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喂狗,狗不吃只好捡回来
内心是个无洁癖无下限的人,只是爬墙动作太慢容易被卡住

【#三日一期#】深空之上(13)【科幻+克苏鲁paro】

1.三日一期之外所有西皮不盖章,欢迎自由脑补

2.科幻+克苏鲁=并不是纯正科幻也并不是纯正克苏鲁,原创味很重。

3.克苏鲁邪神在处理上比较偏向于“怪物”,请不要完全带入原作或游戏规则思考

4.作者是个物理考过25的大脑没有回沟的妹子,所以瞎编的科学原理请不要信,那只是毫无意义的装逼而已

5.全篇完全没有黑任何角色的意思,不解释

6.哪怕热度只有0我也要搞完这篇,就是这么任性

7.克苏鲁从来没有完美结局,追下去请慎重

前篇见:1 2 3 4 5 6 7 8 9 番外1 10 11 12




缓和一下烧脑气氛,大概是类似好莱坞剧情里决战前夜的感觉,以及趁你们睡觉的时候偷偷扔口肉渣咩嘿☆

同志们,我想吃肉【一脸正经】





====================================



晚饭在食堂。这栋混凝土结构的建筑物本就是大工厂的食堂,装三百个藤四郎还算够用。大房间里装满了小不点,熙熙攘攘却井然有序。小藤四郎们排着队领了晚饭,按编制团团坐好,然后安安静静地等着。

开饭时间还有五分钟,一期一振和三日月才一起进了食堂。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发言,只是自然地并肩走着,领了和大家一样的晚饭,按编制坐下而已。

他们端着餐盘穿过藤四郎们的注视,走到一处安静的角落。一张四人桌,莺丸和鲶尾已经坐在了一侧。一期一振和三日月在空位置坐下,四人相互打了招呼。

“一期哥,好点了?”

鲶尾坐在一期一振对面,马上就迫不及待地关心起兄弟的状况。

“没事了。还要谢谢莺丸先生,药很有效。”

莺丸刚想客套回去,就被开饭的铃声打断了。脆生生的音声回荡在食堂里“我开动啦!”然后是杯盘碰撞大快朵颐的声音。即使是状况危急的现在,听到这样的声音,还是让人忍不住嘴角上扬。

“哈哈哈,好像学校啊。”三日月笑起来。

“学校是这样的吗?”鲶尾嚼着米饭瞪起大眼,“学校的饭菜也有这么好吃吗?”

同桌的两个大人笑了。三日月点点头:“小孩子吃东西挑剔,营养块长得不好看,吃着也没味道,所以要多用天然食材才行哦。”

原意是讲给鲶尾听的,结果一期一振却是一脸受到启发的样子,恍然大悟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吗?难怪秋田他们有时候不爱吃饭……”

他一边说着,一边在手腕上比划,用助手机记下来。三日月好奇地追问在记什么,得到了鲶尾一个大大的微笑。

“一期哥是准备改改舰队的伙食吧?挑食的孩子挺多的,我们几个都很担心啊。”

一期一振没受过普通教育,跟着他的孩子们当然也没有,所以不知道这种无所谓的小知识也是理所当然的。三日月忍不住看着他笑起来,这副监护人的架势也很可爱。

莺丸横插一嘴:“贤妻良母啊。”

“确实,不愧是三日月先生,知道得这么细致。”一期一振抢先回话,“受教了。”

而且还嘴硬。

“想知道什么,随时来问我就好咯。知无不尽。”被调侃的对象倒是毫不介意,叉了一块肉放进嘴里。做储备粮的肉有点硬,吃着费劲,填肚子还算绰绰有余。

“那我就不客气了。”一期一振嘴上这么说,却也叉了一块肉放进嘴里嚼着,没了下文。

不知道该不该放任场面冷下去。三日月有点尴尬,莺丸在看戏,鲶尾来回看了看大家的脸色,坏笑着挑了挑眉梢。

“三日月先生,那您最喜欢吃什么呀?”

“咳咳——!”

话音刚落,一期一振反而呛到了。赶忙捂着嘴转过去擦干净,把旁边桌的小藤四郎吓了一跳。

“没事吧一期?”哪有人吃一块嚼不烂的肉会呛成这样的。

“没……咳咳,没事,呛到了而已。”但就是有人打死也不承认心事被戳穿了。

 

莺丸递过一杯茶让他顺口气,一期一振接了,三日月在旁边拍拍后背,笑得一脸宠溺。坐在对面的鲶尾晃着呆毛,心里有点纳闷,刚刚是不是不应该说穿的?

