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喂狗,狗不吃只好捡回来
内心是个无洁癖无下限的人,只是爬墙动作太慢容易被卡住

【#三日一期#】深空之上(15)【科幻+克苏鲁paro】

1.三日一期之外所有西皮不盖章,欢迎自由脑补

2.科幻+克苏鲁=并不是纯正科幻也并不是纯正克苏鲁,原创味很重。

3.克苏鲁邪神在处理上比较偏向于“怪物”,请不要完全带入原作或游戏规则思考

4.作者是个物理考过25的大脑没有回沟的妹子,所以瞎编的科学原理请不要信,那只是毫无意义的装逼而已

5.全篇完全没有黑任何角色的意思,不解释

6.哪怕热度只有0我也要搞完这篇,就是这么任性

7.克苏鲁从来没有完美结局,追下去请慎重

前篇见:1 2 3 4 5 6 7 8 9 番外1 10 11 12 13 14

 

本篇继续烧脑【?】信息量继续爆发中【划重点】请着重阅读头顶上的第五条【划重点】

大战一触即发中——

发了好几次都说有敏感词,我是死活没看出来哪里有问题了,连个肉渣都么有……于是找了个测试机处理一下,文内会有很多莫名其妙的码,凑合一口吧……




==================================

潜艇从水下通道进入军工厂,混凝土建筑之中空无一人,只有全自动化流水线咔嚓作响,仿佛热闹非凡。

沿着墙上的指示,三日月一行人从船坞走到车间走廊,隔着玻璃观察那些机器人热火朝天地忙个不停。一只只小圆筒从流水线上运下来,成箱地消失在厂房另一头。

“那是你前天跟我说过的小东西?”

三日月饶有兴致地看着小机器人们来来往往,似乎很想上前逗圝弄一番。莺丸喝了一口保温杯里的茶,点点头。

“嗯,骨喰的船和弹圝药都在工厂里,弹圝药改造结束就直接装填,刚刚看到应该是最后一批了吧。”

一期一振听着,刚要皱起眉头,药研在一旁扯了扯他的衣袖。

“这事儿是前天您休息的时候我们集体商议通圝过的。没有经过您的批准,非常抱歉。”

“没关系。”一期一振笑了笑,目光在周围几个人身上轮流停驻片刻,“我相信你们的判断力。”

两个孩子笑了,莺丸微微一笑,转过身继续往前走,三日月则迎着一期一振的目光走了过来。

“一期,这里交给我来解释吧。”

灯光随着一行人的前进点亮又熄灭,沉闷的隆隆声回响在密封空间里,空气干燥得过分,有种金属味,压抑感挤满了走廊,几乎透不过气来。

“这些箱子里,是拆散的暗物质反应机部件。”

一期一振皱起眉头,三日月笑笑,继续说下去:“拆成了纳米尺度的部件重组成纳米机器人,装填到骨喰的弹圝药里。机器人在达到设定条件之后会被激活,向鞍马山行进,到达目的地开始组建反应堆和虫洞干扰设备,调整虫洞的目的地。”他停了一下,“可惜的是,以目前的条件没法圝制圝作虫洞信号检测的纳米机器人,所以需要你进山找到虫洞圝口,放置机器人的集圝合目标。之后能不能全身而退,只能看你自己了。”

一期一振的眉头丝毫没有解圝开。理论上可行,实际操作上存在的问题多到数不胜数。总结到一起,他心头最大的疑问是:三日月为什么接受了这个异想天开一样的提案?

但是他没有直说:“这个系统很复杂。是军方的系统吗?还是……”

“是莺丸写的。”

三日月笑得云淡风轻,一期一振心头却更重了几分。他抬头看看莺丸的背影,思索了片刻:

“原材料是哪来的?”

