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喂狗,狗不吃只好捡回来
内心是个无洁癖无下限的人,只是爬墙动作太慢容易被卡住

【三日一期】秘境里(317快乐!)

类似活击本丸的爷x很像花丸本丸的哥
没错啦是狍子两次点的梗被我捏一块了!就是这么有诚意!(??)
总之就是这样乱七八糟的清水大概是糖……
嗯差不多就是这样|。・㉨・)っ♡ 
317快乐!



“鲶尾藤四郎!你再抽一张陷阱我们就要全军覆灭了!”
而事实证明,气势能做到的事情非常有限,胁差少年拍胸脯对压切长谷部保证再也不会搞错了,伸手抓出来了最后一张炮弹卡。
“鲶尾藤四郎!!”
在长谷部的怒吼中,这次的受害者,藤四郎们的长兄,皇室御物,粟田口吉光唯一传世太刀,审神者的好帮手,同事们的好朋友,一期一振,脱离了队伍。
实在不是一期一振想脱队的,鲶尾差点被愤怒的长谷部给压切掉,手一滑,那炮弹冲着脸就飞了过来,他赶忙躲开又一脚踩下了路缘,谁知道旁边就是迷雾中的山坡,叽里咕噜滚到沟底,已经不知身在何处了。
等他们撤退就能照常回去了吧。一期一振叹口气,坐在原地。周围的雾气实在太浓了,四处乱走怕会遇到危险,老老实实待着别动比较好。
秘宝之里,每年惯例的活动,介于训练和工会活动之间。工会是什么东西一期一振也不知道,是主人说的,解释了很久他也不知道自己明不明白,总之就接受了。
反正就是一个不会真的受伤的活动就是了,在这里乖乖待着吧。不过,自己脱队了,不知道鲶尾会不会太着急然后开始犯傻……
他叹口气。迷雾里什么都看不到,四周安静极了,时间也就显得格外漫长。
无聊。
一期一振无聊的时候就会开始想弟弟们,毕竟除了主人,他也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可关心。平日里的出阵难度都不太高,像今天这种意外差不多就是极限了,完全没有战争的样子。悠哉和平挺好,挺好的。大家在本丸打打闹闹有什么不好么?没有,一切都挺好的。
希望弟弟们不要太担心自己。他只剩这种事可想。
时间粘在空气里,慢得像要拉出丝来,一期一振的神经也渐渐松懈,闭上眼,光线正适合昏睡。

“那,我负责搜索这边好了,别担心,我会注意的。”
前脚刚说完,三日月宗近后脚就摔进了沟里。
于这柄天下五剑而言,这可真是少见的失态。骨喰藤四郎想跳下来帮他,古刀却在沟底下不慌不忙喊了起来:“别担心,我没事。如前几次一样的话,你们走到终点我也就能回去啦,老爷爷就在这里慢悠悠地看看风景,你们继续吧。”
尽管还是不太放心,队长山姥切国广权衡了一下时间和精力,还是决定带队继续前进了。在这个秘境里出现几个脱队者很正常,三日月的提议很合理。
“嗯,所以……”
所以,沿着沟底散步的三日月宗近,现在和另一个本丸的一期一振独处了。

就算不是战场,在这种地方睡着,可真是心大的孩子。三日月宗近是在一处草丛里发现他的,睡得正熟,也不知是不是太累了,不过就算再累,也要找个隐蔽处再休息吧。这缺根神经的样子,一看就不是自家本丸的一期一振。
但这样也挺好,傻乎乎的。三日月想着想着就笑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遇到另一个本丸的一期一振,但既然这里是刻意搭建的活动空间,那偶尔出几个小漏洞也不是不能理解,三日月宗近明白,人造的东西总是有漏洞的,比如自己,看起来完美无瑕的天下五剑也是有犯傻的时候的。
他凑过去,亲了一口一期一振的侧脸。
为什么这么做,大概是漏洞吧。三日月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这个一期一振和自家本丸的完全不一样,他知道不同本丸的个体性格会有差异,但他是第一次发现样貌也有微妙的不同。这个一期一振的脸稍微圆一点,看上去肉肉的,显得年纪很小,远不像自家本丸那位,看上去温柔乖顺,还透着一丝精明。
三日月宗近爱过一期一振,只是不知道一期一振还愿不愿意爱他。
他显现得早,和鹤丸国永出阵过很多次,腥风血雨里走过,彼此性命交托。对比之下,一期一振来得晚了不止一步,在三日月宗近已经成为本丸主心骨的时候,那记忆里的太刀方才姗姗来迟,温顺地留守在本丸,与他拉开了天与地的距离。
所以只能远远看着,不知该如何向你开口啊。
他拨弄着水蓝色的发丝,忍不住笑了。

一期一振皱了皱眉头,醒了。睡得不久,他觉得自己只是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眼前多了一个人。
“嗯……嗯?三日月殿?您怎么在这?”
他吓得赶快爬起来,用力回想今天出阵的成员。不对,今天没有这位大人出阵才对,他是从哪冒出来的?
眼前的三日月宗近懒洋洋笑着,对他摆了摆手:“嗯?我悄悄跟在你们后面来的呀?”
“……??您也会做这种事啊……”
好像完全相信了,这容易被骗的性子也确实和自家本丸那个孩子不一样。三日月笑眯眯地撑着脸,很想继续逗逗他。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吗?”
“哈哈哈,没什么。我们走吧,比起在这躺着,还是起来活动活动比较好吧?”
“可是……”
“没事没事,反正到时候就回去了不是吗?”
“那、那好吧……”
三日月殿今天好像很积极呢,原来他这么想出阵吗。
没什么机会和一期一振出阵,至少一起散个步也不错嘛。

