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喂狗,狗不吃只好捡回来
内心是个无洁癖无下限的人,只是爬墙动作太慢容易被卡住

【#三日一期#】深空之上(19)【科幻+克苏鲁paro】

1.三日一期之外所有西皮不盖章,欢迎自由脑补

2.科幻+克苏鲁=并不是纯正科幻也并不是纯正克苏鲁,原创味很重。

3.克苏鲁邪神在处理上比较偏向于“怪物”,请不要完全带入原作或游戏规则思考

4.作者是个物理考过25的大脑没有回沟的妹子,所以瞎编的科学原理请不要信,那只是毫无意义的装逼而已

5.全篇完全没有黑任何角色的意思,不解释

6.哪怕热度只有0我也要搞完这篇,就是这么任性

7.克苏鲁从来没有完美结局,追下去请慎重

前篇见:1 2 3 4 5 6 7 8 9 番外1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首先我一周目通关啦!成为了第N个阿罗拉第一位冠军!二周目愉快地收图鉴,哎嘿,哎嘿嘿……FC:3067-4421-8180欢迎来加,我XY朋友园地貌似有百变怪

咳咳,广告打完了,本章说好的双大佬专场,不过还是给爷爷哥哥也带上了,非常好莱坞的一章,根本就没有什么科学,根本没有【】

有一位串场的变态,就这么一集以后再没他事儿了,我就是产粮祈愿而已咩嘿

嗯终于在tag里出现了,lo现在是什么毛病……



===============================

一架飞机飞过十公里并不需要多长时间。童子切拉过一旁绑成一团的飞行员,把塞在他嘴里的毛巾扯了出来。

“你都听到了,对吧。”

飞行员猛点头。

“那么现在这里有一道选择题。”说着,童子切从后腰摸出一把原始的小手枪,在手心里转了一圈,“最好别指望它在这里发挥失常。”

枪口顶在了可怜的驾驶员头上,完全是恶人角色的持枪者看着驾驶员扭曲的表情,冷声警告。

“保证你后半路都老实呆着别动,或者后半辈子都别动。选一个。”

飞行员点点头,童子切又把他扔回了角落里,根本没想到这个路人角色还有胆量跟自己搭话。

“这位,嗯……鬼切先生?”

他的声音有点轻浮,听不出慌张。童子切不讨厌这样有胆量的人,所以他转过头去,打量着被五花大绑的家伙。

“怎么了?”

“您如果需要高空跳机的话,我想,两架飞机共同配合非常重要。”

“所以?”

“您一定会需要我来帮忙的吧。”

施害者和受害者表情都非常冷静。童子切意外地对这位三日月的属下有了兴趣,心下盘算一番,决定听听对方要说什么。

“我怎么相信你会帮忙呢?”

话语间,飞机已经开始转弯,预备返航了。离心力拽得两人朝一侧倾倒,向着三条舰队的空母返回。每一秒都很宝贵。

“于我的立场上,帮助您对我自身是有好处的,所以您不必怀疑我。非常抱歉可以请您帮我把眼镜拿过来吗?在驾驶席边上的小盒子里。”

童子切一边盯着这个可疑的飞行员,一边摸索到了那个小盒子。打开,审视一番,确认没有什么机关,才帮忙给这个家伙带上。

“非常感谢,嗯……感觉好多了。”男人看着童子切的脸,竟然泛起了红晕,“您捆绑的手法真是太精湛了。”

“我看到眼镜上的雕花了。”童子切倒是对他莫名其妙的举止不为所动,“你是……”

“初次见面,承蒙您关照了。在下本名龟甲贞宗,是相州的人。”

 

出租车飞奔在公路上,一路平静得要命,途径几处关卡都没有受到阻拦,这么顺利反而让一期一振惴惴不安。所有的守备军似乎都凭空消失了,只剩下零散的路障横在原地,任他们撞飞也没有任何回应。究其原因,一期一振只能联想到附近山林里不时传来的那些咆哮声,时远时近,抓得人心里难受。

很快就到城区了,路上会变得更加平静,但不详的感觉就是徘徊不去。是因为一路太顺利了,还是因为靠近了盛怒中的妖怪呢,无论哪一种原因,一期一振都不敢说自己现在精神状态很好,也不敢说他真的有勇气再次进入那座山,只是事到临头,他对自己发誓不会打退堂鼓。

“一期。”三日月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舒服么?”

