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喂狗,狗不吃只好捡回来
内心是个无洁癖无下限的人,只是爬墙动作太慢容易被卡住

【三日一期】幽灵与白鹤

预警:主角是鹤丸,西皮是317,主要剧情不是317,看起来比较像鹤一期,so本篇也不打tag
前后画风翻转的练习作,设定表达得比较少。最后的问题我这里也不一定是标准答案,所以我先不回答,请随意发挥脑洞。
以上ok才可以下拉








空气干净得透明,野猫懒洋洋躲在墙根下乘凉,连尾巴的最末端都塞进了阴影里,这只毛茸茸的街头小霸王一动不动眯着眼睛,对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充耳不闻。
绕过开满龙胆花的草坪,绕过牵牛花待放的栅栏,鹤丸国永从街角露出了头。天气好热,他觉得自己好像随时要消失在八月白晃晃的烈日里了。但即使热死,他也不能等到晚上再出门。
他是个灵异侦探,自封的,主观达成委托人的一切愿望。侦探先生今天出门是有正事要做的。鹤丸国永租的DVD马上要到期了,熟悉的店长叫他天黑之前送过来,不要耽误店长晚上约见美丽的女士们。
白白的鹤丸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身影几乎要消失在八月白晃晃的烈日里。
就在他内心把店长千刀万剐第十五遍的时候,他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从他脚边窜了过去,吓得鹤丸猛地一跳,低头看去,原来是刚刚那只猫。
大猫懒洋洋地迈着步子,沿着墙根的阴影,穿过鹤丸两腿之间窜出来,往前走了几步,扑通一声躺下了。
再怎么喜欢小动物,鹤丸国永还是有这个自觉的:他非常地讨动物嫌,一个天生无法改变的体质。所以这只大猫在他眼前露出肚皮,鹤丸比起欣喜更多的是惊讶。但是当他眨眨眼睛再仔细看过去,就明白为什么了。
是八月的太阳太晃眼了,那个身影在阳光下若隐若现。大猫躺在一个半透明的人影脚下,人影看着猫,笑脸像一缕微风,清爽又虚幻。
这是幽灵吧?
既然敢自称是灵异侦探,鹤丸国永自然也有相应的本事。说不上有用还是没用,也说不上特异还是庸俗,总之,他能看到非人之物。有时候幽灵和人类会让他傻傻分不清楚,不过这个在阳光下蹲下身子尝试着抚摸大猫的青年,一定是幽灵了。毕竟没有人类是半透明的,鹤丸能从他的轮廓里看到栅栏上那一串串牵牛花。
青年似乎完全没有注意他,只是低头逗弄着猫,不时笑出声来。也难怪,幽灵通常都是这样的,以为别人看不到自己,于是光明正大地做些奇怪的事情。不过对鹤丸来说,这个幽灵反而比较奇怪。这么多年了,大白天出来晒太阳的幽灵他可见得不多呢。
于是,爱好意外之喜、热情不输给大太阳的鹤丸国永先生,向前迈了一步。
“哟,你好。”
青年对他的招呼毫无反应,猫咪正尝试着去抓半透明的手指,而青年也正沉迷于猫咪可爱的动作而笑个不停。
“嘿,我在和你打招呼哟,玩猫上瘾的幽灵先生?”
青年停了停,终于抬起头看向了鹤丸,他眨眨眼睛,鹤丸也眨眨眼睛,猫咪跳起来去扑青年的鼻尖,但那只毛乎乎的肉爪子穿过了幽灵的脸,猫咪又落回了地上。
“终于看着我啦。”鹤丸笑道。
“……您是在跟我说话吗?”青年有点呆。
“是呀。”
于是,鹤丸走向音像店的旅途多了一个伙伴。

