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喂狗,狗不吃只好捡回来
内心是个无洁癖无下限的人,只是爬墙动作太慢容易被卡住

【三日一期】龙与吸血鬼·一期一振的消失(end)

嗯这次搞事的正片就结束了嗯【突然】

被某四蹄小动物洗脑最近沉迷克苏鲁,咋整【】



前文见

1 2 3 4 5




==============================


物吉领着一期一振站在教学楼门口,操场上弥漫着硝烟,巨龙在火光中的剪影仿佛地狱图景。

“您和那位大人在教廷搜查队的通缉令上挂了三百多年,虽然圣殿骑士消亡、教廷世俗化之后,宣布对过往通缉魔物不再追究,但那位大人一旦惹出乱子,真的会引起战争的。”

 “……可是,我……”

“只有您能做到,只有您能阻拦他了。”

物吉急切地拽了拽一期一振的袖子,青年仍然不知所措。普通的人类怎么做才能拦住那条龙,而且,那硕大的黑影,他想象不到那怎么会是一个月前温和漂亮的青年作家。

“您是他的驯龙者,必须由您去阻止他。”

“我……”

不可能,做不到的。

尽管确实在向前迈着步子,但一期一振知道自己在发抖。面对如此庞然大物,任何人类都会这样本能地感到恐惧。别开玩笑了,他只是一个孤儿院的保育员,让他阻止巨龙拯救魔法界?这是什么电影频道的剧情吗?摄像机在哪?

“等一下。”

又是一个没听过的声音,温和低沉,却很有穿透力。一期一振转过头,借着火光看到,那是一个长发的男青年,双目禁闭,手里捧着一把不起眼的短剑。

“这是你的名字,”青年说话的声音让人感到安静,连龙的嘶吼都显得遥不可及,“拿去吧。”

“……是……?”

这请求似乎不可抗拒,一期一振接过短剑,拿在手里。他看到自己的眼睛映在刀刃上,那金黄色泛着火红,像泛着血光。

 

想起来了吗?

他听到脑子里有人这么说。

“你……谁?什么?”

不要否认,不要恐惧。这是你做得到的事,是事情原本该有的样子。

“什么?”

一把年纪的龙了,任性也该有个限度。一时失误被困住是不对,但他这么兴师动众也让人很为难呢。

“……龙?”

一期一振,去弹劾你的主人吧。这是驯龙者的义务。

“我……”

也是爱人的责任。

 

“……我该回家了。”

 

回过神,一期一振才发觉自己正在白龙的头上。骚速剑在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抱歉,我擅自附身了一下。”鬼魂呲牙笑着,“接下来交给你了,驯龙者。”

一期一振默默点头。

“那我去支援兄弟了。加油!”

骚速剑的身影消失了。一期一振蹲下,摸摸鹤丸的脑袋。

“手感熟悉不?”脚下的白龙染上了焦黑和血红的斑点,还和他说笑,“你的祖先可没少爬过这龙头,到你这反而泡上对面那头野的了。”

一期一振抬起头,看了看天上的黑龙,轻声笑道:

“我家主人给您添麻烦了。”

 

天上的黑龙震动翅膀,准备发动下一次俯冲,一期一振迅速深吸一口气,用尽全身力气大喊出来:

“三日月宗近!”

这声音比起龙鸣小得多,但是意外地很有震慑力,三日月突然停下,眨了眨瞬膜,就听到了第二句:

 

“稿子写完了吗!”

 

全场安静。

“……好可怕。”小贞如是说。

 

黑龙显然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慢慢降落在白龙对面,还小心地后退了一步。一期一振又喊起来:

“垃圾分类了吗!冰箱里的便当热透了吗!我不在家您又叫外卖了是吧!”

“啊……”

老龙有点回过神,刚要说话,一期一振仿佛开闸泄洪一样又喊了起来。

“我已经在这里了,您不要再闹了!”