“不,没关系。”一期一振笑着伸出手,轻轻搭在三日月的手上,“这次真的没问题了。”

“既然你这么说的话。”

莺丸看着他们两个,笑着摇了摇头:“辛苦你们两个了,蜜月期过得这么惨烈。”

旁边的一期一振有点尴尬地转开头,三日月却大大方方笑了出来。

“哈哈哈,是啊是啊。等事情告一段落,我得好好赔一场婚礼,加上蜜月旅行。”

“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吧!”

一期一振赶快埋住脸,给后座两个老不羞留了个通红的耳根。三日月心里痒痒,忍不住伸手逗弄一下,惹得一期一振小动物似的甩了甩头。

“我想想,婚礼要请谁好呢?”

“这个话题就适可而止吧!”

但是三日月好像很有兴致,仍然自顾自念叨着:“其实我宴请名单都准备得差不多啦。鬼丸肯定要来吧,备州的请柬都准备上了,相州的熟人们也要请来几个,还有……啊,说起来那家伙该到了吧,哎呀真是对不住他,本来说好来参加婚礼,结果搞砸了,哈哈哈。”

“那家伙……是?”

莺丸和一期一振同时看向三日月,被盯着的主人公笑眯眯地一言不发。

 

“原来如此,是三日月的意思啊。”

童子切背好了降落伞,蹲在一边,看着龟甲贞宗摆弄那些复杂的按钮,把飞机从自动改为手动,降低速度,提升高度,在雷达上观察目标。

“大概是您所在的地方还没列进名单吧,人类联盟说是决定要整合开拓地,所以三日月宗近阁下从很久之前就开始和外星系联合了。在下是,嗯……所谓的交换生吧。”

联合,明面上是搞外交关系,实际是从外星系搜罗可用的人才,作为驱逐鞍马山的棋子么?这个龟甲贞宗大概也是个类似双面间谍的角色了。童子切安纲心里明镜似的,却不直说。他知道那个三日月最擅长留后手,这个龟甲,说不定也只是他棋盘上一枚可有可无的弃子,童子切叹口气,不敢揣测老战友的心思。

倒也是,他也揣测不起了。三日月也好,鬼丸也好,退隐的数珠丸和大典太也好,现在都比他还要大了。当年来伯耆的时候明明还是一群被吓得要哭的小兵蛋子,转眼过去,却只剩自己仍然年轻。

本来以为至少这次能赶上旧友的婚礼呢……算了,能帮上忙也就不枉当年的生死交情,送他个大礼当新婚贺喜吧。

 

“这里是鬼丸,收到请回话。”

“这里是鬼切,请讲。”

童子切报上代号,对面回了话。

“驱逐舰已经进入你的雷达范围,请做好准备。”

“收到,放心。还有……”童子切说了一半,难得地停了一下。对面也不慌张,就那么安静地等着。

“还有,”似乎是在整理思绪,过了几秒,他继续说了下去,“你可别让我死在你前面。”

“老不死的,废话这么多。”

对面毫无感情地骂了回来,童子切这才笑了,敲敲龟甲的肩膀,让他打开舱门。

“我准备好了。”

“请您路上小心。”

 

一艘飞船逐渐靠近了侦察机,围着飞机转了几个圈,调整好角度,最终在下后方十几米的距离处,达成了与侦察机平行的飞行路线。

“遥控飞机玩得真不赖啊。”

五条舰队被排出围剿三日月的连队,此时被迫全体停驻在轨道站,只有刚刚下降时的几艘飞船成功混了进去。现在,船员多半都回到了五条在轨道上的驻地待命,而旗舰的舰桥上,只剩下鹤丸和鬼丸还在留守。

鬼丸稳稳调节着上千公里外的舰船,对鹤丸的感叹嗤之以鼻:“我这么说你大概不相信,但是鸣狐设计的每一艘无人机我都是第一个测试者。”

听了他的回答,鹤丸毫不吝啬自己惊讶的表情,夸张地瞪大了眼睛:“在镰仓那个天天沙尘暴的地面上?”