穿过几条窄巷,人群渐渐密集起来。那家音像店像立在河边的小树一样,任人流匆匆掠过,自岿然不动。
“最近的意外事故?”一身西装革履戴着皮质眼罩的店长填着表,抬头看了看鹤丸。
“是啊,路上遇见一个‘那个’,说他只记得自己叫一期一振,变成鬼也没过多久,还没走远过,其他什么都不知道。我答应帮他成佛,成佛之前怎么着也要把记忆先找回来啊。”
鹤丸趴在柜台上,大拇指比向身后的幽灵。自称一期一振的幽灵青年这会儿站在恐怖电影的架子前发呆,而店长收好了DVD,也趴在柜台上聊起天来。
“意外事故每天都有,我也说不好到底是哪件害死了这位新朋友。不过你确定他不是被人故意杀害的吗?”
一期一振还在盯着恐怖片发呆,鹤丸用眼角扫了一下那个身影,叹口气。
“你被害死了还有心情逗猫吗?”他又朝一期一振的方向比划一下,“要真是恶灵,看到恐怖片肯定多少有反应的。”
不过一期一振这会儿已经离开了恐怖片的货架,开始盯着动画DVD看了。
“原来你拿我家店做测试。”
“不是故意的啦,抱歉嘿嘿嘿。”
“鬼信你哦。”
“是啊,”鹤丸呲牙笑着,“只有鬼信我啊。”

总之,听从了音像店长的建议,鹤丸国永领着半透明的一期一振晃在街上,穿过两个街区,就到了医院。
“那个……”幽灵沉默地跟着他走了很久,终于犹豫着开口了,“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
“嗯?啊,没关系没关系。”鹤丸摆摆手,“反正我打小就这个体质,旺季一个月能送七八个呢,也算给自己攒阴德了,你别在意。”
一期一振好像还是不太放得下心。医院里有好多人在排队等待,还有好多幽灵在走来走去,他像是害怕走丢一样,寸步不离地紧跟着鹤丸,小心翼翼地东张西望。
好像小动物啊,好想吓唬他啊。鹤丸强压着恶作剧的冲动,领着幽灵青年穿过了人群,直奔问询处。皮肤黝黑的男护士正坐在电脑前,两眼漠然地直视前方,不知道到底是在看着什么。
“哟!”
鹤丸二话不说,直接凑上前去热情地打起招呼来。结果上说,确实也得到了对方的回应。前台男护士抓起一本指南小册子,头也不回地直接拍在鹤丸脸上。
“……神经内科在B栋。”
“你说谁神经病呢!”
掀开那本免费的小册子,鹤丸揉了揉鼻尖,全然不顾男护士愈发冷漠的表情,硬是嬉笑着贴了过去。
“别这么冷淡嘛,我有正事要问你嘛!”
“最近一个礼拜死了三个。”
看样子都是老相识了,一早就猜出来鹤丸要问什么。鹤丸满意地点点头,试图伸手去摸护士的脑袋,被冷漠地回绝掉了。
“很好很好,那我再问你哦,”鹤丸收回手,笑嘻嘻趴在办公桌上,“最近死的这几个里面,有没有一个,嗯……”他转过头,看看自己身后一脸好奇的一期一振,然后转回去继续说道,“个子跟我差不多高,年纪好像也跟我差不多大,脸挺秀气,眼仁颜色挺浅的,那么一个男的?”
“……最近一个月都没有年轻人去世。”男护士说完就又转过头去了,留鹤丸独自一脸痴呆。
最近没有年轻人去世?鹤丸又转头去看看一期一振,显然后者还是完全不理解状况的样子,呆呆看着他。
“等等。不会没有的吧?这个人可跟我说他在街上徘徊的时间肯定不到一个月啊!”
鹤丸国永在大庭广众之下穷追猛打,护士不胜其烦,又扔给他一本小册子。鹤丸被糊了一脸,表情有点绝望,楚楚可怜地盯着男护士,并且毫无自觉地被阿姨盯着背后。
这一盯,大概盯了十来分钟。一期一振在他背后呆得似乎有点无聊,蹲下身去逗弄发烧哭泣的小孩。这只幽灵好像对动物和小孩子有格外的吸引力,笨手笨脚的年轻爸爸哄了半天都没有用,而一期一振只是伸出无形的手指,戳了戳小孩子柔软的脸蛋,哭闹的小恶魔马上就露出了天使的微笑,伸着小肉手,好像在找他要抱抱。
“那个,鹤丸先生……?没关系的,没有线索的话,就……”
一期一振很喜欢让小孩子破涕为笑,不过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他看着鹤丸执著的背影,犹犹豫豫地开了口,却得到鹤丸一个模棱两可的手势做回应,也只好叹口气,继续飘在一边等着。
最终来讲,还是鹤丸国永的胜利。
“你问的人,前阵子也有人问过。”男护士冷着脸对问路的老奶奶挥手道别,然后叹了口气,还是回答了鹤丸,“时间差不多是两周之前,有个男人来问的。”
这倒是意料之外的收获。鹤丸要是有尾巴,这会儿一定猛摇了起来。
“我就知道你特别靠谱!那男人什么样?然后呢,他问到了嘛?”
护士则对鹤丸的奉承无动于衷:“不知道。”
“不知道?”
“那男人个子和你差不多,年纪可能稍微大一点,长相……还不错。”他没回答鹤丸的反问,自顾自讲下去,“他问我一个年轻人是不是在这里住院,说个子比他矮一点,年纪比他小一点,瞳色很浅,这样。”
住院?鹤丸倒是一时间没想过这个问法:“那,住院部有这个人?”
护士则非常干脆地摇了摇头:“退院了,具体不清楚。你可以走了吗。”
被下了逐客令,鹤丸却置若罔闻。
“那个人叫什么?谁给他办的退院手续?退院之后去哪了?”
“不知道!”这次男护士恐怕是真的火了,又摔了一本小册子,“随便你怎么查,让我自己待着,不想和你说话!”
于是一期一振飘在半空,看鹤丸揉着被摔红的鼻头,不知道该不该笑出来。