但是自家大哥的性子啊,做兄弟的他们最了解了。特别认真,特别爱照顾人,而且特别在意所谓的规矩。“做了伴侣就要互相了解才行,从爱吃什么开始吧。可是要怎么说出口才能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像是新婚妻子的样子呢?”——大哥心里那点小动作在鲶尾眼里根本就像白纸黑字一样清楚。而且不光是他吧,三日月也在忍着不说穿呢。

说实话,一期一振确实是藤四郎们的主心骨,但反过来说,也是藤四郎们一直在有意识地宠着自家大哥呢。知道他很累,所以就乖乖地不让他操心,知道他喜欢甜食,于是也偷偷给大哥带糖果。可是现在一期哥身边突然多了一个陌生人,该怎么办,大家一时没有主意。

长兄一定也清楚大家的疑惑吧,所以今天一起走进食堂是一个信号,表示一期一振公开承认了和三日月宗近的关系。这样一来小藤四郎们要做的事情也就很明显了。

比如鲶尾刚刚想做的事,替一期哥打听三日月爱吃什么。

但是,看样子有点操之过急了呀。

 

“唔……基本上我是不挑食的呢。”等一期一振冷静下来,三日月慢悠悠回想,“味道柔和的?或者说清淡的?”

“原来如此。”这次一期一振没有特意记下,倒是对面的鲶尾记得不亦乐乎。

“那一期喜欢吃什么?”

面对三日月的提问,一期一振还没来得及认真地嚼烂嘴里那块肉,对面的鲶尾反而兴致勃勃地呲牙一笑。

“大哥喜欢吃甜食,特别是水果蛋糕,还有速冻果干!”

“……鲶尾,饭要凉了。”大哥打断他还没开始的长篇大论,强行解释,“……因为太空餐没什么味道,回到地面上吃什么都很好吃。”

似乎很是欣赏这个故作强势的大哥哥露出单纯的一面来,三日月满意地点点头:“嗯,原来如此。明天去海洋牧场看看吧?应该还能剩下两块地。现在到了草莓季,可以直接摘着吃哦”

“哇,我要去!”

“鲶尾,坐下。感谢您的心意,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吧,这样游山玩水是不是不太好?”

忧心忡忡的样子倒是很像他的行事风格,但三日月的风格是餐桌不提公事。他就那么好整以暇地笑着,大庭广众之下伸手捏了捏一期一振的耳朵:“去那边开会比较清净嘛,顺道游山玩水一下也没什么不好的。是吧?”

“……您也是心大。”

“谢谢夸奖。”

 

莺丸默默吃完饭,撑着下巴看这三个人互相打趣,一脸慈祥。然后擦干净嘴,打个招呼就起身离开了。

他也没直接回房间,而是去海边转了转。夜里的海风要更凉一些,吹得很舒服,软软地扑在脸上,像是在被某种毛绒绒的小动物缠着做游戏。

“鹤丸,怎么样了?”

他举起一只手贴在嘴边,手背上闪过两道蓝光,不一会儿,对面传来了鹤丸的声音。

“……大少爷,考虑下时差好吗,我刚睡着……”

“嗯,考虑到时差我才决定现在联系你的。”

鹤丸长叹了一声:“……量子通信,说吧,什么急……急事。”话没说完就打了个呵欠。

莺丸找了块石头坐下,看着海洋牧场的方向:“镰仓情况怎么样?”

这次鹤丸没有马上回话,而是稍微停顿了一下。

“鬼丸被停职监禁,我自己带兵对来一门,下一步就可以进入歼灭战阶段。地面上的暴动也镇压得差不多了,不如说一开始的政策就是格杀勿论,镰仓总人口这就少了十分之一……不对,人造人还没算进人口里呢,哎……”

“跟我说的?”

“一模一样。委员会执行军接管粟田口,地面上到处用基因武器屠杀,也看到录像里有个小姑娘抱着自己的人造人男友哭得死去活来……”鹤丸又叹口气,“……所以你说的对,镰仓委员会里肯定有那个大块头家的小块头们。”

“我也希望我说错了。没想到大包平跑到这个平行世界来了,那个呆子,四维以下马上就变成路痴。”莺丸叹口气,“要是让那些邪神控制了局面,大包平的情况就太危险了。”

“这事儿你跟三日月说了?”