“对,在镰仓地面上。”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难怪这两个人敢设计这么要命的计划。

“不过……”

两人之间的信任,即使对童子切来说也是一年前的事了,鬼丸更是有十几年没见过老朋友了,这么可怕的计划,真的能成功吗?

“你不怕害死他?”

他问得直白,鬼丸也答得爽快:

“怕。”

爽快得把人呛着了。果然和这家伙合不来啊,鹤丸摇摇头,看着屏幕上飞船的细微变化,突然期待起来了。

来吧两位老大,让我看看信任的保质期有多久。

 

事先准备了吸盘套装是对的,钻出机舱,冰凉的烈风几乎能把人瞬间扔出去,现在全靠鞋底和手套以惊人的范德华力在支撑童子切的姿势。粘性意味着行动困难,安全性和灵活性往往成反比,两者如何平衡,现在全靠使用者自己的判断了。

龟甲对这位冒险家比了个手势,然后飞机的速度逐渐降低,配合飞船,直到两者近乎相对静止。飞船那边接受了侦察机的好意,配合着风速和相对地面速度,在机身之后找出一段距离,倾斜船身,打开了舱门。

接下来就是跳出去。可惜手套不允许他摩拳擦掌,童子切现在只能按捺住心底的亢奋,调整角度,选择起跳点,避免自己被一口气卷进引擎里瞬间毙命。

“老伙计,靠你了。”

他在头盔里自言自语了一句,嘴角是向上弯的。

角度,风速,距离。

嗯,想起来了,这次可没有上次来得带劲啊,你把我空投给千舌之神那次。摔得我差点咬了舌头呢。

可别给老子忘了!

降低吸力,助跑。

起跳。

 

一瞬间,脚下是苍茫的山野,成片的绿意,邪神美丽的画皮。

全都是我们要亲手毁掉的努力。

 

哐当。

吱——

啪!

 

他摔在飞船的船体上,没能跳进舱门,吸力手套在金属外壳上摩擦了大约三米左右,终于在他略带怒气的猛拍之下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姑且是成功了第一步吧,不过现在松口气还太早了。他压低身子向前挪去,舱门仍然开着,相对刚刚的冒险,现在目标距离他近在咫尺。

没成想,猛地,飞船减速了,害得他差点被甩出去。与此同时,一片阴影笼住了童子切。他抬起头看过去,竟然是龟甲驾驶的侦察机拦在了飞船前面。

“呵,相州的家伙……”他想骂点什么,一时间找不出词。不论如何都要先进船舱,之后一切都好说。

距离越来越近,侦察机仍然挡在他们前面似乎并不准备让路。心里头对那个变态问候了几百遍,童子切终于扒到了舱门口,一个翻身把自己勾进去,手动关了舱门。

好了,接下来要考虑怎么处理前面那条挡路的……嗯!?

飞船猛地转向了。童子切现在所处的位置是调压舱,除了舱门上的舷窗之外没有任何办法确认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听到了轰鸣,紧接着身体被强大的离心力摔在了舷窗上。等他费劲地睁开眼睛瞧向窗外,他看到了一架坠毁的飞机,和红色的降落伞。

究竟发生了什么?理解这个状况并没有花费他很长时间,因为鬼丸迅速地接手了飞船的广播系统。

“快,接下来的袭击就没有人帮你挡了。”

童子切咽下一句粗口,迅速冲进空无一人的驾驶室,把自己固定在驾驶席上,扣好了安全带,用借来的ID卡获取权限。

身份确认中。

“快点快点快点……今剑那个小混蛋下手够狠的,自己人也炸。”

“是那架飞机擅自脱离航线才引起注意的。”鬼丸的声音在这里听着更清楚了,“集中精力。我负责送你去目的地,你负责好好活下去。”

“你负责送我见死神,我负责送死神去死——我更喜欢你之前那套说法。”

身份确认完毕。童子切松了口气,接手了飞船的大部分系统,这才抬起头,看着眼前的风景。

群山,血云,无尽的诅咒。

“……十多年前的事就别提了。”

