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喂狗,狗不吃只好捡回来
内心是个无洁癖无下限的人,只是爬墙动作太慢容易被卡住

【练笔】百鬼的花魁道中

算是还个愿?很久之前玩语C的时候写过一次花魁道中,现在想想写得不好,不满足啊,重新写一个。不过这个写得也没多好【】

原型是317,不过没提名字又没有明显描写又是架空,tag就不打了。

总之是一个描写练习。当粮吃也没关系……


================================


水泥森林灯红酒绿,大大小小的灯箱挂在外墙上,闪烁着暧昧的词句。西装革履的男人或者搔首弄姿的女子在阴影中伺机而动,身后的看板上,一张张照片,一段段自我介绍惹人浮想联翩。

月上中天,新月从屋檐和电线中间露出头,向着喧嚣的大地微笑。

一阵迷雾凭空从街道一头涌起,飘向街道的另一头。街道上的常客嗅了嗅这潮气,识趣地转身,缩回混凝土外壳里安静地等待。野猫蜷缩在垃圾桶盖上,瞳孔扩散成一片黑夜,凝视着夜雾。

一声听不懂的号子从浓雾中传来,敲碎了机车轰鸣和人声杂碎。

浓雾中浮现出重重怪影。有个子特别高的,似乎长着牛头,走在最前面吹着笛子。有个子特别矮的,拖着长长的尾巴,跟在后面持着手杖,发出一串串铃响。

妖魔鬼怪穿行在混凝土建筑中间,诡秘妖异。

在这百鬼夜行中间,有一个人影头上打着伞,一步一停,身影一起一落。

定睛看去,左右两个长着翅膀的影子正扶着那个人。看身高似是男子,看身形,却只看出那身衣装重叠厚重,似乎是……

人影且行且停,悄无声息。姿态如金鱼游水,优雅从容。

近了,近了。妖异的曲调越来越清晰,那浓雾中翩翩畅游的金鱼也越来越清晰。看得到衣装上金光闪闪的纹路,看得到修长的颈子,一头浅色的长发盘成发簪,点缀着繁杂的首饰。

啊,百鬼的花魁道中。

浓雾藏住了那双金黄的眸子,璀璨而冷漠。

队列从风俗店招牌前略过,鼓声笛声和铃声传到之处,音响鸦雀无声。他们走向街道的另一头,谁也不敢阻挡,谁也不能阻挡。

倏地,花魁的发簪散开了。左右的怪影扑棱着翅膀,一件件摘下梳子簪子,放任发丝在夜雾里安静地披散。

那金鱼般的步子仍然有条不紊。

打卦滑了下来,华丽的缎面像是金鱼的尾巴撒在地上。带松开了,零散在一边。花魁身上的料子在一件件滑落,再被后面的怪影收走。

道路的另一头,一个人影悄无声息浮现在黑夜里。

花魁的身体暴露在空气里,男性的身材一览无余,仍旧像一条优雅的金鱼,一步一划,慢慢地走过去。

人影纹丝不动。

街道变得寂静无声。

怪影们止步了。只剩下赤裸的金鱼向前一步一划,一步一划,向前慢慢走着,优雅而艰难。

只剩数米的路程犹如天边一样遥远。

人影站在原地不动,默默地抬起了手。

金鱼也抬起手,脚下仍然一步一划,一步一划。

一步,一步。

一步,一步。

一步,一步。

一步一步地接近了。

两只手搭在一起。

两个人影搂在了一起。

一阵狂风凭空吹来,浓雾一扫而空。灯箱闪烁几下,音响又开始播放煽情的音乐。

男男女女重新走上了街头,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

水泥森林灯红酒绿,暧昧的看板,忙碌的行人。

一如既往。


评论 ( 1 )
热度 ( 10 )

© 胡思乱想的纸壳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