离开了医院,又是阳光的地盘。鹤丸郁闷地贴在高楼墙根下面,挤在那一窄条的阴凉里,领着身后的幽灵磨磨蹭蹭在街头晃悠。
“嗯,长得好看的人就是容易被记住啊。”鹤丸买了一根雪糕,张嘴咬了一口,另一只手拿出刚刚写下几行字的小本子,念给后面的幽灵听,“根据那些花痴的美女护士姐姐们在阿姨们添油加醋之下的叙述呢,”他强行加了一堆形容词,逗得一期一振忍不住笑了起来,行道树随着他的笑声摇晃起枝叶,“那个男人好像是附近一家小工艺品店的老板,地址嗯……离这里不远。总之我们先去拜访一下,看看他认不认识你。”
“好的。”
一期一振乖巧地飘在他身边,笑容干净得仿佛要消失在空气里……不对,他本来就是半透明的,自己到底在瞎想什么呢?鹤丸看着一期一振的笑脸,一口雪糕咬了太久,冻得牙根直疼。
“您没事吧?”
似乎很不放心鹤丸呲牙咧嘴的样子,一期一振赶快伸出了手,去摸摸鹤丸的脸。灵异侦探本来就嘴里发凉,幽灵的手掌贴在他脸上,整个脑袋都一瞬间凉下去了,甚至在这个盛夏时节,他感觉到脊背都是凉的。
“没、没事,姑且没事。”赶快扯出一个笑脸给这只人畜无害的幽灵,“那么,咳咳,下个路口右转,就快到啦!”
“嗯。”幽灵点点头,仍然飘在他旁边,像只乖巧的风筝。

