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喂狗,狗不吃只好捡回来
内心是个无洁癖无下限的人,只是爬墙动作太慢容易被卡住

【??&一期一振】与门板的对话

“兄弟,”骨喰藤四郎敲敲箱子,“有人想见你。”
沉睡中的太刀付丧神仍然没有现身,只是从箱子里传来疲倦的声音。
“谁?”
“你想见的那一位。”
箱子里的刀沉默了,沉默了许久。骨喰藤四郎不急,他安静正坐着,耐心等着,不催促箱子里的兄弟也不迎合仓库门外的来客。
“我不见。”
良久,一期一振终于回话了。
“他是横穿战场赶来的,不妨见一面。”
“我们如今分侍二主,见面不拼上个你死我活就是莫大的宽容了,他还想让我说什么呢。”
“就说你想他。”
骨喰说话直白,箱子里的长兄听了也是一愣,之后苦笑起来。
“……我还有什么颜面想他呢。”
又是良久,一阵金风自刀箱中升腾而起,付丧神终于现了形。骨喰见状,起身正要离去,粟田口吉光家的长兄扯了扯他的衣袖。
“就叫他在门外候着吧,我……”他沉吟片刻,“我们隔着门聊一聊,也就罢了。”
骨喰没再说什么,点点头,就离去了。只听他与门外来者交谈几句,回来对一期一振点了点头。
“他答应了。”
“有劳了,请给我们留点独处的时间吧。”
“嗯。”
骨喰离去,周围愈发寂静了起来。一期一振坐在仓库门口,敲了敲门。
“久违了。”
门外的人也敲了敲门,问候起一期一振的近况来。
“还好,这城也着实牢固,把外面二三道堀全填了,飞檐砸下来也没落到这仓库里。就是最近冷清了不少,您走之后,又走了不少同僚,仓库是越来越空了。”他又笑笑,“但热闹还是很热闹的,剩下的同僚也为数不少,只不过……”他的笑容沉了下去,“算了,生在乱世,悲欢离合都是家常便饭。不过这短短几十年太热闹,让人忘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也没有拿不走的江山。”
门外的人沉默了,一期一振笑笑,又继续说道:“抱歉,想到我们也曾经同僚一场,说话便有点不客气,丰臣落得今天的地步不应责备您,只是我自己在闹小情绪罢了。这么辛苦赶来,让您不开心了。在那位大人的身边还好吗?”
那人回答他的话都在意料之中。是自己先头说话太重,让对方担心了吧。但一期一振自己知道已经收起了多少脸色不露给外人看。
“能珍惜您就好,请专心侍奉他吧。”
对方情绪激动起来,终于说出了心里话,只是一期一振却平依旧静如水。
“我懂。但是请您走吧。大局已定,见不见这一面又有什么意义呢。不如说……有没有意义,也取决于您那位总大将吧。”
他知道自己在给他难堪,但这难堪也是他自找的。从什么时候开始没法专心念着他想着他的呢,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对不起,请回吧。”
不对你刀剑相向是我最后的仁慈。
“请您不要同情我。”
现在我只能做你的敌人。
“您也好,其他的同僚也好,这局势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吧。各事其主没什么不好,您会随现在的主人征战沙场,为他光宗耀祖,而秀赖大人未将我下赐且保留至今,也是我无上的荣耀。请您放心回去吧。”
君君臣臣,是是非非,最终还是要用刀刃定论。
“请回吧。恕一期一振不能远送。”
还彼此一个自由。
许久没有回应的声音,一期一振对着门板长叹一口气。
大典太光世,笑面青江,平野藤四郎,厚藤四郎,信浓藤四郎,包丁藤四郎,爱染国俊,烛台切光忠,宗三左文字,日本号,南泉一文字……
我看到您了。
莫念旧情,拔刀吧。
我自以裸城相待。





——————
就,那啥
本丸真是贼乱啊(直白)

评论 ( 12 )
热度 ( 35 )

© 胡思乱想的纸壳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