“……啊,对不起……”

 

操场上有零星的鼓掌声。

 

见三日月冷静下来,一期一振一屁股坐在了鹤丸头上,长叹一口气。

“对不起呀,”见一期一振停了,三日月轻轻地往前走了几步,仿佛怕踩坏脚下的小花,“你不在我真的搞不来嘛。”

“是的,我不在您真是什么都做不好。”一期一振低声笑了,拍拍鹤丸的脑袋。“抱歉,请让我过去吧。”

“哦哦,太好了太好了,接下来交给你,我不吃你们这狗粮了,哎呀哎呀……”

“给您添麻烦了,改日登门道谢。”

于是鹤丸也探出了头。三日月伸出爪子接过一期一振,小心翼翼举起,让他坐在自己头上。

“您冷静下来了?”

“你想起来了,我这番兴师动众就没白费。”

真是让人操心的龙。一期一振叹口气,摸着龙角,感受那骨骼之下还翻腾的热度。

“我们两个都要好好给大家道歉才行。”

“是是是,哈哈。”

“外卖盒子都扔了?”

“嗯嗯,收拾得很干净的。”

“垃圾分类没有做错吧?”

“嗯……大概吧?哈哈哈。”

“您真是的……”

说笑间,三日月把一期一振放回地上,也化做了人形。转眼,天色又是一黑,空间消散了。被烧灼破坏的痕迹荡然无存,而天边已经泛起了白。

“一期,”三日月搂住他的眷属,亲昵地蹭蹭脸颊,“你知道我多想你。”

“对不起,让您担心了……”一期一振回抱住三日月,从未感觉到宗主的身体原来是这样的温度,“对不起,我原本只是想和孩子们住几天,没敢和您说实话,对不起。请不要责怪他们,他们只是太孤单了……”

“没关系,你回来就好。”

“嗯……”

片刻甜蜜蜜的沉默。

“您放开一点好吗,我喘不过气了。”

“啊抱歉。”

喘不过气是这个感觉啊。一期一振深吸几口气,拍拍胸口。差点又死一次。

 

“一期哥……”鲶尾和骨喰领着几个孩子跟了上来,“……对不起……”

“你们明白就好。”一期一振笑笑,摸摸他们的脑袋,“算是离开孤儿院的最后一课吧,接下来的事情,只能交给天意了。”

说着,他转眼看向了小乌丸。阳光之下,小乌丸似乎迅速恢复了活力,巨大的乌鸦站在他身后,黑眼珠一眨一眨的。

“孩子们愚弄了神明,而我违抗了天命。”一期一振拔出短剑,将剑柄交给小乌丸,“请宽恕他们,我愿意以死替罪。”

有人想上来拦,有人拉住了他们。三日月上前一步,握住了一期一振的手腕:“一期,你要是不想回去的话……”

“您反悔了?还是您想要换一位眷属了?”

他固执己见,他却不敢再看那双太阳般的眼睛。

“……你明白我在想什么。”

“是的,我明白。所以,”一期一振向着小乌丸深鞠一躬,又一次递出了剑,“请您降下神罚吧。”

 

天光已经大亮,孤儿院的人群渐渐聚集在了一起。天照的使者沉默了半晌,眨眨眼,提了提嗓子。

“吸血鬼一期一振,违抗天命,不从神旨,赐死。鲶尾藤四郎、骨喰藤四郎等一众妖异,蔑视神威,同赐死。”

“等等……!?”