小店在商店街的角落里,是真的很小,小到鹤丸三次走过了头才找到地方。
这家店门脸很小,只有一扇玻璃门,门楣上挂着有点老旧的木头牌匾,上面刻着“桐屋”两个字,完全看不出是卖什么的店面。
鹤丸凑过去,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他又手搭凉棚遮了光,试着向里头张望,只看到狭窄的店里靠墙摆了两排架子,上面好像放着些瓶瓶罐罐之类的,似乎是卖陶艺品的小店。
“啊……没人吗?”走到这里受挫,鹤丸也有些懊恼,愤愤地又敲了几下门,还是没有人回应,“一期一振,你能进去的吧,要不然你自己进去看一下……?一期一振?”
他转头去找那只幽灵,却看到幽灵正站在太阳下面,盯着店门发呆。
“喂,你怎么了……诶?该不会你记得这里?”
太阳下的幽灵只是呆呆看着店门,过了半晌才说话:“是的……这里感觉……是挺熟悉的……”
那就是找对地方了,鹤丸听罢,松了口气,笑着朝没有实体的一期一振扇了扇风,大拇指比划着店里的方向:“那就进去看看吧。说不定就想起来什么了呢?”
“可是……这里不是关门了吗?”
都变成幽灵了还纠结这个,鹤丸大大翻了个白眼,靠在门上说教起来。
“我说啊,关门不让进还不是怕有人偷东西嘛。你又不偷,偷了也没用,况且这地方你觉得很熟悉不是吗?说不定是你家呢,进去一下不会遭天谴的啦。”
一期一振还是有点犹豫的样子,鹤丸叹口气,摊开手:“就算我答应帮你找回来记忆了,也得你自己想起来嘛。太依赖我会爱上我的哟北鼻!”
最后一句显然是开玩笑,但真的接受到来自同龄同性幽灵的鄙视眼神,就算是鹤丸国永也会感到受伤。
玩笑归玩笑,鹤丸说得还是很有道理的。于是一期一振非常认真地对着店门鞠了一躬:“那么,非常抱歉,我打扰了。”

幽灵穿门而入飘进了店里,剩鹤丸自己在门口享受盛夏的大太阳。雪糕吃完了,他无聊地咬着雪糕棍,压榨最后一口甜味。
“是来找这家店长的?”隔壁的店门里钻出一个扎着短马尾的少年,眼角一颗泪痣很有特点。
“哦哦,抱歉,打扰你们了嘛?”鹤丸赶忙站直,拍拍身上的灰,退开两步去看隔壁店的招牌。
隔壁是装修得很可爱的蛋糕店,看板上浅葱的底色非常淡雅,落地窗里挂着雪白的窗帘,地上摆了一排各色的秋海棠,看起来像糖果一样甜美,名字却很奇怪地叫做“诚”。鹤丸决定不吐槽这点,只看着店里钻出来的少年。
“桐屋的店长最近不在哟。”少年眨眨眼,“我想想……有两三个星期了吧。他走之前也没告诉过街坊们什么时候回来,所以抱歉啦,来得不是时候呢。”
“两三个星期吗……”复述一遍少年的话,灵异侦探点点头,“原来如此,那可真不是时候。”他看了看店里,一期一振似乎在对什么东西好奇,恐怕一时还出不来,于是鹤丸决定再跟少年多聊一会儿,“那么……能告诉我他的号码嘛?我有点急事,想和他直接联系啊。”
少年摇摇头摊摊手:“他看着年纪不大,可简直是个老头子。抱歉,他没有手机,我们也只知道他店里的电话。所以现在,喏。”少年抬下巴指了指桐屋紧锁的店门,“我们也不知道怎么找他。”
啊,这可是真麻烦了。

鹤丸转头看向紧锁的店门,一期一振还待在柜台前,似乎被什么东西吸引住,根本无心在意其他事。幽灵的身影在阴暗的室内清晰了许多,于是鹤丸终于能看清他奇特的发色和端正的站姿,还有雪白的和服。
看起来跟自己年纪差不多,就这么死了,真可惜啊。鹤丸接触过不少死人,绝大多数都对死亡抱着遗憾。
死人有死人的便利,而世界却是属于活人的舞台。当无数男女老少的躯体归于尘土,名为生命的粘合剂失效,行走世间数十年的灵魂漂浮在天地之间,茫然地看着这个与自己无关的世界,堵在心口的什么样的情绪呢?鹤丸也说不清楚。
虽然对鹤丸国永来说,死亡早就不再神秘,但是看着一期一振,他想了想,觉得还是不想死。像一只居无定所的野猫一样在世间流浪,没有归处,没有去向,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但是还要这样一味地存在下去,一味地死着。
所以鹤丸国永他知道,哀莫大于心死。

少年看着鹤丸貌似深沉的表情,又看了看大太阳,拍拍鹤丸的肩膀。
“天气挺热的,要不要来我家坐一会儿吹吹空调?”
“哦?”反正一期一振看起来一时半会也不会挪地方,鹤丸吐出雪糕棍笑了,“那我就不客气打扰啦。”