听完鬼丸迟疑的回复,童子切笑了几声,终究说不出口那句话。

鬼丸,连你也老了。

 

三条境内,一棵棵参天的树居门窗禁闭,马路上空无一人。一个顽皮机灵的孩子在自己房里听到些什么,从窗口冒出头向外瞄过去,哇哇大叫起来,叫妈妈快来看。

两辆出租车超速飞奔在公路上,大批大批的机械警察紧随其后,警笛声掠过巨大的“树根”,多普勒效应把这场景无限夸大,反倒没了紧张感,只觉得像是在拍戏。

只是这年头早就不需要实景拍摄了,车里的也并不是替身演员。一辆出租车向另一辆靠拢,一个驾驶员对另一个驾驶员比划几个手势,两辆车在下一个路口分道扬镳。

“这就是警匪片吗?”

驶离主路的那辆车上,莺丸试着探头张望追兵,然后迅速地缩回头。

“景斐片是什么?”

一期一振手握方向盘,高速巡航中的车子即使转弯也毫不减速,而即使后有追兵,驾驶员还腾得出心情来问问题。三日月对一期一振的认识又刷新了。早知道鬼丸是天才级的驾驶员,没想到这技能还能传递到副官身上。

“很古老的影视艺术题材……现在也有,你平时大概不看。”三日月紧紧抓着椅背,嘴角的笑容有点僵,“很经典的场景就是……嗯,我们现在的状况。”

“原来如此,受教了。”一期一振说着,猛打了一个方向盘,在公路上强制甩头,几乎要侧翻之际,自动公路的安全系统修改了车辆周身的磁场,又强行扭转了回来,在车身平稳下来的瞬间,几个蜘蛛状的机械警察试图扑上来,而毫不减速的车子凭借动能甩开了那些一身蛮力的机器人,一头扎进另一个岔口,把密密麻麻的机械警察甩在主路上。

三日月觉得着实找回了当年被骗上战场的感觉。

他错了,彻底错了,一期一振的驾驶技术根本没有多好,根本就是野蛮。

莺丸倒是开心地吹起了口哨:“这是你平时的减压途径吗?”

“差不多吧。”

三日月认真思考了一下以后是不是都要自己亲自开车。

 

“一期……事到如今有点不好开口,那个……”

“什么事?”

“方向错了。”

“…………您不早说!”

因为不敢说啊。

话音刚落,又是一个强硬到飞起的转弯,莺丸兴奋地喊了起来,三日月则觉得一身老骨头要散架了。

机械警察还堆在道口,远远就感应到出租车掉头回来了。大蜘蛛们吱吱嘎嘎地重新堆好路障,装填上弹药守在路口,准备一进入射程就开火。

“……一期???”

一期一振这样也不减速,不早说三日月,即使是莺丸也有点傻眼了。出租车迎着一片黑洞洞直冲过去,仿佛飞蛾扑火。

“……一期!!”

“请交给我!”

再也不准他碰方向盘了,这辈子,再也,不准,他,碰,方向盘,了!

 

幸好一期一振开车虽然野蛮,倒也并不勉强。眼前的路障突然慌乱地散开重新集结,但中途就被打断了,扭曲碎裂的机械臂飞得到处都是。

莺丸又吹了个兴奋的口哨,三日月定定神再一看,不是别的,撞飞那群机械警察的正是另外的几辆无人出租车。

是陆续赶来的藤四郎们啊。三日月恍然大悟的同时也感觉十分无奈。

鬼丸驾驶技术那么好你们都不学学吗。

 

一期一振的车迅速汇入了车流。一辆辆出租车从四面八方赶来,汇成狼群般的车队,浩浩荡荡占领了公路,挤得水泄不通。

鞍马山近在咫尺了。空前狂躁的戾气在半空中盘旋,从万千血口中呼出的每一个音节都弥漫着不详。

混沌,痴愚,疯狂。而狼群正向着这座魔山飞奔。

 

“鹤丸?”