“没有,他也不在乎。”

鹤丸嗯了几声,好像是在找合适的形容词,最后放弃了,干脆懒洋洋地回话:“算了,反正他是个急着找死的家伙。”

“相反,一期一振是个不想死的家伙。”

“没错呢。顺便,我是个想要永生的家伙。”鹤丸说着,自己笑了起来,“活着多有意思啊。”

莺丸笑了:“是吗?要不要来伊斯的世界看看?”

“哦,这一票干完了务必带我去见识见识啊。”

莺丸笑了笑,看着海面,好一阵子没出声。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还是鹤丸打破了沉默。

“不收话费也不用这么浪费通话时间。”

对面的声音有点调皮,莺丸笑起来:

“感叹一下年轻真好。”

“年轻也要睡觉啊。”

“抱歉,你睡吧,有事联系我。”

“哦,晚安。”

“晚安。”

只剩海浪哗啦响着,从地平线另一端带来未知的消息。绿色头发的异族望向天空。

 

晚饭后是为数不多的自由时间,海边很快就挤满了小藤四郎,热闹非凡。三日月也想拉一期一振去海边玩,却被干脆地拒绝了。

“我们明天去海洋牧场不是吗?今天就别打扰弟弟们了,让他们自在玩个够吧。”

既然一期一振满脸幸福地这么对他说了,三日月也就不再强求,直接领着新婚伴侣回他们临时的住处。

维修厂建立于五条开发初期,不断翻修改造至今,最老的建筑可能有两百年左右的历史了,宿舍楼稍微新一些,也已经在海边矗立了一百年。楼体没有使用三条辖区常见的拉索结构和复合板材,而是低技术却更经久的钢筋混凝土,成本比起一座民用树居只高不低,也更厚实,更有安全感。一期一振住惯了飞船和地下室,这样的建筑对他来说反倒比较有亲切感,即使是发现只有他的宿舍是双人床的时候。

“听说原来是一对夫妻住在这的。”三日月一脸无辜。

“……没关系。”

但是既然已经结婚了,难免会对双人床这个东西想多。

房间很小,除了床就没有多少空间放东西了。反正行李也不多,凑合一下过个夜还是绰绰有余的。三日月也问过一期一振是不是回病房休息会好一些,被意料之外的理由拒绝了。

“新婚配偶不是应该同床吗?”

没有羞怯或者扭捏,一期一振就这么坦然地说出口了。夜色太碍事了,他有没有脸红呢?一点都看不清。

 

打开古老的电灯,收拾好床铺,三日月把懒洋洋地把自己扔在床上,仰面看着天花板。一期一振坐在旁边,脱掉外套,只穿着一件背心,修长结实的线条一览无余。

三日月死死盯着他看,而一期一振却过了半天才发觉到,转过头,眨眨眼。

“您在看什么呢?”

“在看我的新婚伴侣。”三日月笑起来。

“那您随意吧。”

一期一振完全没有接受他的调情,或者说没有理解?总之,他又开始靠在床头办公了。明明刚刚还自己说了什么新婚配偶,果然他根本不知道新婚之夜是什么意思吧。

碰上这么工作狂的伴侣也真是缺乏情趣。这个年轻人知不知道他穿背心的样子很好看?

“做点新婚伴侣该做的事?”

三日月故意靠在一期一振边上逗他。被挑逗的对象抬起头,认真思考了一下。

“分配财产和家庭职责?”

……这是经逗还是不经逗?饶是三条居民最想约会对象榜上的常驻人员三日月宗近也搞不懂了。

“家务归你,公务归我,财产归你,你归我,解决了。”三下五除二耍赖甩掉这个问题,他不由分说拉过一期一振,在嘴唇上轻啄了一下,“一期,新婚之夜被你睡过去了,第二个晚上总该过个形式了吧。”

人造人愣了一下,瞪着大眼睛,眨一眨,好像真的不知道三日月在说什么。过了半晌才回过神来,突然就笑了。

“哈哈哈……抱歉,原来是这个意思吗?我没反应过来,非常抱歉。”他屈起手指揉了揉鼻头,掩饰自己的尴尬,“原来您发情了,是我没有注意到,非常抱歉。”