最后,鹤丸也不知道他到底在隔壁唠了多久,不过他确定,一期一振刚回到他身边他立刻就感觉到了,即使这个幽灵来得毫无声息。于是鹤丸找了个托辞,告别了活泼的少年,领着一期一振回到人来人往的街头。
阳光已经开始西斜,气温也低了一些,比起正午时光要舒服多了。青年跟在他身后,仍然像一只乖巧的风筝,表情却有些惆怅。
“想起什么了?”
一期一振摇摇头:“没有,但是我确定我认识那里,感觉很怀念,很想留在那……”
啊啊,所以他才会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换成活人来理解的话,就是有家又回不去的感受吧。鹤丸觉得自己应该拍拍他的肩膀什么的,但是他的手实在碰不到那双透明的肩膀。
“也是好事啦。”鹤丸努力笑起来,试图调动一期一振的情绪,“我们的努力向前迈进了一步,不是吗?”
惆怅没有这么容易就能消除的,但是一期一振很懂事地跟着他笑了:“是呢……给鹤丸先生添了这么多麻烦,真是……不知道怎样才能报答您……”
“那就……要是有人想害我,提前告诉我一声,我好准备逃跑。这样就行啦。”
一期一振又露出了有点呆的表情:“可是我如果真的转世去了……不就找不到您了么?到时候就帮不了您了啊。”
鹤丸只哈哈笑着:“哈哈哈,那就当你这辈子欠我一个人情好啦,听起来超浪漫吧?”
“请您别开玩笑了。”
“好的好的,嘿嘿。”看到露出一点责备的意思,鹤丸挠了挠后脑勺,“那我们说回正事吧!”他又打开了小本子,指着新加上的几行给一期一振看,“隔壁店打工的男孩跟我说的,虽然不知道那家老店的店主是谁,不过他偶尔听说过那个店主住在这一带,”他用指甲在一行地址下面划了一道,“总之我们先找过去吧。既然长得这么让人印象深刻,估计会很好打听到。”
一期一振飘在他旁边,探着头反复看了几遍地址,含糊地嗯了几声,嘴唇动了动,好像说了几个字。
一只乌鸦从垃圾桶边上飞起来,嘎嘎叫着,盖住了幽灵的声音。
“你说什么?”鹤丸问。
“不,没什么……”一期一振却迟疑了,“只是觉得这个地方有点熟悉……”
只是有点熟悉而已吗?一期一振的眼神跟刚刚已经有些不一样了。
“想起什么了?”
鹤丸试探着问,一期一振却沉默了很久。
既然对方不想说,也不应该逼问,不过现在可是一期一振有求于鹤丸国永的时候,彼此隐瞒绝对不是上策。所以他停下了脚步,转头看着逐渐泛黄的天光中,愈发清晰的身影。
“想起什么就告诉我吧。”鹤丸又重复了一遍。
于是一期一振飘在他对面,像犯错的小孩一样垂下了头。
“……我们去到那里之后再说,好吗?”
乌鸦在电线杆上落了一排,像是杂乱的音符,在逐渐泛黄的天光中合唱。