莺丸也不确定自己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呼叫鹤丸,而且旁边就是三日月和一期一振。也许是那座山的错,精神上他已经理解了那座山,可肉体还不能完全接受这样的恐惧感。不过确定的一点是,在进入最后阶段之前,他要确认每一个棋子是不是都在掌控之下。

“……嗯……嗯?嗯等一下哦!”

鹤丸那边好像有什么状况,过了一小会儿才回复他。

“怎么了?我正忙着呢。”

“没什么。我快到目的地了,你那边怎么样了?”

“哦你快到了……诶!?那你跟三日月他们在一起??”

三日月原本还在被一期一振野蛮的驾驶技术折服,偶然听到了鹤丸大喊大叫的声音,他这才转头看向莺丸。后者也是一脸无奈的表情。

“嗯,拜你所赐,他听见了。”

“哦我靠不是吧?!”

这下子更确认了。

三日月宗近的表情变得更难以形容了。莺丸反而平静下来,探过自己的手背递给三日月,不等前总司令大人质问先主动招供。

“我觉得最后关头我们不应该有任何不信任。你亲自和鹤丸说好了。量子通讯,不必担心监听。”

事到如今才这么说,莺丸却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悔意。与其说是粗枝大叶,不如说是有恃无恐。伊斯还不能读取山羊角持有者的未来,但他有的是别的办法在这里让他们功亏一篑。最差的结果,无非就是害了肉体原本的主人,而自己躲回伊斯的世界。

至于人类,本来就跟他没什么关系。

 

“三日月……长官?身体挺好的?”

鹤丸这一天受到的惊吓够多了,背后的鬼丸还在专心驾驶,护送童子切,而另一个传说级的老大三日月宗近这会儿对他的问候回以一片沉默。

“……我招供。我跟莺丸认知有个几年了,也确实给他帮过忙,但是我发誓从来没触及过三条的利益!所以我没有背叛三条!只是给朋友帮个忙!真的!”

所以他憋不住了,他讨厌三日月这种逼问,或者说,他讨厌无言的压力,像静静涨潮的大海一样浸没他,事先准备的解释看上去漏洞百出。

“鹤哟,你知道我现在的动作是什么样的嘛?”

答非所问或者问非所答的时候,三日月宗近非常可怕。

“是……是什么?”

“好像吻手礼啊,”他听见三日月含着笑意的声音,“我上一次吻一期的手,你见过的,跟那个姿势特别像,我很不开心。”

“呃……抱歉……?”琐碎小事是为了掩盖他的怒气吗?鹤丸说不准,“不过放心,我会尽力掩护你们完成目标的。真的。”

“我拭目以待。”三日月的声音听上去还是没有丝毫变化,“告诉我你背着我还搞了什么计划?”

问到这里就好答了。某种程度上鹤丸还真的松了口气,感谢三日月宗近大人现在忙到脱不开身放他一条小命。

“抱歉。预定计划的舰队都到不了了。不过我们送去了一个援兵,”说完,鹤丸笑了,“你的老战友,童子切安纲。”

短暂的沉默。

“干得好。我原谅你了。”

“哎呀哎呀,我这是逃过一劫了吗?”

听到三日月略带笑意的回答,那就是说,鹤丸押对了。前副官拍拍胸口,长长舒了口气。

莺丸的声音却有点冷:“鹤丸,童子切是从哪出来的。”

“哟,伟大种族,你也有不知道的事啊。”

中大奖了。鹤丸实在是太高兴了,原地一个打转,迈着优雅的步子推开门,回到舰桥上。鬼丸正戴着耳机忙着躲避追击飞船的枪林弹雨,根本不想分心听他说话。

“童子切是三日月请来的。对了,你读不到三日月的动作来着。不过,你对这名字是不是反应有点大?”

莺丸没有回答他,给出答案的却是三日月,而他回答的声音比刚才远了一点。

“因为童子切和鬼丸是‘弑神者’嘛。”三日月终于和盘托出,“哎呀呀,对神话生物来说,他的名字是不是有点犯忌讳呀。”

======================

顺便,今天明明是123一兄さん 日而我为什么要发大佬的章节?我也不知道啊【】

评论 ( 14 )
热度 ( 42 )

© 胡思乱想的纸壳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