“这里原本就是军工厂。”三日月却好像完全没有圝意识到一期一振想表达什么,“都是五条提圝供的。虽然赶不上镰仓,好歹也是三圝条最大的军工基圝地嘛。别看现在看到的地方不大,方圆五千公里的海床圝上都是五条的军工产业呢。”

“我且不僭越追问您为什么允许五条拥有这套设备,”一期一振转眼看向了三日月,“既然您也知道这些原材料存在于此,那么,外面的三圝条是有可能预圝测到这里在做什么的,对吗。”

但是三日月回给他了一个微笑,然后笑嘻嘻地一把拉过一期一振的手,继续向前走。

一期一振想追问,又感觉到手心里有什么东西,很凉很硬,小小的,隔着手套也有点硌手。

是那个山羊角吗?他感觉到三日月在有圝意把那东西往他手里塞。他不明白三日月要做什么,但他还是握紧了小挂件。三日月随即握紧了他的手,仿佛在嘱托些什么。

他想起来昨天晚上的对话,于是紧紧回握住三日月的手。

“没事吗?”

没想到三日月突然对他发问了。这一问,问得一期一振愣了一下,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手心里都是冷汗。

“大概是空气不太好。没事,吃过药了。”一期一振抬起头笑了笑,“也有可能是昨晚某人的错?”

“哈哈哈,那可真要怪我了。”三日月笑着,一把搂过新圝婚伴侣的肩膀,“昨晚不该缠着你的,看你精神那么好,一时忘了你还是病号呢,我的错。”

一期一振苦笑一声:“没事的,我想应该不要紧,只是有点……”

他突然停下了。

“一期?”“一期哥?”

一期一振没有回答,只是一只手扶着三日月,静静地站了一会儿。

“……哪里不舒服?”

他不会允许自己轻易在弟圝弟们面前示弱的。三日月心里猛揪了一下,有点不敢承认脑子里一闪而过的念头。

“……三……三日月……”一期一振缓缓抬起嘴唇,发出的却是游丝般的气声,“……大概……我……”

没有时间了。

轰隆隆的机械声钻进脑子里,一片重低音压得脑仁生疼,但意识还清圝醒,还能在白点闪烁的视野中分辨出每个人的脸来。有担心,有关切,而站得最远的莺丸,脸上则是无圝动圝于圝衷。

啊,在伟大的伊斯眼里,他们这些人造人恐怕跟草芥没什么区别吧。

如果真是如三日月所说,莺丸有事瞒着他们,一期一振究竟在他真正的计划中处于什么地位,三日月的利圝用价值又在哪里呢?他是否真正在乎鞍马山,又是否在意他们的死活?

最重要的是,他们只能任凭莺丸操纵事态而束手无策吗?

被三日月背在背上的一期一振吃力地张圝开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等一下,我们去上面透透气,再坚持一下哦。”

不行,背对着三日月他没法传达,至少……

他转了转眼睛,两个男孩子正专注地盯着他。

电梯嗡嗡响着,一路向上。习惯于升空的五个人都有圝意识地咽下口水调节气压。大概在高出海平面五十米的地方,电梯门终于开了。

相对于海平面下憋闷的水泥灰,海面上的灿烂阳光简直是童话一样。电梯开在一间茶色玻璃搭成的小房子里,一开门,阳光洒在脸上,晃得他们一时睁不开眼。

“一期,到海洋牧场咯。”

三日月背着一期一振走出玻璃房,海风迎面吹来,腥咸的味道里夹圝着一丝陌生的香甜。

凉风吹得一期一振舒服了不少。他睁开眼,看着三日月许诺给他的风景。近处是大片整齐的嫩绿,远方则是无尽的深蓝。

是海啊。

三日月放下仍然全身无力的伴侣,就地坐下,扶着他侧躺在自己腿上,用身圝体替他遮挡刺眼的阳光。

“稍微休息一会儿吧,你有点太勉强自己了。”

容不得自己休息。一期一振想回答他,只是唇齿还不听使唤,说不出话。

眼前突然变暗了,然后,有些液圝体点在嘴唇边上,慢慢滑圝进嘴里。

“怎么样?”三日月问他。

很甜,有点微微的酸,还有种特别的香味。

“刚摘的草莓。后藤手真快,哈哈哈。”

好像是听到了一期一振在想什么,三日月笑着回答了他。

“刚刚你对他俩说什么了?这会儿功夫,那两个孩子盯莺丸盯得可紧呢。”

什么都没说,不过是几个眼神罢了,是长期训练配合的产物,也是一期一振的骄傲。

“趁着这个机会,我也对你明说好了。”

