一口气爬到最上面去吧,去看看这座城堡里还有什么没见过的东西。

他越走越高,月亮离他越来越近,荧光色的夜云在空中悠哉游着泳。

走着走着,他听到前面有人哼唱着奇妙的曲子。于是他放轻手脚,小心翼翼地走到了近前,躲在阴影里。他抬起头,借着月光,看到那哼着曲子的人是一位青年人,有浅色的头发,明亮的眼睛,长着乖巧的娃娃脸,嘴角正愉快地上扬着。

这座城里还有普通的人类吗?可是再看看那身衣服,却是那只大兔子的衣服。

“阿一?”他忍不住叫了大兔子的名字。

哼唱的声音停了,而且停了好一会儿,那声音才再次响起来。

“月、月先生?您怎么到这里了?”

果然是他嘛。三日月从阴影里走出来,仔细端详月光下那张属于人类的脸。很年轻,非常非常年轻,也许比自己的年纪都要小。

“嗯,不小心迷路啦。”

“弟弟们纠缠您这么晚还不知道送您回房间,真是非常抱歉……”

“不不不,是我自己要自己找路的啦。”这个青年做事真是认真呢,“我可真是比自己想象中还要路痴。”

“不是的,是这座城太大了。”青年说着,靠在墙上转过头笑起来。他笑起来是这样的表情啊,兔子不会笑,而他会,真好。

嗯,不过……

三日月还是忍不住好奇,开口问了他:“不过……你现在的样子……?”

“嗯……这是……”青年稍微低下头,“这是我本来的样子。”

果然是吗。三日月看了看夜空高悬的月亮,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月亮是诸多魔法的源泉,沐浴月光能够增强自己的力量或者破除某些诅咒也是常见的事情。所以,也许这个青年的魔法,也属于月亮的眷属一族呢。

“我明白了。”他点点头。

“突然让人看到这个样子,还有点不好意思呢。”

“哪里。”三日月眯眼笑着,“这样挺好的。”

青年苦笑一声,转过去看向月亮:“谢谢。可惜只能在月亮很好的晚上稍微变回来一会儿……”

“想变回原来的自己吗?”

三日月摸了摸藏在腰间的剑。

“当然想了。”青年转过头看他,亮晶晶的眼睛没有半丝虚假。

“我来帮你吧。”



————死线战士的分割线————


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了三日月,扭头看,昨天那只小老鼠抱着一块奶酪蹲在枕头上,见他睁开眼,小老鼠吱吱叫了一声,低头啃了一口。

“哎呀,好特殊的早安问候啊。”

早餐就在桌上,不知是谁送来的,也不知何时送来。三日月拍拍身上的被子,他连何时钻进舒适的被窝都不知道。依稀记得昨晚听阿一唱歌到很晚,然后沉沉睡过去了,想来是魔法的缘故吧?三日月还记得来城堡的目的,他的试探却被青年用歌声敷衍过去了。

早餐很丰盛,精心烹制的食物大大取悦了三日月的味蕾,他一边吃,脑子里渐渐浮现出烹制者的脸。既然阿一说家人都变成动物,那么问它也是可以的吧?三日月向前推了推糖罐:“可以请你过来一下吗,小老鼠先生?”

看见糖罐,小老鼠欢天喜地地爬过来,依照三日月的询问用糖堆摆出自己的名字。三日月愈加对那只大兔子感兴趣了,他想起施了魔法的摇篮曲,便问小老鼠:“你们躲避天灾的目的地是月光林地吗?那可不是外人能找到的呀。”

小老鼠原本抱着的糖块“咔哒”掉进餐盘里,很有精神的耳朵胡须立刻耷拉下来。看它反应,歌词果然是讲一家人遭遇的,唱给自己和月亮听,看来他真的在这里待太久了。小老鼠乐此不疲的搬运糖堆,三日月趴在盘子前面,将断断续续的词语连成一条完整的故事。

三日月用手指揉揉小老鼠的脑袋表示感谢,去找巫师算账的念头也愈演愈烈。


一、二、三、四。大厅里传来碗碟的声音,它们依次从橱柜飞到餐桌上,个头小点的小动物端着汤碗摇摇晃晃,大点的正为大盘子的主菜为难,一只在前面拖,一只从后面推,好不容易摆到最大的椅子前,新鲜的水果从头顶嗖地飞过,晶莹的露珠滚落,吓得它们跳了起来,旁边正摆餐具的几只笑得翻下餐桌。

它们给客人准备了午餐,之后还有下午茶,之后之后还有晚餐。它们想让客人多留几天,因为城堡一直空荡荡的,而客人的脚步声却让整座城堡的生灵都苏醒了一样。大家叽叽喳喳商量了一晚,决定帮哥哥——兔子青年——好好招待客人,于是大厅里叮叮咚咚响个不停,连兔子青年什么时候来的都没注意到。

“好热闹啊。你们在做什么?”