于是鹤丸知道一期一振为什么不回答他了。
他们从天色昏黄走到日薄西山,一路打听着“有没有一个长得特别好看的男人住在这一带”,结果却指向了这里。
这一带的房子看上去要高级不少,古老的房子也很多。洋式的和式的建筑宽敞地排排站开,望着夕阳。而鹤丸领着一期一振,穿过一排排漂亮的小洋楼,最后的目标却与这景致格格不入。
临时工事铁板遮挡的一片废墟。
“这里原来是一栋洋馆哦。”住在附近的长发青年把他们领到这里,语调轻佻,满面微笑,“这里住的是粟田口一家,大半个月之前房子着了火,整个都烧塌了,警方说原因是煤气管道老化,也是够倒霉的呢。”
鹤丸看着一片废墟,一期一振静静飘在他身后,都是一动不动。
“那……这家人怎么样了?”鹤丸发问,旁边的长发男子懒洋洋点了点头。
“据说是都跑出来了,应该是都没事的吧。我上个礼拜出差回来,听说有几个孩子受伤住院了,本来想去探望一下,结果医院说他们都已经出院了。”男子笑了起来,嘴角的弧度有些妖异味道,“所以说,虽然房子烧成这样很糟糕,但是全家人都平安,放心吧。”
所以这里,是一期一振的家?
鹤丸有点懵,追了半天,他的家已经烧得没影了。
长发男人笑嘻嘻地现在他旁边,鹤丸不能转过头去看一期一振的表情。但是,如果没出人命的话……
一期一振是怎么回事?
“那……那这家人现在住在哪?”
不论如何,这是一条重要的线索。清理一下思绪,鹤丸又发问了。
长发男人托着下巴思考一下:“这家孩子很多,现在好像是分散在好几个亲戚家里借住吧……啊,不过哦,”他想起什么似的,笑着打了个指响,“你们问的那个男人他并不是这家人哦。”
“诶?”
状况越来越复杂了。鹤丸盯着一片黑漆漆的残骸,努力开动他自诩侦探的头脑思考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一脸笑意的男人对他摊摊手,并没有留给他自己动脑子的机会。
“那个男人是经常往这跑没错,不过基本不会在这留宿哦,他住别的地方。”

很顺利,也有点难办,先从哪里下手呢?鹤丸托着下巴看着废墟。从亲人那里打听自然是最稳妥的,不过他个人来说也实在很在意那个神秘的店长是一期一振什么人。而且……他稍微转过眼睛,看着一旁的一期一振。
夕阳西下,逢魔之时,青年一身雪白和服,身影仍然透明得仿佛要消失掉。
他不是没死么?那,他亲眼所见的这个幽灵是什么?鹤丸国永可能第一次怀疑自己的能力到底是不是真的。
不不不,一个好侦探不能老怀疑委托人。自封的灵异侦探先生深叹一口气。也许是出院之后去世了呢?虽然总盼着人死不太好,但是现在的情况下是他没死才比较怪异吧。
总之不能再在这里纠结了。鹤丸想了想,正准备询问长发青年知不知道粟田口家其他人的住处,青年却笑眯眯开口了。
“你们想去见那个男的么?我知道他住哪哟,离这里不远,就在我家附近。”
“嗯?诶?”鹤丸呆了一下,“啊,那就拜托你了?”
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但是愣这么一下的功夫,那点违和感的小火花就消失了。

如果说刚才那片地区还是高级的民宅,这一带就可以叫贵族别墅区了。
房子越来越大,庭院也越来越大,古老的建筑压倒性地居多,鹤丸都有点不敢往前走了,尤其是长发青年随手指向一处写着“青江”名牌的房子说那是他家之后。
“没什么好紧张的,生前住得再大,死后还不都是一样的嘛。”
好像正常人不会这么安慰人,不过鹤丸还是有点紧张。换做平时的话,他应该是兴奋跳跃个不停才对,但是今天情况有点不对。
现在是逢魔之时,富人区里活人少,各家也做得是把幽灵驱赶到街道上的格局,所以,在这里碰到什么有恶意的家伙的话,基本上没有地方可逃。
“是啊,说的也是。”
而且身边这个幽灵看上去也不太靠得住的样子。鹤丸转头看看一期一振,身份成谜的幽灵青年正在四处张望,并不像慌张,倒像是在找什么。
难道他恢复记忆了?
“莫非是觉得这里很熟悉?”
开口的并不是鹤丸,而是青江。
鹤丸这才想起来刚刚的违和感是什么。
“你,你能……?”
“您能看到我?”一期一振也呆了。
自称青江的青年笑嘻嘻转过头来,比划了一下他自己家的方向。鹤丸和一期一振转头看过去,夕阳下高墙里,只能看到几颗松柏探出墙头。青江在他们的震惊还没消散之前,就开口说话了。
“不要小看灵媒世家的青江一族啊。”