三日月摸圝着一期一振的头发,指尖不时撩过他的耳圝垂。昨晚他曾经在这里留下过难以启齿的甜言蜜语。

“莺丸有事瞒着我们,我对他也并不是毫无保留。”

果然如此么。一期一振放心了。

“虽然昨天我们聊了那么久……不过我还是有我的小想法。我猜你会阻止我,所以我现在不能对你说。”

一期一振努力动了动嘴唇,还是发不出声音。

“别着急,我不会伤害你和弟圝弟们。”

不对,不是这个问题。

“我留了余地,这件事放心交给我。”

不对。

一期一振用圝力张圝开嘴,并不清晰,但是一字一顿地凑出一句话来。

“你,不,信任,我。”

三日月沉默了一下,把草莓塞圝进了一期一振嘴里,然后笑了。

“不对哟,正因为我相信你不会放我胡来,我才什么都不说的哟,一期。

既然鞍马山的目标是我,那么你更有机会活下去,对吧。”

莺丸转头看看一期一振和三日月宗近,再看看低头忙着摘草莓,却寸步不离自己身边的两个小藤四郎,心下揣度了一圈,举起手,假装遮挡海风。

“鹤丸,能听到么。”

这次的回圝复比平时慢了一点,而且对方似乎也压低了声音。

“大少爷,我这不方便说话啊。”

“我也不太方便。我要加速计划了,你能赶上么。”

“说得轻巧……”鹤丸明显叹了口气,“出了点计划外的情况,我只能尽量。”

“这边可能等不到你回来了。”莺丸转转眼珠,余光扫到旁边的小藤四郎。不愧是训练有素的少年兵,他们好像已经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了,“那,你加油。回见。”

“诶?等等??”

鹤丸没说完,对面的声音戛然而止。

长叹一口气,转过头来,身后两个惹不起的大佬正占用着他的指挥室讨论些什么东西。舰队已经列阵完成,剩下的就是等待自动导航把他们带回家了。

哦,另外就是得打起精神小心点,别被执行军拦下来痛揍。

自己这边有那两个老大驻场,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吧。那么,三日月宗近他们的状况大概超级糟糕。鹤丸在心里过了一遍莺丸对他说过的所有计划,筛出来几个最有可能的,不管怎么想,对三日月和那个一期一振来说都不是好消息。

毕竟他虽然披着莺丸友成的外皮,内在却是伊斯,并不是人类。他只是来找同伴的,可不是来交朋友的。鹤丸国永对此很有自觉,所有人都是是棋盘上的一枚棋子。

但是这才有趣啊。

三日月宗近很有趣,做他的副官很有趣,不过还是莺丸更有趣,所以他选择留在三日月身边给莺丸帮忙。然后,就在刚才通话之前,莺丸对他说过的计划,六成被他原封不动地吐露给了鬼丸。

比如声称利圝用鹤丸获取三圝条的资源寻找大包平的计划。这个计划最终失败了,因为三日月宗近的资源显然被他用在了别的地方。

比如调圝查三日月宗近是否和神话生物有关系。于是他们确认了山羊角的存在。

比如偷走山羊角。结果鹤丸在触圝碰到山羊角的瞬间就被鞍马山吓破了胆子。

但是也有很多事情他没说。

比如终于决定利圝用一期一振使三日月宗近提早行动。

他们早就知道会有袭圝击事圝件。

伟大种圝族伊斯只需要花一点点的时间,就能知道那个人造人每次例行维护的时间地点还有真圝相,只需要花更少的时间,就能知道那些早就被鞍马山侵蚀的人类纯血论者打起了什么主意。

而鹤丸很意外,莺丸居然对他说了。

“我觉得你知道也无妨。”

他仍然清楚地记得,莺丸告诉他的时候,是在疗养院的天台。阳光洒在他绿色的短发上,泛着温柔又诡异的颜色。

“开玩笑的吧?”

鹤丸喜欢惊喜,不喜欢预圝言,他完全不相信莺丸能预圝测到这个地步,所以即使听说了这个有过几面之缘的同行要遭此劫圝数,也并没有真的放在心上。

“一期一振对黑山羊来说是个异物,山羊幼崽当然要排除他。”莺丸只是平静地耸耸肩,喝了一口鹤丸泡的茶,然后放在一边,“所以他要出事也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因为是早晚要出的事,所以鹤丸把莺丸的预圝言当做了预圝测。

“姑且通知他们一声,做个准备?”