“那个,”三日月在前面走,一期一振在后面跟,两人一路都没说什么话,一直到跟在后面的太刀终于从睡眼朦胧中醒了过来,才突然开口搭话,“您……这是要去哪?”
“不去哪,就是四处转一转。”三日月转过身,对他笑笑,“消磨时间而已,莫非一期一振想去哪?”
“不,也不是……”接着,一期一振叹口气,也笑了,“就是有些意外,我印象中您平时好像更,嗯……”他斟酌了一下词句,“印象里,您平时好像比较喜欢安静地坐在原地等着?”
“哈哈,的确,不是你的错觉。”看来另一个自己也是悠闲的性子,果然本性难移。那,自家的一期一振看上去精明能干,其实也像身后这孩子一样天真吗?
找机会验证一下好了。
“?”
一期一振看着三日月宗近似有所图的笑脸,歪了歪头。
“一期一振哟,其实……”

话没说完,三日月就停了。一期一振正要追问,却见对面的天下五剑已经冲到自己面前,鼻尖几乎要贴在一起。他吓了一跳,完全不敢动弹,而眼睛里看到的另一双眼睛却不带半点笑意。身后一阵咆哮,一阵阴风,贴在自己面前的古刀低声开口了:
“拔刀,敌人。”
“什么?”
事情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的,一期一振来不及反应,但他拔刀的动作没有半点迟钝。很快,两人被一群敌军包围,水泄不通。
也许是觉察到空间漏洞聚集而来的吧。三日月心里大概有数,曾身为队长的素养让他立刻下了指示:“撤退是来不及了,迎击吧。”
“是。”
“掩护我。”
不等回答,三日月已经冲了出去。一期一振转过头看去,只见那背影在迷雾中穿梭,若影若现,犹如一道深蓝的闪电。
三日月宗近,原来是这样的吗?
“小心。”
那道闪电厮杀之中还有闲心关照自己。一期一振这次没有犹豫,立即转过身,把身后的敌人一刀斩断。
敌人并不是很强,却越来越多了。一期一振试图追上三日月的动作,层叠的敌人却把他们隔开,越拉越远。
“可恶……三日月殿……!”
一期一振奋力挥刀,却无法前进半步。别说掩护,根本就是自身难保。平日里根本没经历过这么高强度的战斗,他感觉手有些发抖,刀锋显然开始迟钝了。
至少不能拖三日月殿的后腿,牵制一时也好,反正也不是真实伤害的话……
正想着,他突然有种强烈的预感,是什么预感他说不清,总之,他下意识地蹲下,举起刀护住头部。头顶的敌人们纷纷向他落下刀锋,但紧接着,事实证明一期一振的预感是对的。
一股强大的力量席卷过头顶,是某种特属于神格化的付丧神才有的气息,在刀剑身上,或许可以称作剑气吧。
那如刀锋一般凌厉的剑气甚至撕开了迷雾,连身处其中的敌人一并撕成了两半。一期一振眼看着面前成片的敌人倒下,不远处,一片晴朗的小空间里,三日月宗近正在收刀。
“没受伤吧?”
那美丽的天下五剑还在笑,在化作黑烟的尸山之间微笑。
“……没有,非常感谢您。”
一期一振隐约意识到了,这不是他认识的那个三日月宗近。
“如此甚好。”
那么,他们也就不能再一起散步了吧。
“哎呀。”三日月宗近伸出一只手,指尖正在分散,化作樱花,“看样子,我该回去了。你呢?”
“……我也该走了。”一期一振回答,并鞠了一躬,身体也在从背后开始散做花瓣,“谢谢您出手搭救。”
“不客气。”
两人远远对视,又互相行过一次礼。
“再见。”
“有缘再见了。”

迷雾打着转填满了两人消失后留下的空间。一场无人知晓的战斗和相逢就此告一段落,埋藏在秘境里最神秘的角落中,成为永远的秘密。
不过,洒进心底的种子,也许……





后记·一
鹤丸国永意识到他的老搭档最近总是不在房间,也不在审神者的办公室,反倒是和短刀们混的很熟。他偷偷摸摸跟过去,却被嫌弃了。
“怎么,第二部队不够你忙?”
“那也得关心关心战友日常生活不是?”
终于被他抓到的这次,两人一起逗着五虎退的小老虎,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话。
“三日月殿,今天给您准备了茶果子……啊?抱歉,没注意到鹤丸殿也来了,要不要一起喝茶?”
“哈哈哈,没事,他一会儿要出阵的,不用准备他的啦。”
鹤丸国永来回看了看,抽了抽嘴角。
“嗯,是,我该去做准备了,你们慢慢喝。”
“哈哈哈,一期,不用送他了,来帮我清理清理老虎毛吧?”
越走越远的鹤丸国永一撇嘴一耸肩,然后笑了。
“人生果然是充满了惊喜啊。”

后记·二
“三日月殿三日月殿,您能,那个,就是,嘿!的一下,把敌人全都打倒吗?”
“嗯?哈哈,就算是我也做不到呀。”
“诶——!怎么会,是一期哥骗人吗?”
“嗯……也许努力一下做得到?”
“真的吗真的吗?”
“那首先呢……”三日月宗近笑得眯起了眼睛,“得叫一期亲自来给我泡壶茶,我俩好好聊聊才行?”

评论 ( 13 )
热度 ( 98 )

© 胡思乱想的纸壳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