他这么一说,倒是三日月更加尴尬了。发情,说的好像他是什么禽兽一样,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总而言之,三日月看着一期一振终于放下了手头的工作,翻过来趴在自己身上,夸张地叹口气苦笑一声:“你能明白就是万幸喽。”

“哪里,我也很久没做过了,所以一时想不起来。”他笑笑,拢了一下鬓发,姿势很漂亮。

说完,一期一振主动吻在三日月唇角。跟不解风情的性格不同,他的动作很熟练,至少不用教了,也是好事。三日月想着,回应了他的吻。

“你想做哪边?我是都没有关系。”他舔过嘴边的唇瓣。

“只要您喜欢。”他含住了捣乱的舌尖,吮吸。

“那我今晚可要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神魂颠倒。”他的舌尖划过对方的上颚,传来一声轻叹。

“嗯……放马过来吧。”

 

直到前天,三日月宗近想都没想过会跟一期一振上床。当然更想不到当初他眼中那件完美的工具在床上也是难得的尤物。

一期一振接下了他的每一个动作。何时该放松,何时该收紧,什么样的角度最方便他撒野,什么样的音调最能挑起他的征服欲。“迎合”和“服务”是人造人的天性,连同肉体,他的全部都在“迎合”他,“服务”他,完美得无懈可击。

“……舒服吗?”

一期一振这么问道。他搂着三日月的脖子,距离把握得刚好。他像是唇边熟透的果实,勾引着对方来吃掉他,又悄悄收起树枝,让人忍不住不断深入,深入,探到他的最深处去。

“你呢?”

一期一振没有回答他,只是笑着摁下三日月的脑袋,让他尽情地舔弄自己:“您舒服就好。”

“嗯,你最棒了……”三日月低头亲吻他的锁骨,侧颈,一路吻到耳侧,“告诉我,一期一振舒服吗?”

他被三日月的气息吹得轻哼一声,却没有回答。

难道不舒服?三日月对自己的技术还是挺有信心的,一期一振的沉默反而让他心里没底了。抬起头看去,却是意外的风景。

一期一振扭过了脸,脸上浮起一片红。

“……我想……应、应该是……舒服的……”

怀里的身体僵硬了,手指也扣得更紧了。他害羞?明明刚刚为止还那么嚣张?

原来如此……三日月明白了什么,忍不住笑了,亲亲他的侧脸。

“放心交给我吧,亲爱的。”他拢了一把一期一振的刘海,让别过头的伴侣转眼看向自己,“你要是嘴上再这么逞强……我可要想办法让它诚实起来了。”

“……?什么意……唔啊!”

既然一期一振从前不懂得享受……那就自己亲自教给他好了。

三日月再没有问过一期一振的感受,因为身下的青年再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回应他了。

一期一振能迎下所有的进攻,能回应所有的交流,却对殷勤的服务束手无策。他不住地发出无意义的喊声,然后失控般搂得越来越紧,吻得越来越深。

古旧的床板吱嘎作响,泛黄的床单凌乱不堪。小房间快要装不下了,欢爱的声音几乎要飞出大气层去。

要是能飞到一个没有烦恼的地方就好了。两人最后疲惫地拥在一起时,不约而同地想着。

 

浴室是公共的。当他们做完,小藤四郎们刚刚开始回来洗澡。孩子们还没有习惯大浴池,都要又洗又玩地拖到时间结束才肯出来,显然,三日月和一期一振现在去洗澡不太合适。

于是一期一振打了个呵欠,从三日月怀里爬出来,靠在床头,挂着一身欢爱的痕迹又开始办公。

反而作为攻方的三日月有点失落了。但是既然对方已经配合了自己的胡闹,再抱怨什么未免太胡搅蛮缠,索性脑袋一歪,躺在一期一振腿上。而一期一振一手在电子纸上滑动,另一只手时不时摸摸三日月的脑袋,好像在哄弟弟,搞得三日月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一期哟。”

“您说?”

沉默了一下,三日月看着古老的灯泡,慢慢说:“我们要不要逃走。”

一期一振终于放下了手里的工作,静静看着三日月,一言不发。

“你看,现在这样挺好的不是吗?”三日月笑了,“我估算了一下。如果吉光舰队卸下武器,装满物资和燃料的话,大概能飞到南亚星空吧,那边离赫格罗斯的轨道很远,而且正在开发的星球很多,谋生的机会也很多……”

“三日月先生。”一期一振轻轻地打断了他,“您是认真的吗?”