听见哥哥的声音,飞在天上的蔬菜水果稀里哗啦掉了下来,小动物们一阵骚乱,能躲得全都躲在桌子下面,躲不掉的干脆一吐舌头躺平装死。大兔子被它们的恶作剧逗笑了,两只大耳朵也笑弯了腰,轻轻一挥手,蔬菜水果又都回到天上。他从长桌这头走到那头,小动物们纷纷起身行礼,仿佛他就是一国之王——可他身上没有国王的威严与傲慢,更像和蔼可亲的王子殿下。

“这是要为月先生继续举行宴会?”不不,他是能与动物交流的精灵。

大家点点头,抖抖耳朵,或者晃晃尾巴。

其实,兔子青年很喜欢这位客人。尤其是昨晚,他自阴影中信步走来,肩头的月光好似披风,风中飘动的头发是微风为他加冕的王冠。不是兔子的青年睁大眼睛,有一瞬间,他差点分辨不清谁是客人,谁才是真正的月光。月先生是用美貌入侵到屏障之内的吗?青年也曾有疑虑,但是这瞬间之后他明白了,既然自己都为之怦然心动,城堡的屏障又怎能分辨得出?

“所以你们就集合魔力,偷偷置办起来啦?”

耳朵尾巴齐刷刷僵住,小动物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接着听兔子青年用很欢快的声音说:“要加上我才行。”

清晨送早餐的时候,隔着纱帐,兔子青年悄悄观察过熟睡的客人。世界上真的有人用美貌解除魔法哦?兔子青年歪着脑袋傻傻地想,不自觉的靠近过去,趴在床边看了小半分钟,耳朵突然笔直立起来,才发觉自己被他的美貌深深吸引了。这种魔法兔子青年从未见过,一时慌乱逃了出来。

“盯着看个不停什么的……总之太失礼了,得好好给他道歉才行。”他蠕动着兔唇嘀咕。


宴会准备妥当,兔子青年前去亲自邀请,客房却空无一人。

厚重的窗帘挡不住零碎的阳光,照亮的餐桌上,小小的声响引起兔子青年的注意。糖罐里赫然困着小老鼠,小家伙刚放出来就抱着哥哥的手指蹭眼泪,抱了会儿又想起什么,爪子胡乱抓了抓,又一溜烟窜到门口。

兔子青年愣了好久,耳朵随着脑袋一起垂了下来。

“月先生他,不辞而别了啊。”

也是,森林深处的城堡像座寂静的坟墓,大兔子和小动物们住久了,用魔法自娱自乐,不觉多可怕。其实很吓人的吧,不然为什么接近城堡的村民都见到他之后落荒而逃?说不定村民也有自娱自乐,比如谁有胆量在野兽的城堡住一晚,只要一晚,安全回去就能成为英雄。

早知道会送别唯一的客人,没想到就是第二天,青年躺在客人的床上,感觉自己被消遣了。这之后很多天,大兔子的耳朵都是无精打采,他常常独自待在客房里沉思,而城堡呢,无论是光洁的大理石地板还是天花板上的水晶灯像失去活力一样,走廊甬道厅堂都飘荡着阴森的气息。


没过几天,村子里传遍了野兽发狂的消息。

“野兽召唤了灾祸。”

村民心惊不已,纷纷请巫师出面施以援手。他们已经很久没收获庄稼了,流经村落的河流也渐渐枯竭,猎人找不到猎物,匠人接不到新活,有人离开了村子,还有些人决定保护世代生存的家园。

必须杀死野兽,解放他们的土地和故乡。

巫师总有办法帮他们对抗野兽。他们将巫师视为英雄,在一个月色不怎么好的深夜,村民簇拥着巫师来到城堡外。沐浴了村民狂热情绪的火把把森林照得仿佛在燃烧,火焰惊醒了林中的生灵,动物们乱作一团,一场美梦霎时化作梦魇。

整座城堡还是很安静。兔子青年站在最高的塔楼上俯视末日般的火海,可是在村民眼中,他的眼在吐火,獠牙随时可以撕裂城墙,手上缠绕着无数条毒蛇,还有更多毒蛇在城墙边徘徊。嚣张的野兽激怒了村民,大家一致要求巫师在野兽力量最薄弱的今夜处死它。但巫师却说,野兽只能被村民的愤怒烧死。

青年被涌向城堡的村民吓得不知如何是好。

“你们不要过来!”

