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喂狗,狗不吃只好捡回来
内心是个无洁癖无下限的人,只是爬墙动作太慢容易被卡住

【随笔】倒了八辈子霉

我真是受够你了,受够了!你怎么这么不理解我!认识你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不,我不是开玩笑,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才认识你这么个玩意!不信是吧?你听我给你数!
第一辈子,我是个穷人家的大孝子。不识字不会读书考不了功名,也就指望对家里老母好点,十里八乡还有点名气,算对得起她老人家养育之恩。那天,我刚给地主家打完短工结了钱,抱着几个高粱米的窝窝头穿过街口,回家孝敬老母亲,一匹马轰隆隆突然撞过去,前蹄子把我给踢翻,后蹄子踩在我心口,当场就给踩死了。
第二辈子,我是个赶乡试的穷学生。好容易寒窗苦读有了个盼头,就听说,乡南头那个十字路口是当朝太祖逃追兵时路过的,要不是后面追兵被路人绊倒,今天就没有这个朝代。我心生向往,就去那路口看了一眼,谁知道这一眼就看上了打这路过的乡绅家的小姐,不由得多看了几眼,结果就被家丁给打断了腿,扔在了荒郊野外,乞讨为生,几年后就死了。
第三辈子,我是地主家的千金。和娘亲住在后院的日子里,她常对我说,她年轻时候看上过一个年轻书生,却因为当时她已被许配给父亲,只不过和书生多看了几眼,那个少年就再没了消息。没多久,父亲因为得罪人太多,被人寻仇打死,家道中落。母亲改嫁,对方却不容我,只把我送做青楼丫鬟,奈何我自幼怯懦不懂事,在这人场里孤立无援,不久就病死在楼里。
第四辈子,我是一匹汗血宝马,生在大马商家的马厩里。老爷与后娶那位三太太生的儿子自幼爱马,对我宠爱有加。某日,他突然半夜出行,骑我去乱坟岗,找一位姑娘的坟头,回来路上不小心踩了马绊,遭了劫匪。少爷被他们杀了劫财,我摔断了腿,他们见我没用了,也一刀捅死了。
第五辈子,我是一个孤儿。世道乱,爹妈早就找不着了,我就随着土匪们出门抢劫。老大人很凶,但是讲义气,抢不着的时候,就大家一起凑合着挨饿,抢到了,好酒好肉再耍耍钱,三五天也就又见了底。乡亲们见我们没有不怕的,什么车什么马见了我们都得绕着走。结果那一天,老大独自进了城,好几天才出来,出来就说散了吧,劝兄弟们从良,然后闷头走了。我们一琢磨不对劲,刚想找老大要个说法,一队官军就杀了进来。
第六辈子,我是个将军。随着先帝吃了半辈子的苦打下了江山,驱除外敌,清剿内匪,奔波了大半个国家。先帝积劳成疾,不久撒手人寰,担子只得落给了年幼的太子,交由亲信大臣抚育。我知道留在京城一定早晚会被除掉,就辞官回家,求个善终。没曾想,半路上却突然水土不服,最后竟腹泻而死。
第七辈子,我是个大夫,在国外苦读多年,躲避国内的战乱,没曾想一回国,却因为家族势力直接被招做皇帝的太医。皇帝年轻,继位早,身体不好,日日要我陪着。我年轻,又是受外国教育,不会像旁的老太医那么会说好话,一来二去,除了皇上我得罪了全宫里的人,皇帝也得罪不起大臣们,只能把我派去治乡下腹泻的传染病。我到了乡下,也是尽心尽力,但疫情刚有好转之时,京城来了道指令,说皇帝驾崩,临终指定我去陪葬。
第八辈子,我是个守墓人。这坟里埋的据说是皇帝某个后妃,又传说里面其实是个男的,几十年过去风雨动荡,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了。前阵子来了一群人,说这是旧社会的遗祸,要砸掉,我怕他们手里的锄头和菜刀,就战战兢兢跪着让他们去,他们却说让我去砸这第一锤,不然就是旧朝遗党。我心里暗求着祖宗保佑,一锤子砸开了墓穴的侧壁,一道流沙涌出来,我的眼前一片漆黑……
第九……等等你笑什么!
所以说你真是太不可理喻了!怎么这么不理解我呢!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怎么碰上你这个没事儿就笑的傻子!我真倒了八辈子霉了!不信你听我给你数!第一辈子,我是个太监……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胡思乱想的纸壳箱 | Powered by LOFTER