鲶尾和骨喰认命地低下头,安抚几个吓哭的孩子。一期一振想说什么,小乌丸并不给他机会。

“令鲶尾藤四郎等妖异一众三百三十九名,正午之时即刻投胎转世为人,不得保留妖力,三世不得踏入神社。”

鲶尾抬起头,好像没听懂,小乌丸又说了下去。

“一期一振,撤收神恩,化作不见天日之物,即刻执行。”

说罢,他拿起短剑,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进了一期一振胸口。

 

一期一振猜到了自己的第二次死亡应该是这样的。太阳的温暖变得灼热,身体的温暖在一点点流走,剑插在骨肉里的部分甚至感觉不到痛,渐渐地,连冷都感觉不到了。他看到三日月抬起手腕,然后如注的鲜红流进他的嘴里,但他咽不下去,视线还在变得模糊。

同时,他看到了另一个画面。背景是山洞,古龙压在他身上,胸口插着一把剑,剑柄在自己手里。

视野中三日月的表情时而愤怒时而焦急,过去和现在的画面重叠,渐渐分不清楚。然后,他感觉到了一个血腥味的吻,亲切得让人忍不住想睡去。

天亮了,是吸血鬼睡觉的时间了。

 

“之前非常抱歉,给几位添了这么多麻烦。礼物收到了吗?……嗯,您喜欢就好。这次非常感谢您,下次有机会再聚一聚吧。”

挂断电话,一期一振坐回三日月床边。古龙趴在床上,嘴里叼着半个香蕉,正可怜兮兮地赶稿。

“打完了嘛?帮我换一下热帖吧。”

“好的,请把尾巴收起来。”一期一振戴上厚厚的手套,掀开三日月的睡衣,取下两片还有点烫手的石头,扔进水盆里,满盆水滋滋作响。然后,一期一振又从一个岩石外壳的手提箱里拎出两摊烧得通红的岩浆袋子,敷在三日月后腰上,用石棉睡衣盖住。

“哈哈哈,哎呀,还是年纪大了呀。”

“和鹤丸先生大战三百回合都没事,就在我睡着的时候弯了一会儿就能闪到腰,我该怎么反应呢。”

“一期亲亲马上就好啦。”

“……我去做饭了!”

 

不出所料,一个月没回的家和龙窝没什么区别。根本来不及收拾满心感慨,他一边忙着数落主人,一边给朋友们道歉送礼,一边搭理乱糟糟的窝,一周的时间就过去了。烤箱嗡嗡作响,他终于回过神,发觉自己好像应该对三日月表现得更热情一点。

嗯,确实是自己不好,应该最先对他道歉的,只是老龙这几天看见他就傻笑,害他都忘了。

不行,不能这么找借口,得好好道歉。他拿着新买的菜刀,一边切菜一边思索,然后听见了沸腾的声音,开始回忆牛尾汤的配方。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三日月在屏幕上敲出这行字,然后开始对着屏幕傻笑。再没什么能表达他现在的心情了,就是这么简单。舒服的床铺,干净的新睡衣,楼下有做饭的香味,后腰敷着两块特制暖宝宝,多好。

那孩子离开得匆忙,回来得也干脆,仿佛一直没走远过。这样就好,就放心了,原来他也是这么想的。

原来他也觉得这里才是家。

太好了。

 

老龙闪了腰下不了床,晚餐就在床上吃。三日月喝着汤啃着骨头,一期一振把冷却下来的岩浆袋放回箱子里,从三日月被窝里摸出血袋,坐在旁边一起喝。

“好喝吗?”三日月问。

“嗯。”其实一点都不小的吸血鬼舔了舔嘴唇,稍稍低下头,难为情地挪开视线,“……有您的味道。”

“嗯嗯,对嘛,一期最喜欢我了嘛。”

“您最近很爱撒娇啊!?”

“嗷呜!”

直球打得太直,一期一振被突然袭击吓到,为了遮掩害羞猛地一拍三日月的后背,拍得闪了腰的老龙嗷呜一声,差点传出三公里去。

“抱歉!”

汤洒在电脑上,血袋洒在地板上,主从两个慌忙开始收拾残局,房间里充满了牛肉汤的香气。

 

回家了。

嗯,回家了。

 


评论 ( 24 )
热度 ( 60 )

© 胡思乱想的纸壳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