事已至此,鹤丸只觉得自己被耍了。青江正走在他前面,跟一期一振相谈甚欢。
“嗯,原来如此,什么都不记得了嘛。”
“是的,所以……所以我才拜托鹤丸先生帮我找回记忆。”
一期一振转过头来看他,一脸抱歉的样子倒是有点可怜。鹤丸释然地笑了,加快步子,钻进一人一鬼中间。
“我在隔壁区发现他的,好像是他自己漫无目的晃过去的,连自己死后最开始苏醒的地方在哪里也不记得了,症状很厉害啊。”
既然要帮一期一振的话,这会儿不是计较自己有没有被耍的时候吧。鹤丸一瞬间觉得自己特别大度。
“原来如此……”青江笑着摸摸下巴,“那,这位嗯……鹤丸先生,为什么想要帮助一个素味平生的幽灵呢?”
鹤丸也笑了:“反正没有别的事做,给自己积点德不是挺好的嘛。”
“哦——”青江拖了个暧昧的长音,不再深究这个话题,而是抬起头,指向前面另一处和式的高墙,“你们找的人,就住在那边了。”
鹤丸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又是一处和式的大宅子。青江家的院墙朴实素雅,这家的院墙则多了些精致。一丛绿竹露出脑袋,衬着旁边几棵高大的银杏,高低起伏,错落有致。待走到眼前,鹤丸远远就看到了门牌上的名字。
“……三条?”
“嗯,你们要找的那个人,住这里。”
鹤丸不禁咋舌。三条的名字他知道,有名的大家族,只是没想到一期一振跟三条会有关系。他犹豫了,鹤丸国永还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这个胆子敲开三条家的门,而在他犹豫的时候,一期一振已经迫不及待地飘到了大门前,似乎很激动。
“等一下。”青江却拍拍鹤丸的肩膀,“一期一振从这里进去吧,我和鹤丸要绕到侧门去才行。三条正门平日不开,我们在这待久了要被当做可疑人物的哟。”
听青江这么说,鹤丸还很纳闷,一期一振就已经先开口问了。
“那,我和您二位一起从侧门走,不行么?”
青江笑着摇了摇头。
“不行哟,虽然和你聊天也挺开心的,但是你要走正门才行。原因暂时不能说,不过你也觉得这里很熟悉,是吧?”
一期一振点点头,眼神却不舍地看着鹤丸。
这种眼神,鹤丸很熟悉。那些幽灵啊,最后总是会用这种眼神看他。为什么?因为不管时间多么短暂,鹤丸都曾经是他们和活人的世界唯一的纽带。
所以那些半透明的男女老少在最后的最后,总是用那种眼神看着鹤丸。不舍,感谢,不安,复杂得难以言喻,又温暖到无法表达。
“去吧。”跟每一次一样,鹤丸招了招手。
很奇怪,几秒钟之前,他还觉得这里只是中途经停的站点,突然间,一期一振的眼神却对他说,这里已经是终点了。
“……那……我先进去了。谢谢您的照顾。”一期一振对他摆了摆手。他回着头,眼睛仍然看着鹤丸,身体却慢慢飘进了大门里,消失不见了。
鹤丸盯着大门,沉默了一阵子。直到青江打破沉默。
“走吧。”长发男子笑嘻嘻地看着他,“不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嘛?”