他的恳请在村民听来是开战的宣言。青年朝黑夜伸出双手,可是细细的弯月没有回应他。每个没有月光的夜晚都是魔力最薄弱的时候,青年知道他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但是至少不能连累无辜的村民。

青年擎起了所剩无几的魔力,一道银白色的月光瞬间映亮了村民的脸。他们被障壁拦在城堡外,抬头看到虎视眈眈的野兽,认为是它的诡计。于是村民怒火中烧,他们每击打一次障壁,月光就晃动一次。

“拜托了……请不要过来,否则……”

大兔子伤心地摇着头。他要争取更多时间给弟弟们逃走,至于那些雕像,也希望一同凭空消失。想到这里,眼泪再也存不住,滑出来的第一滴倒映着晶莹斑斓障壁,第二滴就变成支离破碎的白光,第三滴落到地面上的时候,兔子青年面前只剩漆黑的夜空。

涌进城堡的村民还没来得及登上塔楼,就在痛苦中变成了各种各样的动物,它们满眼都是惊慌失措,转身而逃,接着在城门外变成硬邦邦的雕像。恐惧让残存的动物失去了理智,它们撕毁天鹅绒帷幕,用宝石将水晶灯一盏盏击碎,纵火焚烧中庭盛开的花朵,掀翻了大厅长长的餐桌,把一切美好的事物毁坏殆尽,最后,它们转向最高的塔楼,那里有诅咒的元凶,巫师说过,只要杀了野兽,村民就能重获自由。

巫师奸计得逞,他嘲笑大兔子愚蠢,村民更是愚不可及。巫师念了一段新咒语,一阵怪风平地起,掠过森林冲向天际,接着令人吃惊一幕出现了。城堡里的水晶和宝石变成骑兵,金银器具变成一幅幅盔甲,全副武装的骑兵列队朝塔楼进发,黄金骑靴踏得大理石地面铿锵作响。

城堡外也是一片狼藉,火把上的火苗摇身一变成魔法师,有的眼睛冒着火,有的口中吐出火舌,它们飞舞着连成一片,每个人都挥舞魔杖,地面的地狱之火很快烧到半空中,相隔这么远也能感到热浪扑鼻。最后,森林幼小的生灵也加入诅咒的行列中来,粗壮的树枝折断细嫩的树枝,变成一个个手持利箭的弓箭手,树枝的一端对准城堡大门,要是幸存的小动物敢接近,这次不用变雕像,而是直接被乱箭射死。

骑兵、魔法师、弓箭手组成的诅咒军团浩浩荡荡进犯城堡,巫师放声大笑,而兔子青年则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哎呀哎呀,你还是笑起来更好看呢。”

身后突如其来的动静惊动了巫师,回头查探时还没来得及合上奸笑的嘴。外乡青年掸去衣服上的土,对巫师解释:“请不要误会,我是说阿一的笑容更好看。”

三日月的目光与剑锋正指向塔楼上的野兽。


“你为什么在这!?”巫师认出了他。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三日月完全无视了巫师,甚至不在意他的诅咒军团,“啊,忘了事先告诉您,睡美人什么的就不必了,低劣的咒语对我不会起作用,尤其是今晚。”

巫师直呼不可能。

那天,外乡青年忽然回村质问巫师,巫师原谅了他的冒失,接着趁村民不注意将他打晕并施下诅咒,最后关进地牢里。诅咒是他醒来睁开眼就疯掉,没人会在意一个疯子,等村民发现真相时他早就饿死了。可是青年活生生的出现了,巫师盯着青年手中的剑刃看了少许,突然像被石头打中的野狗一样惊声尖叫起来。

“看样子,你似乎知道我是谁了。既然这样,那你应该自觉些,解除城堡的诅咒了吧?”

眼见胜利在望,巫师肯定不会罢休,他的诅咒军团很快转向三日月。暂时解除危机的兔子青年赶忙看去,说好会留下来陪他的客人就在明晃晃的火焰中间。

“月先生!”