“……一半是认真的。”三日月伸手挡住了灯泡的光线,阴影投在眼睛上。不必直视那光芒,舒服了很多。

但一期一振扯开了他的手。

“另一半不会觉得可惜吗?”他柔声问道。

“……无所谓了。”三日月闭上眼,“一个人走了这么久,突然遇见你了……无所谓了。”

 

两颗心同时咯噔一下。

他说了什么……

我居然说了……

 

“我随时都准备好了。”一期一振迅速掩饰了自己的慌乱,“反正也没有多少时日可活,请您不要放弃,都交给我吧。”

三日月却摇了摇头:“我可能不该对你说那些陈年往事的……实在是……不想再稀里糊涂地弄丢任何人了。战友啊,朋友啊……亲人……之类的。”

亲人。一期一振的指尖僵了一下,三日月对他说过的那些事情,一个字一个字地翻滚上来,铺天盖地的负面情绪压上心头。

他懂。被欺骗,抛弃,挣扎着活下来之后面对的是又一轮新的欺骗。

但是,不能投降。三日月也好,他自己也好,还有他心心念念的藤四郎们也好。事到如今再举手投降,要怎么面对过去每一天挣扎求生的自己?

不想死。情绪又闷闷地烧起来,烫得胸口生疼。可是这次他深吸一口气,压住了那股闷火。

因为这次他找到了寻死的理由。

“让我去吧。”一期一振扯了扯三日月的手,“你说的对,即使是它在支撑着这个星球,那个东西也不能留下来。这个恶人的角色必须有人去做。你需要一个弃子,我刚好就是。让我去吧,这笔帐划算。”

“……”三日月没有回应他,“让我再想想。”

“没时间了。”

一阵天旋地转……这次摔倒的是三日月宗近。一期一振整个压在他身上,挡住了灯光。

“三日月先生,没时间了。”他的眼睛即使没有灯光映照,也还是很好看,“敌人找到我们了,战或者逃,早一秒也好,我们必须做出决断。”

“我想,逃的生存几率更高一些。”三日月抬起手,抚摸一期一振的脸颊。

一期一振也覆上了三日月的手,贴在自己脸上:“整个平安京的军队都集结在五条边境了吧。您确定我们能逃出去吗?”

三日月笑着摸上他的眼角:“不试试怎么知道。”

“我想赌一下战的可能。”一期一振的眼神非常认真,“不试试看怎么知道。”

 

“我明白了。”

铁栅栏,原始而有效。铁栅栏的外边是鹤丸国永,里面是鬼丸国纲。一束惨白的光线打在鬼丸身上,画面怪异得让人不舒服。

“怎样,愿意下这个注么?”雪白的鹤丸站在黑暗里,只靠着反射光就很显眼。他勾勾嘴角,掩不住脸上的得意。终于看到鬼丸吃瘪的样子了,要不是有正事要谈,他可能要先狠狠奚落对方一番才心满意足。

鬼丸倒是一脸漠然。抬头看看乏味的天花板,思索了一会儿,视线重新落回鹤丸身上。

“你说那个异族人来找他的异族朋友,替换了莺丸友成的精神甩掉侍卫偷偷跑出来,结果迫降在五条,被你给发现了。”

鹤丸点点头:“是,怎么了?”

“这件事小一他们知不知道。”

是说一期一振吧?鹤丸想了想,决定如实回答:“莺丸说取决于他的判断,所以到底说了多少我也不清楚。”

“是么……”

老气横秋的前指挥官又开始闭上眼不说话了。鹤丸也很是纳闷,这些老头子怎么一个比一个浪费时间,他可等不及了。于是鹤丸又拽出裤兜里的钥匙卡,在手里把玩着:“所以你要是不要这个出来的机会?”

“让我再想想。”

“再想我就走了哦。”

鬼丸叹口气,抬起眼皮看向鹤丸:“你知不知道一件事……”






====================

对了,win8.1不会不支持光驱的吧……我DVD和CD都买回来了才TM发现光驱弹不出来……………………………………【一口老血】

评论 ( 10 )
热度 ( 55 )

© 胡思乱想的纸壳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