青江领着鹤丸,沿着院墙走进了一条小路。
“你要跟我说什么?”
一期一振不在旁边,鹤丸倒是轻松了一些,说话的语气也没刚才那么客气了。青江倒是完全不在意,指了指前边。
“那个男人现在住在那里,靠近十字路口的二层仓库阁楼上。”
住在仓库里?鹤丸眯起眼睛,用力看了看前面的阁楼。看上去很老的建筑,只有一扇窗户和几个小通风口,住在那里,想来很不舒服吧。
“那个男人的名字叫三日月宗近。”青江又指了指院子,“三条家的前任当家。”
“……前任?”
听之前男护士的形容,男人明明应该挺年轻的,怎么就前任了?大家族真是怪事多啊。
“比起地位他选择了另一个男人,所以他辞去了当家的职位。简单说来就是这么回事吧。”青江轻描淡写地说,“于是前任当家搬出了三条家,住在外面。”
“但你说他住这里哦。”鹤丸看了看越来越近的阁楼,皱起眉毛。
“接下来才是正题呢。”
青江走在前面,阁楼已经离得不远了,能看到二楼的窗户打开,一个男人靠在窗台上发呆。
“三日月选择的那个人就是一期一振。”
果然。
“所以前几天一期一振出事,人手不足可能没有人照顾,三日月一听到消息就去接他了。但是他在外面租的房子住不进两个人。”
“所以就住仓库?那还不如住医院呢,虽然是很花钱。”
鹤丸随口吐槽道。青江却笑了。
“因为一期一振根本就没受伤啊。”
“没受伤?”
连伤都没受,那今天跟着他飘了一路的到底是谁?
“一期一振从火场里带出两个弟弟以后,就再也没醒过来。”
这个表述方法,听起来很像是死了,再仔细想想,鹤丸终于明白了。
“……所以,一期一振昏迷不醒,是因为生魂受刺激飞出去了……?”
“三日月找一期一振的生魂找了很久了。”青江点点头笑了,“啊,住仓库可不是因为本家不容他,再怎么也是前任家主,在家里还是有地位的嘛。住在仓库里只是为了方便生魂回家的布置而已。”
“……你怎么知道……”
鹤丸停下了脚步。仓库很近了,但是他停下了步子。
“因为正是在下随家兄布的阵。”
青江也停下步子,转头看着他,眯眼笑了。

完蛋,进了灵媒的局了。鹤丸国永脚底有点发软,向后挪了挪步子。
“……让那家伙从正门走,是因为……”
“三条家的规矩,自家人才能从正门入。而且啊,走正门,才能受到三条家格局的守护哦。”
青江却转过身来,伸手摸了一下三条家的墙壁,凭空抽出一把胁差。
“……你要杀了我?”鹤丸压低身体,缓缓后退,“我可不归你们这些人的规矩管……”
“我知道哟,你不是人类。”青江笑着,却举起了刀。
鹤丸想转身逃走,青江的步子却比他快得多。灵异侦探先生吓得举起手护住头,却并没有感受到想象中的剧痛。只有一阵风掠过,而后是无声的嘶吼在他身后炸裂。
“报恩白鹤是很温和的妖怪,我当然不会伤害你啦。”青江的刀尖还带着一缕黑烟。他甩甩刀子,又用与拔刀时同样奇特的手法把刀插回了的三条家墙壁里,了无痕迹,“不过刚刚跟在你身后那位可就没那么可爱了。”
背后一股凉意。果然是夕阳西下,逢魔之时啊。鹤丸这才感觉冷汗在往下淌。
“大恩不言谢,不过……什么时候发现我不是人类的?”
青江歪歪头:“一开始就发现了。在这一带徘徊的妖怪在业界都有记录哟。音像店的那位、医院的那位、还有面包店的那位,我们都知道。你可别觉得自己逃掉了。”
真是赢不了灵媒,鹤丸叹口气。对方既然不打算加害,那么这里也就没自己什么事了,灵异侦探报恩白鹤先生管不了后续,他该走人了。
“不过,我是很好奇的是,一期一振怎么会出现在报恩白鹤眼前的呢?”
青江看着鹤丸,眼神里的困惑亦真亦假,鹤丸也懒得揣测,摊摊手摇摇头。
“不知道。我们只管达成愿望,报恩报仇,维持因果循环,管不了是谁的恩将谁的仇报。这世界本来就是这么爱吓人一跳。”
他呲牙笑起来,真诚得不得了。
“是吗。”青江好像接受了,微笑着点点头,转过身,“这次多谢白鹤先生了。我来带您离开这里,下次来玩的时候,可记得让开逢魔之时。”
“哦,谢啦谢啦!”

为什么会出现在鹤丸眼前呢。白鹤抬头看着无边烈火般鲜红的晚霞,金色的眼睛被映做橙红。
莫非……
算了,谁知道呢。
乌鸦嘎嘎叫着,从仓库上飞走,消失在余晖里。



评论 ( 4 )
热度 ( 49 )

© 胡思乱想的纸壳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