不知为什么,明明相距这么远,三日月却像听到他的呼唤一样,投去一个“无须担心”的微笑。


月光,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安静的降临了。

有很多宝石骑兵冲到兔子青年身边,月光却将金银盔甲变成宴会礼服,骑兵们佩戴金色领结,身穿银色燕尾服,手牵手跳起欢快的舞蹈,一圈圈蔓延到城堡深处。砸毁的水晶灯重新亮起来,踩烂的蔬菜水果飞回碟子里,中庭还是一片生机盎然,就连走廊上的天鹅绒帷幕也恢复原样,还贴心加上金色丝绒的流苏,这是施术者的小爱好。

月光还瓦解了火墙。一个个火焰精灵温顺而乖巧,它们在空中有序排成一列,像条会发光的缎带一样绚丽。施术者希望能照亮巫师丑恶的嘴脸,它们便团团围住了巫师;施术者希望它们能照亮迷失者的归路,它们便将落在城门和桥的两侧,动物们战战兢兢的离开城堡,变回原来的模样。施术者还希望它们能为这场别开生面的宴会做点什么,它们便毫不犹豫腾空飞起,化作照亮天空与大地的烟花久久不散。

弓箭手们将手中的枝条插到城堡附近寸草不生的土地上,月光抚过枝条的嫩芽,枝条立刻扎下根,快速生长起来,没多久城堡便重新被森林包围,重现生机。

“嗯,这下就准备妥当了。”

三日月一挥手,月光骤然消失。巫师被不可思议的画面惊呆了,他质问为什么不是满月还能使用这种魔法,三日月却反问他:“你不知道月亮眷属的圣地·月光林地的守护者家族里,有个在新月之夜魔力才最强盛的守护者吗?”

巫师总算明白了。怪不得满月的第二天,他能被轻易种下诅咒,随着新月的到来魔力会削减诅咒,甚至凌驾于巫术之上。他就是月光林地守护者中的异类。三日月当着村民的面痛斥了巫师的野心,他告诉大家,城堡里的野兽其实是心地善良的人,维持障壁不让村民进入城堡是怕他们也受到诅咒。

被欺骗和利用的村民,将积蓄的怒火全都撒到巫师头上。


城堡的诅咒解除了。三日月重新回到最高的塔楼,大兔子也变回人类的模样。

“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为抵消诅咒,三日月在地牢装睡了好几天,心却无时无刻都想着兔子青年。虽然家人同伴都觉得三日月不靠谱,但爽约这种不道德的事,他可一次都没干过。所以说好待在城堡陪野兽,就算变回来也要陪,再说,听不到他的歌声,看不到他的笑容,三日月会怅然若失的。

对面的青年显得十分拘谨:“哪里,应该是我向您道谢才对……”

“喜欢我为你准备的欢迎宴会吗?”

“欢迎宴会?”

“对呢,还一直没正式做自我介绍。我是月光林地的守护者之一,三日月宗近。为寻找失去踪迹的眷属而离开圣地周游世界,看来终于找到了。”三日月眯着眼,优雅的行了礼,“今天的欢迎宴会是特地为你准备的,以此弥补我的过失。”

刚才奇妙的一幕幕尚在眼前呢。青年也非常高兴见到他:“是、是您救了我和弟弟们,我应该表示感激才对,三、三日月先生。没想到您能听懂那首歌……我是一期一振,正如先前所说,我们一族为了躲避天灾而前往月光林地,结果半路被巫师困住了。如果可以还请您叫我阿一,这样,”停顿少许,青年含蓄的笑起来,“这样显得亲切些。”

虽然再也摸不到大兔子的耳朵有些遗憾,但三日月似乎更开心了。

“那阿一,收拾一下,我们这就启程了。”

“诶?去哪?”

“带你和那些小家伙前往月光林地呀,”三日月笑得格外迷人,“刚见面的时候就说了哟:我会陪着你。不过不是在这哦,我可爱的兔子先生。”


高高的夜幕里,弯弯的月亮向终于空无一人的城堡洒下祝福的光芒。



---------------------

小声明:风间太太表示,月光林地是借用了wow里的名字,然而和wow本体并没有什么关系爷爷和哥哥并没有穿越作品哥哥不是德鲁伊不会变身的【】

评论 ( 8 )
热度 ( 120 )

© 胡思乱想的纸壳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