“嗯……可是这是个机会,”莺丸把圝玩着手边的杯子,“一期一振出事之后会来平安京寻求治疗方法,到时候我们就有机会把他留下,收为己用。”

鹤丸笑了:“你都能预圝测到一期一振来治疗了,那你预圝测不到去哪能找见大包平呢么?”

莺丸却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本来是可以的。但是控圝制事圝件概率和量子叠加态的山羊角在三日月宗近手上,事情就变复杂了呢。就像,嗯……穿了迷彩衣服一样,三日月宗近从事圝件角度上变得不可观测了,偏偏他又总来给我们捣乱,所以我看不到那么远了。”

话题有点难,但是鹤丸喜欢难题。他没太听懂,但是不妨碍他得出结论。

“总之你是要见死不救了。”

“比起黑山羊复苏之后带来的灾圝难,一颗星球的死人只是个零头。”

鹤丸呆了一下,没太想清楚应该从哪里开始发问,于是莺丸就把他晾在一边继续说了下去。

“一期一振的事情只是开端,后面会愈演愈烈的。”他冷静地说着,“私人武圝装被执行军控圝制,人造人被自然人残杀。这些都是袭圝击一期一振之后会发生的事。”

“你打算就放着这些事情发生?”

鹤丸有些恼怒,这个伊斯人披着人类的外皮却做着人类做不出的事情。但伟大种圝族的来客却无辜地眨了眨眼,友善地笑了:

“从我所观察到的角度上说,这些牺牲是不可避免的。或者是今天,或者是都等天圝体之音传过来,这都是迟早的事。不过相信我,你知道‘鞍马山’出口了多远,黑山羊这次可比潜行混沌扩散得严重得多,一颗星球只不过是零头。”

他笑得十分自然,鹤丸那时竟也如此天真,也抽着嘴角笑了。

“啊,你真是吓到我了。”

打死他都想不到,这个“莺丸”给了他这么大的惊喜。

“如果这次袭圝击不发生,三日月宗近可留不住一期一振。而那个人造人一旦回了镰仓,就是真的必死无疑了。”

“莺丸”对他说这些话的时候,鹤丸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所以呢,我们确实是在放任袭圝击发生,可我们也是在救他。”莺丸说话语气非常平和,“我们也许是牺牲了一颗星没错,不过我们,嗯……你知道那个很老很老的故事吗?我们这次打开潘多拉的魔盒,是为了把希望放出来。

“所以别那么有负罪感,我们并没有做错。”

“莺丸”在笑,但那副皮囊里装的终究是一个异族。

几分钟之前,鹤丸国永还在犹豫自己要跟谁站队,不过现在没关系了。“莺丸”决定独自进行计划,那么他就可以放开手脚了。正好,再加上鬼丸说过的那件事,一切简直完美。

作为吓我一跳的回礼,让你也吓上一跳吧,神话生物。

他又笑了,转身推开指挥室的门。

 

灿烂阳光下的神话生物放下手,两个小藤四郎已经不动声色地前后夹圝住了他。

“你们看,那是什么?”

莺丸却同样不动声色地指起了远方。这套把戏现在小孩子也不会上当了,但他却仍然盯着天际线的方向目不转睛。

“是无人机。”

三日月也看向同一个方向。

海天相接的地方,有一架娇圝小的无人直升机嗡嗡响着,向他们飞来。在场的军人们都认识这个型号,是三圝条军大范围配置的无人侦察机,简陋而且廉价,无法装备武圝器,所以他们并没有躲避。倒不如说,这架飞机的到来本身,危险程度就丝毫不亚于大军压境。

飞机悠哉地转了几个圈,降落在草莓地里。

“喂喂?能听见嘛?”

无人机上传来人声。这声音很熟悉,至少三日月非常熟悉,于是他笑着回答了。

“能听到哟,今剑总司令。”

================================

预告一下下章开始要打仗了,无穷无尽地打仗【?】

评论 ( 22 )
热度 ( 42 )

© 胡思乱想的纸壳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