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喂狗,狗不吃只好捡回来
内心是个无洁癖无下限的人,只是爬墙动作太慢容易被卡住

【圣杯战争pa的脑洞】只有基本设定,连大纲都没有

我想说没有指定西皮可随意脑补,但是又不能不承认有317私心,但是又不觉得这俩在这里算西皮。
脑挺长时间了,但是肯定不会写,因为好长不想搞。
时间轴混乱的别较真我根本就没整理时间轴【】
不想黑谁不过圣杯战争的真谛就是没有人是无辜的所有人都要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反派发言】
眼下看来超级有fsn既视感,确实很多设定和剧情参考了fsn的剧情和设定。然而我又不想改剧情改设定改改改好麻烦哦,就放一下大家看一眼就好了。
反正fate本来就是官方同人填满了世界观,世界观同学犹如脱缰的野狗奔驰在大草原【】
所以反正是这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啥tag也不打了大家爱看就看吧

以上,来自一个掉进黑圣杯变成avenger来报社的作者







berserker
萤丸是御主明石强制召唤出来的。明石是普通的宅男,召唤方法是从网上找的。他并不想赢得战争,只是想复活最近去世的弟弟而已。由于萤丸本身并没有被召唤的资格,所以被动狂化,并缩成小孩子的样子,作为不成型的berserker战力打了折扣,依靠宝具的能力躲过了很多次追杀。由于是违规召唤,最后被ruler亲手解决掉了。明石消耗掉剩下全部的令咒试图重新召唤,却再也没得到回应。因为萤丸的愿望是明石没有他也能快乐地生活下去。
宝具:
万千萤火的战意:在夜间,只要有光的地方就可以召唤夜光为自身疗伤。
沉眠深海之祈愿:战死时发动,为御主增加一道令咒。

caster
鹤丸国永的愿望是想要一个充满惊喜的世界,无论什么惊喜都可以。他喜欢战斗却讨厌战争。而与此同时,魔法师世家出身的御主一期一振却满脑子家族荣耀,只想认真战斗。主从两个没法好好配合。鹤丸觉得这样的御主很无聊,于是暗中与监视者勾结脱离了一期一振,代替监视者在整个战争中搅混水。一期一振向监视者申诉未果,被夺走令咒失去御主资格。最后的混战中,鹤丸眼看着一期一振掉进火海烧死,终于意识到自己并不想要这种惊喜,于是放出固有结界,与一期一振交换了生死,之后就消失了。
宝具:
人生需要惊吓:预测未来666秒内最大概率可能出现的事件
固有结界:
欢迎来到墓地:对军宝具。创造一个生死颠倒的空间,一个死者与生者可以等价交换的世界。

assassin
御主岩融并没有什么迫切的愿望,召唤从者只想一试身手。从者今剑的愿望则是到最后都能跟主人在一起。二人靠着今剑的宝具躲过了多次袭击,然而在被lancer的宝具刺穿了空间之后,又遭遇了rider和acher的联手进攻,最后今剑和岩融手拉手从桥上掉下去,魔力反应彻底消失。
宝具:
现世幻想乡:由从者发动,御主开启,只有主从两人才能进入的结界。

lancer
御手杵和御主大狸子共同的愿望都是能够作为战士真正地战斗,两人到最后都在一起单纯痛快地享受着战斗。在遭遇战中用宝具刺穿了今剑的结界。由于杵子的宝具刺穿今剑结界留下的痕迹与saber组御主遇害现场的痕迹相似,他们受到了saber组的追杀,最后败北。
宝具:
超级无敌穿刺:对城宝具。致命一击,从概念上刺穿一切阻挡长枪的物体。

rider
长谷部完全主命至上,刚被召唤出来就听从了厌恶争斗的原御主宗三的命令,转给了另一位御主,并为之不惜与前主刀剑相向战斗到最后一刻。
宝具:
“忠诚”:长谷部的忠诚具象化而成的战马。由于是概念凝成的宝具,召唤时不会消耗魔力。
山寺之火:对军宝具。通过魔力辨别出方圆一公里范围内所有不利于主人的意识,并逐一抹杀。

acher
堀川国广把侍奉御主兼桑视为天职。而兼桑虽然战斗颇有天赋,对战争却并不怎么擅长,所以经常跑去和监视者商量对策。被策动袭击了assassin组和saber组。按照监视者的建议,他们把袭击saber组时现场留下的弓箭刺痕伪装成长枪刺痕,嫁祸给lancer组。在战争最后的大混战中,堀川使用宝具过后引发了大火,幸存的参与者几乎全灭,本该取得胜利,却不曾想鹤丸的宝具预测到了这段未来,于是鹤丸躲过堀川的宝具,偷袭堀川并致其消失。兼桑与鹤丸僵持两个回合逃脱,跑去质问监视者,对方敷衍几句便收回了兼桑的令咒,把他独自丢在火海中的教堂里。
宝具:
旧秩序的荣光:对军宝具。召唤枪炮对整个地面进行魔力轰炸,对半径约三公里范围内拥有魔法回路的个体造成巨大伤害,但七十二小时之内只能使用一次。

saber
江雪厌恶战斗,与少不更事又有血缘关系的御主小夜固守在魔法工坊。而小夜出门买东西的时候被暗杀,江雪与小夜分别多年的兄长宗三重新结下契约宣誓复仇。在击败lancer组后他们发现事情不对,随后受到rider的反复袭击,意识到监视者可能图谋不轨,开始调查战争背后的真相。期间结识了本应该失去御主资格的一期一振,邀请其一起探寻真相。最后混战中江雪为了保护宗三耗尽魔力而消失。
宝具:
此身乃救世之剑:以魔力编织一张剑网,不具备进攻性,但剑网之内的事物将受到绝对保护。
此世乃无间阿鼻:对军宝具。守护的剑网化作千万利刃,无差别攻击视线所及的一切事物。若这世间已是阿鼻,必有人将其修至正轨。

监视者
莺丸,acher组的背后指使者,长谷部的第二个御主,与鹤丸一拍即合。上次战争幸存的御主,目的是完全彻底地复活上次的从者你造谁。萤丸的召唤是莺丸的实验。最后在ruler的裁决中消失,消失之后究竟去向了何方ruler却保持沉默。

ruler
三日月宗近,特殊召唤出来维持战争事态的特殊职介,并不是由某个御主特地召唤的。降临于世后,原本是由其血亲小狐丸做临时御主,但由于血缘关系太近,而小狐丸本身作为侍奉神明的神官,其神性魔法与三日月的魔法并不合拍,严重影响了三日月本身魔力的纯度。在与萤丸一战之后,三日月不得不寻找新的魔力供给。此时结识了从监视者手中逃脱的一期一振,并重新缔结契约。最后一战结束,三日月自人间消失之前与复活后失去记忆的一期一振单方面相约英灵殿再见。
宝具:
新月天平:对人宝具。将对方的一生置于天平上称重,称量结果得出的瞬间将决定对方的一生最后的结果。


评论 ( 12 )
热度 ( 26 )

© 胡思乱想的纸壳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